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貓倀之約(Serenity ) 三 螢火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302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我的意識游離在半睡半醒之間。

我的身邊有些嘈雜,似乎有誰在爭論著。

“青衣怎麼樣了?”

“是迷障。可惡,明明就在我們身邊,她怎麼會遇見這種不乾淨的東西。”

“要找白鈺或者墨羽先生幫忙麼?”

“找他們幹嘛?青衣本來就是普通人的體質,容易被‘往生煙’影響,墨羽和白鈺還故意把她送進過‘幻境’,青衣被髒東西纏住他們也難脫其咎。男人做事總是不考慮後果,無論臉蛋長多漂亮都一樣!”

“那怎麼辦?”

“迷障方面我很擅長。先讓青衣睡著,我們通過她的夢境尋找附身物的根源。”

…………

明明對話清晰地傳入了我的耳中,但我的意識依然極為模糊,完全沒有思考其含義的能力,漸漸地,我又陷入了沉眠。

·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愛上了螢火蟲。

那時候的我還住在鄉下,父母是鎮上中學的老師,身體還健朗的奶奶一年到頭照料著門前的一片田地。小小的山鎮交通並不方便,連一條像樣的公路都沒有,我家那年頭已久的木制架構房子顯得粗糙而破舊,房間裡總是昏暗的,即使點亮了燈泡,也無法將每個角落都照亮。

在家與鎮上學校間有著三裡多的山路,每天很早的時候,我就要和父母一同起床,往往都要洗漱完畢走在山路上時才能聽到滿山的雞鳴。我下午放學很早,但父母還要在學校輔導學生們自習到很晚,所以我都是一個人回來的。到家以後,我要從二樓上找出幾捆晾乾的木條拿到灶房,生活、煮飯。

奶奶的眼睛有著輕微的白內障,在晚上看不清東西,所以我總是得在天還沒完全黑的時候和她一起吃完晚飯,然後幫著她早早入睡。

夜晚的時間總是難熬的。平常的話,父親總是安排我去讀他收集在房間裡的書,那些書堆滿了木櫃子,主要都是些枯燥的中外文學和有些年頭的青年雜誌。我並不是太喜歡讀書,我在匆匆完成他佈置的任務後,就會想去做些自己的事。

現在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有很多都已經顯得模糊了,但是對於許多夏天的時光來說,卻還總是顯得非常清晰。

那些溫暖的夜晚裡,彌散的熱氣薰染著天空和大地,在混沌的時光中,螢火蟲的微光照亮了記憶。

在偏遠的鄉下,流傳著各種各樣的樸素的鬼怪故事,我的父母總不喜愛談論這些話題,但其他的長輩們卻喜愛給我們講訴那些故事。那時的故事如今已在記憶裡只剩下了淡淡的輪廓,似乎都顯得大同小異,卻又同樣地詭秘和迷人。

我或許還能記起幾個以蛇與狐狸的妖怪作為主角的故事,故事就像久遠的《聊齋》一樣有著荒涼的曠野、破舊的木屋、荒誕的惡人、停靠的旅者、悚然的死亡與幻滅的愛情。這些故事講訴了山野的一切生靈、一切神秘,唯獨缺了螢火蟲。

螢火蟲仿佛是一種存在縹緲閃爍著的精靈,游離在一切故事之外。

螢火蟲是一個謎。

就像那個女孩。

在那個女孩出現在我生命裡的那個夜晚裡,她哼著不著邊際的小調,走在瑩瑩之光碎如星屑的湖邊,漆黑明亮的眼睛深處藏匿著星辰,與飛舞的蟲兒一起閃爍著、閃爍著。

如破碎的夢的碎片一樣閃爍著。

·

“這是青衣自己的記憶?”

“不是。”

否定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乾澀,似乎是因為發現了什麼,而變得慌亂和惱怒。

“那這是附身物的記憶?”

“會附身的惡靈會優先尋找與自己有著相似點的靈魂。這部分記憶屬於附身者,但是因為青衣也曾經有過一部分類似的體驗,所以會在夢境中誤當做是自己的記憶。”

“那……”

“阿五。”

“怎麼了?”

“別問那麼多問題,閉嘴!”

·

那個男孩和男個女孩總會一起出現在我的視野裡。

他就像童話裡的三月兔,而她卻像那個名為愛麗絲的女孩。

那是中考前夕的日子,空氣裡充滿了焦灼的味道。

但其實到現在,我都難以分辨,當時焦灼的究竟是天氣,還是我的心情。

真正到了中考的前夕,我卻失去了複習的心情,於是我選擇

了到處閒逛。我們學校在中考的前幾天就放了假,讓我們回去自己做好最後的準備。最後的準備,便是心態的調整。

我有著體育特長,能夠直接保送進市里不錯的高中,但我討厭這一點。我常常在班上的角落裡發呆,看見同學一個個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漫無止境地做著永遠也做不完的習題。我覺得我就像是一個和他們處於不同世界的人,他們為著一個我所不能理解的目標奮鬥著,而我卻只能在原地茫然。

我初中最好的朋友也曾再晚自習結束後,滿臉疲倦地對我說過:“如果我也像你一樣就好了,這樣就不用再面對這些該死的考試。”

這話讓我惴惴不安。我感覺我就像是一個虛偽的作弊者,雖然現在還沒有誰會過來訓斥我,但總有一天,有一個發現我的虛偽的人會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將我的一切都撕得粉碎。

於是懷著莫名的焦慮,我在中考前的最後一個夜晚,在學校空曠的籃球場上,不斷地扔球。籃球不斷地撞擊著籃板,發出“咚、咚”的聲音,不斷地迴響。運動場邊充滿著聒噪的蟬鳴,在空蕩蕩的球架下,我汗如雨下。

那個男孩是在天已經完全黑下去之後才出現的,仿佛憑空出現。他慢慢地撿起了我留在場中已經沾滿沙粒的球,打量了一下,對我說:“我們來練習吧,一人進攻,一人防守,進球交換。”

他遠遠地把球拋給了我,我接住,力道剛好。

“行。”

他在我答應後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於是我們交換著位置互相攻守,直至很晚。

我們一同走上了回程的道路,我渴得有些難受,在接近學校門口的自動販賣機前,我決定為我們倆買兩罐汽水。

我翻遍了口袋,只翻出了四枚失去光澤的硬幣,我站在那自動販賣機前,選好了汽水,一枚一枚小心地塞入。

我按下了按鈕,聽見了拉罐落下的聲音,然後機器開始“隆隆”地響了起來。

然後它就這樣一直不停地響啊、響啊,響啊、響啊。

卡住了,就這樣簡簡單單地。

我有些尷尬地往天空看了看,幾縷螢火的蹤跡劃過,似乎從來到這座城市起,我就很少再見過這些飛蟲的蹤跡了。

然後那個女孩跳了出來,我身旁的男孩向她打了聲招呼。

我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可能是機器的後面,也可能是我的身後,但當我回過神來時,她已經背著身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穿著淡雅的裙子和涼鞋。

她用手點點機器,嘟著嘴說:“卡住了耶。”

然後她回頭看了看我,問:“你的錢被吞了?”

我誠實地點了點頭。

“多少?”

“四元。”

她就這樣地突然開始大笑了起來,非常不客氣地。

“因為四元錢啊。”

“我身上一共也就只有這四元錢了。”

“這樣啊。”

女孩已經不再笑了,她理了理裙子的下擺,然後拍了拍機器。機器變得不再響了,但汽水依然沒有出來。

“等一等。”

就像是施了魔法一般,機器下面突然亮了起來,汽水從裡面“哐當哐當”地落了下來。

一聲,兩聲,三聲。

明明我只放進了兩罐的錢,落下來的卻是三罐汽水,直到現在,我都以為,這是一個巧合的奇跡。

我們三個人最後喝著汽水,沿著河岸走上了前往市里的路,街燈黯淡,路邊的河水潺潺,那些螢火蟲一直跟著我們,點亮著迷惘的夜空。

我不知道究竟是當時真的是這樣的情景,還只是在虛幻的記憶裡,我美化了那一段漫長而短暫的歸途。

·

男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喃喃說:“這是我……和你。”

“是,”回答的聲音充滿了煩躁,“看來,附身青衣的那個存在,要尋找的是我們兩人。她是被意外捲入的。”

“這段回憶,是郭毅的……但這不可能!郭毅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能夠附身別人的能力,除非他魂魄與身體分離……或者他本身就被同個妖怪附身……等等!”

想到第二個可能性,阿五也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沒錯,”青燈的笑容苦澀,“看來郭毅和我們,都有麻煩了。”

遠處傳來了貓的嘶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