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貓倀之約(Serenity ) 四 貓倀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281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空氣裡充滿了消毒水的味道。

我慢慢地睜開了眼,日光燈亮著炫目的白光。我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小刀劃過的聲音。

“醒了?”

這個乾淨慵懶的聲線,也只有白鈺才會有。

我花了好一會兒時間才適應室內明亮的光線,我想稍微坐起來,但全身都沒有一絲力氣。

“你暈倒兩天了,醫生說是低血糖。”

白鈺將手中削好的蘋果切成了好幾塊,將其中一塊遞給了我。

“謝謝。”

我有氣無力地回了他一聲,費力地接過蘋果送進嘴裡。

“你兩天沒進食,都虛弱成這樣了,要我喂你嗎?”

“不用,本小姐還沒虛弱到要你來費心費力。”

我沒好氣地回道。

“都有頂嘴的力氣了,看來你是狀態還不錯。好好休息一會兒就起來吃點東西吧。”

我向四周看了看,這是一間不大的病房,但房間裡只有我和白鈺兩人,這讓我覺得不對勁。

“阿五和青燈呢?”

“咦?你居然還記得昏迷時的事情?”

“不,”我覺得自己做了很長的夢,但是一要去回想之前夢見了什麼,頭就開始劇痛,“只是感覺他們之前好像一直在我身邊。”

“是的,當你陷入那只貓又的迷障的時候,你點亮了青燈給你的燈,她們把你拉了回來。不過,現在他們有其他事情要做。”

“他們是因為我而遇到危險了嗎?”

白鈺毫不費力地按住了有些慌張地想要起身的我,說:“別著急,沒有危險,那只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吧。”

“知道。”

“告訴我。”

白鈺將前一個蘋果的最後一塊送進了嘴裡,又重新拿起了一個蘋果。

“行啊,”他一邊說著,一邊準確地下著刀,“你知道郭毅嗎?就是那個和阿五關係很要好的人類男孩。”

·

人們都說,貓有九命,但其實,貓妖是一種很弱小的妖怪。

貓妖力量弱小,雖然生命力頑強,但沒有獨自獲取生氣進行修煉的能力,所以當一隻貓妖逐漸成長的時候,它們會不斷地吸取其他生命的生氣。人類是最好的目標之一,但是成年的人類生氣太強,貓妖無法篡奪,於是便只能選擇嬰孩。貓妖天性屬陰,力量與死亡相關,因此性惡的貓妖會把嬰孩殺死,並將屍骸吞噬;性善的貓妖反過來為之,它們有一個傳承自遠古的誓約——它們會找到瀕臨死亡的嬰孩,將自己靈魂的一部分賦予,嬰孩能夠借此活過來,但在這個嬰孩長大成人最後死去的時候,他生氣的一半將歸貓妖所有。

因此,貓妖既是殺戮嬰孩的惡魔,也是嬰孩的保護神。

擁有貓的靈魂的人外表和普通人不會有什麼區別,他們不會知道貓妖的事,也會在死後進入正常的輪回。不過,他們本身已經不算是完整的人類,他們介於人與鬼之間,被稱為“貓倀”。

郭毅就是貓倀。

貓倀沒有人類天生的凝聚生氣保護自己的能力,他們在成長的任何階段都生氣渙散,和嬰孩一個樣,貓倀極為容易受到惡靈的襲擊而早夭,所以貓妖會一直在暗處保護著他們。但是,會傷害貓倀的不僅僅是惡靈。

妖怪都有著互相吸引的天性,而且,很多妖怪還會在無意識間吸收周圍的靈氣與生氣。郭毅與阿五、青燈的相遇,可能只是偶然,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那就只能是必然。

·

我瞪大了眼睛,說:“你的意思是,阿五和青燈在不斷吸收著郭毅的生氣。”

“是,”白鈺削蘋果的手也停了,眼眉低垂,“對於人類來說,妖怪本就是異類,相處太久總是不好的。郭毅和阿五關係越來越好,他們一同打球、聽歌,成為最好的朋友,但這實際上卻是最糟糕的事情。他們關係越好,郭毅的警備就越小,身上逃逸的生氣就越多,直到……生氣耗盡。”

“生氣耗

盡了……會怎麼樣?”

“猝死。”

白鈺的小刀一下將削好的蘋果切成了兩瓣。

他繼續說:“你見到的那只黑貓便是給予白鈺部分靈魂的貓又妖怪,在郭毅離開家鄉時,它被丟下了。所以它一直在尋找著郭毅,直到最近,它才來到這裡,但它到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它想要找到青燈和阿五讓他們遠離郭毅,但最先發現的是身上有著他們倆氣味的你。貓又把你帶進迷障,本來就不是想傷害你,是想通過你找到那兩個孩子,可是,它沒預料到你只是一個普通人,在往生煙裡呆了太久,就會被侵蝕。”

“往生煙……是什麼?”

“往生煙,是洞天裡才存在的事物,就是你在錦益的‘幻境’和貓又的‘迷障’裡看見的大霧,這些大霧是洞天裡空間的泡沫,是境界的具象化。往生煙越多證明這片洞天越不穩定,它本身是無害的,但是,靈力弱小的存在過多接觸往生煙的話,就容易被各種洞天吸引,有著隨時被現世角落裡的各種洞天吞噬的可能。所以,貓又本來不想傷害你,但因為你太過弱小,而被迷障強行吞噬了。”

我愣了半晌,終於明白了很久以前墨羽對我說的那句話——

“妖怪越來越不該和人類走得太近了,我們就該是故事裡的東西,與人類活在兩個世界。”

“你和墨羽應該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吧!為什麼你們不去阻止他們?”

白鈺苦笑:“你真的這樣覺得?”

“難道不……”

他溫和地打斷我:“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是無所不能的,即使是像錦益那樣的神。如果真有什麼事物掌控著一切,那麼我想,那個存在一定只能是‘命運’。”

我閉上了嘴,為自己的莽撞感到有些羞愧。

“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畢竟最先找到你,帶你進入幻境的也是我,這樣的事發生了是我最先所沒預料到的。那幾個孩子知道你這麼關心他們,也一定會很開心的吧。”

我沉默了半晌,問:“那幾個孩子在哪?”

白鈺沉默,似乎是不想告訴我,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了:“郭毅也在這家醫院。在幾天前的運動會上,他摔倒在地,陷入了昏迷,直到現在還沒醒。”

我死死抓緊了床單。

·

那是最後一個夢,當時我終於意識到,夢中的‘我’,是一個與真正的我不一樣的男孩。

那麼倔強,那麼不服輸。

他和一群男孩一起站在百米跑道的起點,蹲下,身體的每一塊肌肉就像獵豹一般緊繃著。

他已經高三了,這是他最後一次參加這個比賽,他曾經兩次與第一失之交臂。

他默默發誓,這一次絕不能輸。

他也沒有什麼一定要堅持的理由,只是不服輸罷了。

哨聲響起,他驀地發力,第一個沖上了跑道。

所有人都在追逐他,他越跑越快,但其他人也越跑越快,距離在不斷縮短。在最後十米的距離裡,他感到胸口仿佛快要窒息,如同溺水的魚。

他想——

我不願。

在最後的十米,他繼續發力,就像是一頭髮了瘋的小豹子對著曠野咆哮。他是一個在自己的生命裡不斷奔跑著的小孩,他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追逐著自己,他只有不斷地逃,不斷地逃,越跑越快,才能沖出自己的命運。即便狼狽,即便痛苦,也不願妥協,他要跑得比任何人都快,想要追上時間。

似乎有人說過——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將一個歌舞煉為永恆。這欲望有怎樣一個人間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計。”

他就是這樣一顆大可忽略不計的塵埃,卻不願意就這樣沉默。

但他最後還是開始搖晃,他跑的太快,以致於不能控制身體的平衡,他堅持著不要倒下,斜著身體沖向紅線。

他還是摔倒了,他的膝蓋在地上劃過,重重地砸起一地的灰塵。

在最後的一瞬間,他聽見了撞線的哨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