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貓倀之約(Serenity ) 五 誓約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281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6


錦益都的中心地帶,有著一座典雅的小樓閣,門前車馬稀疏。緊挨著這座樓閣的是城裡最大的寺院,香火的蹤跡彌漫在天空中,遠處不時有撞鐘聲傳來,餘音幽雅。

白鈺告訴我說,青燈和阿五到這裡來了,於是當我稍微恢復了點力氣,就匆匆地跑來了。白鈺在送我進了城後就不見了蹤影,似乎是在躲著誰。

其實也不用猜,因為很快墨羽就找到了我。他眉頭緊鎖,在見到我的時候,露出了一個乾澀的苦笑。

我見面就說:“對不起。”

“怎麼了?”

“曾經你給我說,人類與妖怪不該走的太近,我一直都不以為意。現在看來,也是錯了。”

墨羽認真地搖頭:“不是你的錯。這是青燈、阿五和那個貓倀男孩的命,你只是被偶然捲進去了。讓你遇上這樣的危險,反而應該是我和那只狐狸的過失。”

“謝謝。”

我到現在依然還不夠瞭解墨羽和白鈺的事情,他們總把最關鍵的東西向我隱瞞。但錦益曾經給我說過,“我覺得終有一天你會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

我還是願意相信他們。

墨羽帶我走到閣樓的門前,說:“他們就在裡面,你進去吧。”

“你不去看看那兩個孩子麼?”

“他們自己已經下了決心,不是我該插手的事情。”

“他們要做什麼?”

“你進去便知道了。”

我看著墨羽的眼睛,問:“你是因為不贊同他們要做的事,所以才不願去?”

“青衣你總是這樣的敏感,”墨玉苦澀著說,“他們都把自己的錯誤想的太重了,所以才會不計代價地想要挽回。但是對於妖怪來講,歲月實在是太過漫長了,他們還將在無盡的時光裡經歷更多的失落,如果每一件事都要獨自去承受,他們遲早會崩潰的。”

“你把這話對我說,是因為覺得我比他們成熟嗎?”

“是,”墨羽說,“和妖怪相比,人的生命就如同須臾,所以人類會比妖怪更快地成長,青燈和阿五還是孩子。”

我自嘲道:“我倒覺得我和那些孩子差不多。”

墨羽不說話。

鐘聲連綿,佛教有言,眾生皆苦。

最難受的,不過求不得。

·

走進門,是一片園林。我看到了一個中年儒生模樣的男子走向我,他身著素色的簡樸長衫,還沾有不少泥點,面目親切,氣質平淡,好像剛剛從書院裡出來,穿過了庭院。

“青衣姑娘?”

“我是。您是?”

“我是司馬子虛。”

子虛先生的表情很柔和,神采和鋒芒都被收斂在了滄桑的眼瞳裡,有著憂鬱的乾淨顏色。

“子虛先生,我是來找青燈和阿五的。”

“那兩個孩子還在跪著呢。”

“跪著?”

“他們想向錦益求一個誓約,錦益不准,所以他們就一直跪著,要等到錦益點頭才起來。”

我一時有些啞然,“誓約”這個字眼,讓我有些不安。

“誓約?那是什麼?”

子虛先生領我走向庭院中間,說:“誓約,便是向神的祈禱。”

·

神明擁有著過於強大的力量,所以需要被約束,他們無法自由地使用自己的力量,但是如果有存在向其祈禱,神便能定下誓約。

完成一個誓約,需要三個不可或缺的條件——第一是代價,第二是結果,第三是裁決。定下誓約者向神明說出自己所希望達成的願望以及願意付出的代價,由神明來進行裁決,神明的裁決只取決於自身,若是通過,他將通過自己的方式實現誓約者的願望。但是神明結下誓約之後,因為這個誓約所導致的一切誓約說明之外的代價都會由自己承受,如果神明同意了一個違背規則的誓約,他本身將受到天罰。

誓約往往能達成奇跡一般的結果,但神明絕不會輕易裁決通過誓約。

·

“青燈和阿五向錦益請求定下怎樣的誓約?”

“用自己一半的壽命來換取那個名為郭毅的貓倀男孩二十年的生氣。並且,他們只希望讓自己來承受代價。”

“您的意思是……”

“是的,他們都想獨自承擔所謂的‘過錯’,而錦益,不可能同意這樣的誓約。”

命運本無所謂悲歡,但身處命運之中,才會感覺自己的艱難和渺小,因為無意的過錯,這樣的代價實在太大。

不該是這樣的,我想。我有些心慌,快步跑過那園林之中的小門,看見了大廳之外,跪著的男孩和女孩。

子虛先生沒有跟過來,但在那面園林中的矮牆之後,漸漸傳來了一陣縹緲的琴聲。

似是回憶和感慨。

我掃過一眼低著頭的青燈和阿五,也不理會他們,徑直進了大廳。

錦益仍然是那套墨色衣裳,在屋裡燃著香。

我勉強露出個笑容,說:“你現在能變回來啦。”

錦益將香插進了爐子,背對著我說:“是,不過不太久。”

“青衣,你來,要是有什麼想說的麼。”

我一時有時語塞,我到底期望著一個怎樣的結果?恐怕我自己也不知道。

錦益無奈一笑,說:“我不可能答應他們的。他們總以為自己是為別人好,所以才想著用自己的命來換取補償。可是就是這麼一件如此簡單的事情他們怎麼就想不明白呢?正是因為他們在彼此心中如此重要,所以才願意為之付出,無論誰受傷害,誰受拯救,都沒有人會好過。”

我看到他眼角疲憊。

我回頭看見庭下的那兩個孩子,他們默不作聲,仿佛什麼都沒有聽到。

“他們跪了多久了?”

“三天,今天晚上,我又要變回去了。”

我眼角一跳。

三天。與生命所經歷的年月相比,這不是一個太長的數字,可是對於此刻的青燈、阿五和郭毅來說,沒多過一分,都是漫長的可怕,誰也不知道下一秒事情是不是就會來不及。

“你能救郭毅?”

“能,不過充其量不過延續十數年而已,貓倀本不是自然出現的存在,改命不會是長久的事,那些孩子遇上這事,也算是一種劫。”

我突然感覺有些滑稽,說:“劫?”

錦益也苦笑著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命運這種東西,總會有一種讓你笑不出的幽默感。”

“那憑我……”

“人命換人命的事,別求我,誰都沒資格和力量幫你。妖怪壽命近乎無盡,所以平靜、無趣、輕賤,能拿來交換;人在須臾的生命裡就會有各種改變,無價之物,換不了。”

“是麼……”

“不過,我還是想幫那兩個孩子的。”

“怎樣做?”

“若他們各付出自己一半中的一半生命來交換,我就答應這個誓約。”

錦益溫柔地說。

但我感到一陣戰慄,這才是真的無情。

一半的一半,便是四分之一,好像每個人付出的都少了,其實卻不是這樣。因為支付代價的是兩個人,所以對於那兩個孩子來講,這意味著他們要將自己最珍視的存在的一部分生命拿來做交換,這才是最糟糕的決定——沒有什麼,比必須傷害自己最珍視的人更痛苦的事情了。

求不得。

他說:“他們必須得明白,痛苦是用來分擔的,而不是用來獨自承受的,沒有誰能獨活。”

這條道路長夜漫漫。

於是我對錦益說:“我知道了。”

我走出廳堂,一步一步走下臺階,我在那兩個跪著的瘦小身影中間輕輕蹲下,用兩隻手臂環繞抱住了他們。他們的身體冰涼,就像庭院下的磚石一樣。我感覺自己身體的溫度通過手臂逐漸傳到他們的臉上。

我說:“時間還很長,不要著急。”

天上烏雲密佈,庭院裡的風也變得冰冷刺骨,似乎又要下大雨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