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捉鬼天師

正文 第十一章任宇的報復

書名:捉鬼天師 作者:七八九 本章字數:313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4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學都校轟動了,並不是因為龍靖宇擊敗任宇,而是吳茵昨晚跳樓自殺,一大早,轄區派出所的員警就來了。

  龍靖宇有些吃驚和意外,同大個兒三人也來到吳茵跳樓的現場。

  到現場,龍靖宇就傻眼了,原以為是普通的小姑娘分手,想不開自殺,現在看來,沒有那麼簡單,仰面落地的吳茵身穿紅色的長裙,嘴角上帶著笑意,沒錯,這是帶著笑意,這種死法,最主要的是睜著眼,死不瞑目的那種,這讓龍靖宇心頭一震這是,要變厲鬼的節奏啊。

  “這次任宇他叔也來了!”

  大個兒和周翰林,李坤兩人嘀咕。

  任宇的叔叔正是轄區派出所的副所長任慶豐。

  剛來之前,龍靖宇之前還納悶,在警戒線之內,任宇正和一個中年人說著什麼,原來是他的叔叔啊。

  四周圍滿了看熱鬧的學生,還有老師,嘰嘰喳喳的議論著,任宇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在警戒線內,神采頗為得意,十分露臉。

  “拽什麼拽,不就是有個副所長叔叔嗎?”

  大個兒有些不服氣。

  “就看不慣這丫裝逼的樣子,昨晚還不是被宇幹趴下了!”

  周翰林一旁憤憤的說著。

  正這時,任宇注意到了人群中的龍靖宇,兩人目光對視,任宇陰陰的笑了笑,旋即走到任慶豐的身邊,指著龍靖宇耳語了兩句,旋即任慶豐皺著眉頭,看了看龍靖宇,在無數目光注視下走了過來。

  “該不會這孫子公報私仇吧!”

  見到任宇和他叔叔走過來,李坤說。

  “這孫子什麼事幹不出來?”

  周翰林嘀咕著。

  正說著,任慶豐和任宇;兩人來到了龍靖宇面前,一時間,四周看熱鬧的目光齊刷刷落了龍靖宇身上。

  “你是龍靖宇?聽說,昨晚你是最後一個見到吳茵的人?”

  任慶豐的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此話一出,四周直接炸鍋了,不少人小聲討亂起來,目光看了看龍靖宇,又看了看任宇,誰不知道,吳茵是任宇的女朋友,多看一眼都要挨揍,更別說這個了……

  任宇被四周的目光,以及私下裡的指指點點有些惱火,攥著拳頭,仇恨的目光掃視了一圈,當即,立馬安靜下來。

  龍靖宇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最後一個見她的……”

  當即,龍靖宇便把昨晚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宿舍裡有監控,我一晚上沒有出去……”

  龍靖宇補充了一句。

  話音落地,四周原本安靜的氣氛立刻又爆炸起來,他們這次討論的重點倒不是吳茵,而是任宇居然被龍靖宇給打敗了,要知道任宇在學校裡可是無敵的存在,一下子他們心目中的神話破滅了,怎能不吃驚。

  任宇這次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本來打算讓他叔叔把龍靖宇帶回派出所,吃點苦頭,不料,這傢伙居然把這事給抖落出來,自己昨晚好不容易封鎖的消息就這樣被廣而告之了,心中對龍靖宇的恨意又加深了幾分。

  “這件事需要你跟我回派出所協助調查!”

  任慶豐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他侄子丟人和打他臉沒有什麼區別,旋即說。

  這話一出,一旁的任宇嘴角上才顯露出些許的笑意,龍靖宇看在眼裡,心裡也明白,恐怕這次,沒自己好果子吃。

  “員警叔叔,不是自殺嗎?”

  見要把龍靖宇帶走,大個兒鼓起勇氣問。

  “是不是自殺,我們還有待調查,你同學只是協助我們,放心!”

  任慶豐冷聲說。

  在場的人也不是傻子,誰都明白,這就是吳茵跳樓自殺,任慶豐這樣把龍靖宇帶走,分明就是個公報私仇,為他侄子出氣啊,紛紛同情的看向龍靖宇。

  “可以,我要先打個電話,這不過分吧!”

  龍靖宇面色平靜的說,掏出手機,給劉亨通打了過去,將這裡的事情說了一遍,旋即跟任慶豐上了警車,直接去了派出所的拘留室。

  鐵門打開,倒不是提審自己的員警,而是任宇,奸笑的走了過來,看著正漠然坐著的龍靖宇,任宇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這就是你跟我鬥的下場,我查過你

的資料,不過是個鄉巴佬而已,勸你聰明一點,這次只是個小小的教訓,下次再惹我,我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如果你不想被我搞死,趁早滾蛋!”

  任宇威脅的意味十足,龍靖宇淡淡的看著,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任慶豐笑呵呵的走了過來。

  “年輕人愛衝動,有點火氣很正常嘛!”

  “小兄弟,聽叔一句勸,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這樣吧,我說句公道話,你跟任宇道個歉,這事就算過去了,怎麼樣?”

  拍了拍龍靖宇肩膀,任慶豐說。

  龍靖宇一聽,啞然失笑,問。

  “讓我道歉?”

  “怎麼,你不願意?”

  任慶豐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我去你媽的!”

  旁邊的任宇罵了一聲,直接一腳就踹在了龍靖宇的胸口上,一個踉蹌差點栽到地上。

  “現在的年輕人啊,眼高一切!”

  看著這一幕,任慶豐歎了口氣說。

  任宇直接又是一個飛踹過來,這次有準備的龍靖宇給躲了過去。

  “還敢躲!”

  任宇,大罵一聲,就要衝上去。

  “任副所長,這是怎麼回事,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正這時,身著警服的劉亨通走了進來,任慶豐有些傻眼,心想他怎麼來了,一旁的任宇也一下子僵住了,站在原地。

  見狀,龍靖宇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劉亨通身後也是他的老熟人,的淩菲菲,王叔。

  “劉,劉局,你怎麼來了?”

  任慶豐連忙換上一副諂媚的笑問。

  “我再不來,怕是要死了人了吧!”

  劉亨通冷哼一聲,頓時嚇得任慶豐一哆嗦,一旁的任宇也愣住了,任宇舔了舔有些發幹的嘴唇,連忙解釋。

  “是這樣的,我懷疑,這小子……”

  “哦?這樣啊?靖宇,是這麼回事嗎?”

  聞言,劉亨通一挑眉,看向龍靖宇。

  “劉叔,他完全是放屁!”

  龍靖宇狠狠瞪了任慶豐兩眼,說。

  “嘿,你這小王八蛋……”

  任慶豐被龍靖宇這句話激怒了臉上的肌肉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罵了一句,揮拳就要打上去,卻收了回來,嘴裡嘀咕著。

  “劉,劉叔?”

  任慶豐詫異的看了劉亨通一眼,後者點了點頭。

  “這是您侄子?”

  任慶豐心頭一顫,小心翼翼的試探問。

  劉亨通點了點頭。

  “那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啊,真是!”

  任慶豐不愧是混跡多年的老油子,這臭不要臉的勁也是讓龍靖宇有些無語,連忙摟著一臉懵圈的龍靖宇,任慶豐說話時,龍靖宇注意到此刻任宇的表情和吃了蒼蠅屎一樣。

  “好了,現在他可以走了嗎?”

  劉亨通說。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任慶豐笑呵呵的說,心說這任宇小王八羔子這下給他挖了個坑啊。

  “任所長,剛才不是讓我道歉嗎?”

  被任宇幹了一腳,龍靖宇可不想便宜這孫子。

  “誤會,誤會,完全是誤會,小兄弟!”

  任慶豐,這個時候,整個人都快哭了,估計就差給龍靖宇跪下了。

  “我這人一向講道理!”

  龍靖宇學著之前任慶豐的樣子,拍了拍任慶豐的肩膀,旋即突然抬起腳,踹在了任宇的胸口上,力道極大,直接把任宇踹到牆上。

  任宇一瞪眼,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受過這窩囊氣,攥緊拳頭就要還手,直接被任慶豐一巴掌給打了回去。

  “年輕人,衝動了點!”

  任慶豐賠笑著說。

  龍靖宇也沒有再說什麼,接下來,就是任慶豐一大堆道歉的話,聽的龍靖宇渾身起雞皮疙瘩。

  出了派出所,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了。

  “這事你受委屈了,我也教訓他們了,那吳茵那事,你可不能袖手旁觀啊……”

  劉亨通笑了笑,龍靖宇電話中已經給他說明了一切,包括,今晚吳茵可能變厲鬼的事。

  “這倒沒什麼!我現在就去準備東西,估計是沖著我來的!”

  龍靖宇想到了昨晚,吳茵臨走時說的那句話,但讓她奇怪的是,吳茵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她這自殺也太蹊蹺了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