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隕天訣

正文卷 第二章變故

書名:帝隕天訣 作者:劍道三十三 本章字數:23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10


  十六年前的那一天對福伯來說就如同夢魘一般,原本隱秘的族地竟被發現,無數黑袍死魂從天而降開始大舉進攻。

  他臨危受託,拼死帶著剛出生處在繈褓中的嬰兒逃了出來,他本想就這樣躲起來,以圖教導二十年後再讓他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可卻沒想到半路竟被六個黑衣人攔了下來。

  萬千大山之上他淩空而立,懷中緊緊摟著繈褓中的嬰兒指著面前的黑衣人大聲怒喝:“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到底想幹什麼!”

  “幹什麼?你們這一族雖天賦異稟有著逆天之能,但卻偏偏不知好歹不懂合作,我告訴你!今天就是你們這一族的滅亡之日!”當中一名領頭的黑衣人發出低沉嘶啞的聲音,像是故意隱藏原本的聲音一般。

  “一群見不得光的宵小之輩,竟然趁我家小姐生產之際偷襲,若不是我家少爺重傷未愈你們又怎麼敢如此大膽!”福伯恨恨的罵道。

  “一個奴才口舌卻厲害的緊,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沒人能救得了你們!”

  隨著領頭的黑衣人一揮手,餘下五人轉瞬間就將圍在了中間,然後他一伸手,聲音冰冷的說道:“交出孽畜饒你不死!”

  “有能耐便自己來拿吧!”

  福伯一副決然之色,眼前的這六個黑衣人修為都不在他之下,現在的局面他幾乎必死!但低眼看著繈褓中熟睡的嬰兒,他心中暗暗決定,無論如何也不能將這一族的希望葬在這裡。

  “哼!不見棺材不落淚,你們這一族果然都硬氣的賤骨頭,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了!給我上!”隨著那領頭黑衣人的一聲令下,身後五個黑衣人齊齊攻向福伯。

  福伯單手對抗五個黑衣人暫時未落下風,可領頭的黑衣人卻趁著他背後露出空當時出手偷襲,猝不及防下他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掌,在仰頭噴出一大口血後他便再也沒有了反抗之力。

  “咳咳……我終於知道你們是誰了,原來是你們這一群見不得人的東西!”福伯身形半跪冷冷的看著逼近過來的六個黑衣人。

  “哼,既然你知道了,那就更加不能讓你活著離開了,不過,倘若你肯主動交出“帝隕”和手中的孽畜我倒是可以讓你死個痛快!”領頭的黑衣人聲音嘶啞的說道。

  “做夢!”

  “敬酒不吃吃罰酒!”

  領頭的黑衣人由掌變爪只奔福伯抓去,就在這危急時刻又一名黑衣人從天而降,這忽然出現的黑衣人立身在兩方中間,福伯與那領頭的黑衣人都是一愣,皆是不知其身份更不知是敵是友。

  可就在福伯愣神的功夫,那黑衣人卻忽然一把將繈褓奪了過去,福伯驚怒無比爭紮著想去將繈褓奪回來,可卻被一股奇異的能量阻擋在外。

  就就見黑衣人指尖白光乍現,一連在繈褓上連點九下,點完之後那黑衣人明顯疲憊了許多,隨後他低聲自語道:“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日後是平凡而活還是成就無上之道就看你的機緣造化了……”

  “九天封靈大印!你到底是誰!”

  福伯臉色巨變,他在趁那黑衣人不備之下一把就將繈褓奪了回來,而後頭也不回的逃出了重圍,在東躲西藏數月後最終在一個偏

僻的小山村停了下來,這個小山村就是現在的洛水村,而那個繈褓中的嬰兒也正是雲凡。

  在洛水村的東北角,有一個簡單的小院落,紅磚砌成的圍牆,兩扇紅木大門,門上貼著兩個大紅的福字,這裡便是雲凡與福伯的家了。

  推門而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顆兩人環抱粗細的大樹,在樹下有一石桌,石桌周圍還安放著兩個石凳,再往前是正室,左邊是雲凡的房間,右邊則是福伯的,至於正室為什麼一直空著,雲凡也不知道。

  當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時,發現福伯的房間正亮著燈,透過窗子依稀可見一個單薄又模糊的老者身影,他知道無論多晚福伯都會亮著燈等他回來。

  “福伯你還真是一個高傲又固執的老頭啊……”

  雲凡抿著嘴內心一陣溫暖,此刻正屋通亮,門也是敞開的,當他走進屋子的那一刻總以男子漢自居的他卻紅了眼,只見面前滿滿的一大桌子菜,而且都是他平日愛吃的,甚至都還在冒著熱氣,想必福伯一定為此熱了不知多少遍吧。

  他眼中的福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古板倔強卻又從來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雖然總是表現一副凶巴巴無所謂的樣子,但雲凡卻知道他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人。

  飽餐一頓掃去了一天的疲憊感,在回到自己屋裡躺下之後,看著透過窗子灑下來的皎潔月光,雲凡枕著胳膊翻來覆去的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今年他都十六歲了,按星隕大陸的規矩早已到了成年娶媳婦的年紀了,可自從他記事起,福伯一直對他是身世避而不談。

  只是說他的爹娘給自己起名叫做雲凡,再多一點他都不願意說,而且每當雲凡問及此事的時候福伯都會變得暴怒無比,有好幾次他都瞧見了福伯獨自一人坐在院子裡發呆歎息。

  他曾經無數次的想要問明自己的身世,但是瞧著福伯那已經變得兩鬢蒼白的頭髮後又生生止住了,福伯已經為他操勞了一輩子,他真的不想再讓福伯難過了。

  “為什麼福伯不願意告訴我呢?難道還有什麼隱秘不成?我體內的先天之力雖然一隻都在增長可為什麼就不能突破呢?”這種種的疑問都深深的困擾著雲凡。

  “哎呀,煩死了,不想了!”

  他只覺得越想頭越痛,越想越弄不明白,最後在有些心煩意亂的晃晃頭後閉眼睡去了,卻沒有注意胸前所佩戴的玉牌在被月光照耀後忽然變得異常明亮。

  忽然,金光乍現,整個屋中都被金光所充斥,一個金色的光暈從玉牌中生出將熟睡中的雲凡罩在了裡面,不過片刻後又消失不見,再看那原本暗淡的項鍊竟變得晶瑩剔透了許多。

  如此同時在福伯房間中,他雙目緊閉赤裸著上身坐在床上療傷,伴隨著氣息運行他的臉色呈現一紅一白變換交替著。

  “噗!”

  忽然福伯滿臉潮紅張口便噴出一口暗紅色的血,在他的背後赫然印著一個鮮紅的手掌印,在這漆黑的夜晚顯得詭異和猙獰。

  “你們好狠的心,好歹毒的手段,只可惜還是讓我們逃了出來,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加倍償還,拿回屬於我族的一切!”福伯嘴角帶血面露痛苦之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