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絲路大亨

第1卷毀滅 第一章獲救

書名:絲路大亨 作者:克裡斯韋伯 本章字數:285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2


  1547年

  京師西苑萬壽宮,謹身精舍。

  房間的大門微閉著,當中的正牆神壇上供奉著三清神牌,牌位下則是一副鋪有明黃色蒲團坐墊的八卦形狀坐台,一名身形削瘦作道士打扮的青年男子盤膝坐在蒲團上,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不時拿起玉磬杵在右手旁紫檀木架子上的銅磬敲一下,精舍內立即便傳出一下清脆悠揚的銅磬聲。

  司禮監秉筆麥福快步行走在遊廊裡,作為最受嘉靖皇帝恩寵的內官之一,他距離內官的權力巔峰司禮監掌印太監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但此時的他屏息低眉,全然沒有平日裡的威風。這位大貂璫走到精舍外的臺階下,恭謹的跪下,用太監特有的尖利聲音道:“皇爺,內閣有要事稟告!”

  精舍內,那道裝男子睜開雙眼,他並沒有回答,而是輕輕敲了一下銅磬。屋外的麥福聽到磬聲,磕了個頭道:“浙江巡按禦史潘芳上書,兩浙黠滑軍民,私造雙桅大舡下海,名為商販,時出剽劫;福建按察使有報龍溪嵩嶼等處,地險民獷,素以航海通番為生,其間豪右之家,往往藏匿無賴,私造巨舟,接濟器食,相倚為利;福建海滄署安邊館事的都指揮黎秀報:軍民趨利忘害,而各處輕生之徒,攘臂向前,私通貿易。其船皆造於外島而泊於內澳,或開駕以通番,或轉售於賊黨。而嵩嶼、漸尾、長嶼、海滄、石馬、許林、白石等澳,乃海賊之淵藪也……”

  嘡!

  精舍內傳出銅磬聲,打斷了麥福的稟告,隨即屋內傳出一個慵懶的聲音:“那內閣打算怎麼辦?”

  “幾位相公打算升朱紈為右副都禦史,出任閩浙,提督海防軍務!”

  “正德十六年的進士,在四川兵備副使任上平定過諸蠻,還在廣東做過左布政使?”

  “皇爺聖明!”

  精舍內靜了下來,麥福跪在臺階下,一動不動。過了約莫一頓飯功夫,屋內才又傳出一下清脆悠揚的銅磬聲。麥福明白這代表嘉靖皇帝同意了內閣的建議,趕忙磕了個頭,高聲道:“老奴遵旨!”

  (嘉靖皇帝于1524年的壬寅宮變中險些死于宮女之手之後,便沒有住在乾清宮,而是住在西苑的萬壽宮中修道,直到臨死前才搬回乾清宮中)

  月光如水,照在海上,給沙灘鍍上了一層銀邊。兩條尖銳的海岬伸入海中,海岬邊緣滿是尖銳的礁石,遍佈苔蘚和鳥糞,海岬末端幾乎連在一起,只留下一個不到百步的缺口,缺口處佈滿尖銳的礁石,當落潮的時候,礁石浮出水面,隔斷內外,而漲潮時海水將大部分礁石淹沒,露出幾個可供小船出入的縫隙,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避風港。

  “用力,用力推!”

  沙灘上兩人用力將一條“紅頭對”推入海中,這“紅頭對”乃是浙江沿海常見的一種漁船,其船頭有角,船首兩側有船的眼睛,在船首塗紅色者,俗稱“紅頭對”,因其形似雄雞,也稱“雄雞對”,大的可以容六七人,小的只能容兩三人。兩人正在推的正是小的那種,長不過七八米,寬不過兩三米,最是輕便不過,船上也沒有什麼遮蓋,艙中堆數十隻西瓜,還有一些蔬菜,上面蓋了些荷葉。隨著兩人腳下的海水越來越深,為首那人感覺到船隻輕了許多,趕忙喝道:“小七,你快上船!”

  “是,阿叔!”那人應了一聲,一拉船舷便跳上了船,先前說話那人用了推了幾步,此時船隻已經完全浮了起來,海水也淹到他的大腿,他趕忙抓住船舷,爬上船來,顧不得喘息,便低聲喝道:“小七,快到前面去探看礁石,乘著天還沒亮,官府的巡船沒有出來,咱們早些趕去雙嶼,也好多賣幾個銀錢。”

  那小七還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身手倒是敏捷的很,應了一聲便跑到船首,操起一根竹篙,探看水下的礁石,以免觸礁;而說話這人則去船尾搖櫓,在

兩人熟練的操作下,小船宛如一隻敏捷的水鳥,穿過礁石間的縫隙向外駛去。這兩人年長的那個姓陳名四五,另一個是他的外甥,因為姐姐姐夫走得早,只留下一個外甥便跟著他過活,還未成年沒有大號,便以族中排行喚作小七,都是附近的百姓。太祖皇帝為防止沿海軍閥餘黨與海盜滋擾,下令實施自元朝開始的海禁政策,禁止中國人赴海外經商,也限制外國商人到中國進行貿易(除去進貢貿易)。其後永樂皇帝雖然有鄭和下西洋的壯舉,但那也只是允許官方的朝貢貿易,民間私人出海依舊屬於禁止的範圍。而嚴厲的海禁政策並沒有消滅民間海上貿易,反倒使其地下化、畸形化了了。遠道而來的日本、葡萄牙等外國商人在沿海一些朝廷勢力薄弱的地方直接與明國商人進行交易,雙方皆獲厚利,久而久之,在沿海地區便出現了一些貿易中心,浙江雙嶼、泉州月港便是其中的翹楚。尤其是雙嶼,本是寧波外海的一個荒島,由於貿易興盛,其全盛時期常駐居民便有三四千人,其中葡萄牙商人便有千人,每年往來的各國船隻有千餘條,貿易額高達百萬兩白銀。周圍的百姓也參與其中,或者為人傭僕,或者向島嶼上的商旅出售蔬果,這叔侄二人不過是當中微不足道的兩個罷了。

  小船行駛了一會兒,已經出了內海,遠離了平日裡官軍衛所巡邏的範圍。眼見得天色已明,陳四五松了口氣,便放下船櫓,升起帆來,自己坐下飲水進食,讓小七在一旁照看。他剛剛坐下喝了兩口水,便聽到侄兒喊道:“阿叔,有人!”

  陳四五以為是遇到了官軍的巡船,趕忙丟下裝水的竹筒,跳了起來,可舉目四顧,目光所及之處都是起伏的海水,並無半點船影。他以為是侄兒耍弄自己,便狠狠的往對方屁股上踢了一腳,罵道:“差點嚇死老子了,老子還以為遇上官軍的巡船了,這也能亂開玩笑的?”

  “阿叔,我說的是人,不是船呀!”小七屁股上挨了一腳,委屈的指著不遠處的海面道:“哪個開玩笑了,那不是個人嗎?”

  陳四五的眼力甚好,順著外甥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個人浮在海面上,隨著波濤起伏,不知生死,知道錯怪了外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是我弄錯了,待到雙嶼賣了瓜,回去給你買串糖葫蘆賠罪!”

  小七聽到有糖葫蘆吃大喜,頓時忘記了方才的委屈,笑道:“阿叔說話可要算話!”

  陳四五笑道:“一串糖葫蘆值得什麼,小七你放心,賣了瓜回去趕圩就買給你吃。快把船靠過去,救人要緊!”

  兩人都是熟手,搖櫓劃槳不一會兒便靠了過去,將水中那人撈了起來,陳四五一探鼻口還有呼吸,笑道:“這廝倒是好運氣,遇上咱們這條命算是保住了,小七,快把他翻過來。”

  小七應了一聲,幫著陳四五將那落水漢子翻過身來,口中說道:“阿叔,這人頭髮這麼短,莫不是倭人?”

  “倭人?”陳四五笑道:“你看這人諾大個頭,便是在我們明國人裡也是大個子了,怎會是倭人?”

  “不是倭人,莫不是弗朗基人?”小七一邊輕輕拍打著那人的背部,一邊問道。

  “應該不是,看他的面容倒是大明人氏,只是服飾打扮不一樣,與弗朗基人那紅發碧眼的全然不同!”陳四五笑道:“待會等他醒了問問便知道了。”

  正說話間,那昏死漢子喉嚨裡發出一陣聲響,接著吐出許多清水來,蘇醒了過來,悠悠問道:“我這是在哪裡?”

  “兄弟你落水昏迷,被我們救起來了!”陳四五見對方醒了,不由得大喜,笑道:“小七,快拿只瓜來,給這位兄弟吃!”

  小七應了一聲,趕忙取了一隻瓜來,陳四五拔出短刀將瓜剖開了,遞過去一塊,笑道:“你在海水裡泡的久了,想必渴得很,快吃塊瓜解解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