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絲路大亨

第1卷毀滅 第十七章胡百戶

書名:絲路大亨 作者:克裡斯韋伯 本章字數:200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2


  陳四五又看了一會兒圖紙,口中嘖嘖稱奇,最後道:“兄弟你說親眼看過,自然是不差的。你放心,咱們這寧波的造船把式在兩浙都是數得上號的,就算是弗朗基的大夾板船,壞了他們都能修的好,既然有,就肯定造的出來,再說了,咱們有這麼多銀子,還怕沒人賺不成?”說到這裡,他不禁呵呵大笑起來。

  “光有船還不夠,還得有人!我算了下,這條船少說也得七八個人才能操縱的過來,咱們打個餘量,就要十八個人吧。現在咱們有四個人,陳兄、吳兄,剩下的你們有什麼門路?”

  “我可以找到兩個人!”吳誠沉吟了一下答道:“都是衛所的逃軍,在官府那邊都有人命官司,抓住了就砍腦袋,絕不會做出賣兄弟的事情,手上也都有三兩下子,周兄弟做這通洋的買賣肯定用得上!”

  “我也能找幾個人來,都是老海狗,水性看風色背針路都沒的說,不過我倒覺得這事情不用急。”陳四五笑了笑:“要是朝廷真的要海禁的話,那時候沒飯吃的好漢要多少有多少,別說十八個,就算一百八十個也有,等船造出來再說!”

  “嗯!那就先把船的事情定下來。陳兄弟,你和我還有先去船廠看看,吳兄!”周可成劃拉出一把銀洋來:“這些銀子你先拿去,幫你那兩個兄弟安頓好了,好好休息幾天!”

  杭州,撫台衙門。

  “你要參見巡撫大人?”守門的軍官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漢子,黝黑的皮膚,瘦的好像塊石頭,但也堅毅的像塊石頭,穿著一件窮人時常穿的短衫,赤裸的小腿下面是一雙穿著草鞋的黑腳,身上散發出一股漁民特有的魚腥味。若是周可成在這裡,就一定會認出這就是那天在雙嶼島上指責汪直僭越禮法,以王侯自居的漢子。

  “兀那漢子,你以為巡撫大人是你家的婆娘,想見就見的?”守門軍官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他擺了擺手:“老子婆娘昨天生了個小子,看在菩薩的面子上便懶得和你計較了,快滾,省的皮肉吃苦!”

  “我是寧波觀海衛百戶胡可,受巡撫大人之令前往探查軍情,這是我的腰牌!”那黑瘦漢子從衣服裡取出一塊腰牌來:“軍情緊急,你速速替我通傳!”

  守門軍官臉色大變,他接過腰牌,又看了看來人,稍一思忖便決定還是替其通傳,便低聲道:“你現在這裡稍待,我立刻替你通傳!”

  胡可點了點頭,轉過身在門旁的條凳上坐下,過了約莫半盞茶功夫,那守門軍官回來了,恭謹的將腰牌雙手呈上,恭聲道:“胡百戶請隨在下來,巡撫大人已經在後堂等候了!”

  胡可一言不發,接過腰牌收好便跟著那軍官而行,那軍官乃是

守慣了衙門的,整日裡做的便是迎來送外的差使,最是擅長察言觀色,胡可雖然不過是個百戶,但新來的巡撫大人卻立刻召見,這待遇只怕布政使、按察使、都司也沒有。他唯恐自己方才那番話得罪了對方,一路上不停陪著小話,而胡可卻依舊一言不發,直到到了後堂門口,那軍官再也進去不得,那胡可方才向其拱了拱手,道了聲:“勞煩了!”便徑直進去了,只留下那守門軍官在外邊長籲短歎,唯恐其在巡撫面前說自己的壞話。

  “胡百戶,坐下說話吧!”朱紈抬起右手,做指了指旁邊的圓凳。由於身在後堂,他並沒有身著官袍,而只是一身青衣,從外表上完全無法看出這樣一個面容清瘦,甚至有些柔弱的老人是當時帝國最出色的的能臣,他先後在四川、贛南等地平定了民變、山蠻叛亂,手腕老辣,行事幹練。天子已經授予了其在閩浙兩省便宜從事的大權,由於其兼有右副都禦使的職位,他甚至可以上書彈劾兩省之內的任何阻礙他巡查海防軍務的大員將其免職或者調走,這在已經太平了百餘年的東南之地,還是前所未有的。

  “是,巡撫大人!”胡可磕了個頭,起身小心坐下,沉聲道:“小人奉大人密令,這些日子以來,沿著海岸從北到南,從浙江到福建,七百餘裡,發現沿海奸民私造大船,與倭人以及弗朗基諸國出入互市,視太祖定制禁令于無物,屢見不鮮。其中閩人李光頭、歙人許棟為甚,這兩人據寧波之雙嶼,自以為主,招誘各國夷商。島上夷商不下數千人,船舶往來如梭,其中大者有八九百料,宛若城塞。徽人汪直更是膽大妄為,僭越禮法。緋袍玉帶、頭戴金冠,有金頂五簷黃傘,以王侯自居;開道侍衛皆金甲銀盔、持出鞘明刀,隨行之人也大帽袍帶、銀頂青傘……”

  “夠了!”朱紈一聲斷喝,打斷了部下的敘述。胡可趕忙站起身來,跪在地上,一言不發,屋內被一種陰冷的氣氛籠罩著。

  “我原先看塘報裡面寫的還以為有些言過其實,想不到閩浙的局勢竟然已經敗壞到了這種局面!”朱紈歎了口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可看這無法無天的樣子,哪裡還有王土王臣的樣子?”說到這裡,他看到跪在地上的胡可,歎了口氣道:“胡百戶,起來吧,你是有功之人!而且弄到今日這般田地,也不是你的過錯!”

  “多謝大人!”過了好一會兒,胡可方才聽到朱紈的聲音,趕忙站起身來,他小心的抬頭看去,只見朱紈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方才的怒氣,只留下滿臉的沉痛與悲哀,那件青袍穿在單薄的身體上,空空蕩蕩的,讓這個已經年過五旬的老人看上去又是疲倦又是脆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