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一章隴西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8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隴西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支軍隊,隸屬虎衛右營,駐守在大唐帝國的最邊緣處,西接劍城,北禦荒人。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秋日清晨。

  陽光通透,天藍的好像剛買的新瓷。

  一群士兵將頭湊在一起,盯著中間兩隻推著糞球的屎殼郎,攥緊拳頭,屏住呼吸。

  兩隻屎殼郎沒有在意眾人的目光,悠閒地走走停停,前腿後腿,前進後退,一會正推,一會俯身倒爬,撩撥著眾人的心弦。

  終於,有一隻提前越過了茅草線,咕嚕翻滾下深坑。

  士兵們爆發出一陣狂笑,中間夾雜著歎息,有人用鐵槍懊惱地砸著地面。

  “哈哈哈,我早說,鐵甲將軍比你那黑衣羌胡強多了!”

  “今日只是僥倖,明日再戰……”

  “先把上次欠的酒和烤羊打回來再說。”

  忽然場面安靜下來,是燕將軍從土圍子中走了出來,他皺著眉頭,冷冷地看著參與屎殼郎賭局的幾個人,硬邦邦地說:“用這種污穢之物來遊戲賭博,是不是有趣的緊?都給我滾回哨位!”

  一陣風吹過,渾黃的沙土飛旋起來。

  燕將軍咳了一聲,伸手拂去盔甲上的塵土。

  儘管兩個月沒有下雨了,他的盔甲永遠光潔如新。

  被訓斥的幾個兵卒忍住偷笑,慌忙撿了兵刃到各自哨位上去,這種事司空見慣,每一兩天便要發生一回,平日也就是叱散罷了,但今天燕將軍的表情有些嚴肅了。

  他今天心情不好,因為臉頰上長了一個柿子大的癤子,呼吸起來都有些疼痛難忍。

  若是士兵長了癤子,他們便會互相打趣說這是憋的。

  畢竟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除了屎殼郎,偷糧野鼠和戰馬,很難見到活物了。

  何況女人。

  從昨晚開始,燕將軍受過傷的肩膀便疼痛難忍,而且今早朝霞很美。

  這是下雨的徵兆。

  所以燕將軍時不時瞄一瞄天空,果然沒多久,西邊便出現了淡青的黑邊,這黑色越積越厚,濃的將要化不開了,然後向東蔓延開來。

  “各隊聽令,糧草防雨,戰馬進棚,準備接水!”

  手按刀柄,強忍住臉頰的疼痛,燕將軍站到土圍子高處,如臨大敵,好似面對千軍萬馬,大吼一聲。

  每個人在瞬間便動了起來。

  不需要指揮,不需要交流,士兵們猶如一群螞蟻,走到自己的崗位,牽馬收糧,搭雨棚,蓋油氈,擺出木桶銅盆……

  每個人都表情嚴肅,如同生死搏鬥。

  在乾燥的青城郡,下雨是一件大事。

  等這一切都做完了,烏雲已經罩滿頭頂,風從大地而來,灌滿衣袖鼓鼓脹脹。

  忽然,整個天空似乎引燃了火雷鏈,扯出一條老樹根般極粗的閃電,短暫的寂靜之後,黑雲後傳來一陣悶響,然後一陣像是要撕裂烏雲的雷聲排山倒海,滾滾而來。

  整個大地為之震顫不已!

  但每個人都沒有動,虔誠地望著天空。

  然後,栗子大的雨點劈裡啪啦砸了下來。

  兩個月沒有見雨,這幫糙漢子身上的土結成了厚厚一個殼,頭髮裡可以藏住一隻鳥,往日下雨,他們都會脫了衣服在雨水裡連蹦帶跳,狂叫唱歌,然後把自己洗得儘量乾淨一點。

  但是今天不行。

  燕將軍盯著遠處,在煙水朦朧中,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地平線上。

  因為離得遠,這個影子看起來似乎跑得很慢,但是沒過一會,所有的人都隱約感覺到了腳下土地的震動。

  咚,咚,咚……

  不知是誰,尖著嗓子喊了一句:“荒人!”

  燕將軍擦了擦眼睛上的雨水,沉聲喝道:“佈陣!”

  所有的人立刻進入戰鬥狀態,藤甲兵結成第一道防線,防止荒人投擲石塊

,弓弩隊緊隨其後,擇機放射風暴箭雨,兩翼騎兵提槍待命。

  還有數十名拖著陌刀的大漢,緊隨燕將軍。

  所有的人目不轉睛,盯著逐漸飛奔而來的影子。

  百步,雖然隔著雨簾,能夠看清那是一頭雄健異常的紅皮獨角犀,背上伏著一個人影。

  五十步,來人手上的巨大石斧看得一清二楚。

  有人開始焦躁不安,咽著口水,偷瞄燕將軍,燕將軍神色如常,手指不緊不慢,叩打著刀鞘。

  二十步,聽到了獨角犀粗重的喘息。

  腳下土地顫抖的頻率和幅度都在增長。

  獨角犀紅色的眼睛好像是在冒火,這是它狂化的標誌,一隻狂化的獨角犀甚至可以撞破一座不怎麼結實的城樓,對於發怒的獨角犀,大陸上最兇狠殘暴的食鐵獸也要退避三舍。

  藤甲上劈劈啪啪的雨聲和獨角犀的腳步混在一起,合成了一個詭異的節奏,蹲在地上的藤甲兵雙目圓睜,紋絲不動,等待燕將軍的指令。

  “放箭!”燕將軍吼道!

  此刻只有二十步的距離。

  藤甲兵左右一閃,留出一人肩寬的空隙,嗖嗖嗖,數百隻羽箭一溜煙鑽了出去,穿過迷離雨霧,盡數射到獨角犀臉上與胸前。

  距離足夠近,黃楊弓足夠硬,所以獨角犀身上頓時插上了數十支箭。

  但它沒有絲毫停頓,繼續前撞。

  背上的荒人直起身子,胳膊輪圓了,巨大的青石斧高高舉起,然後怒吼一聲,拋了出來。

  石斧帶著殘影呼嘯而來,藤甲兵早已相互支撐,形成甲陣。

  石斧砸在甲陣上,砰地一聲,甲陣便被沖散。

  士兵被彈出去,散開一地。

  陌刀衛士已經沖上去,橫刀以待,刀口位置正在獨角犀的膝蓋處,如果它速度不減,多半要被削掉小腿。

  燕將軍還是沒有拔出刀,冷著臉吼道:“大箭!”

  所有人立刻俯身。

  身後土圍子處傳出嗡的一聲悶響,三支閃著微光的黑色巨箭呼嘯而去,人眼幾乎難以看清其行蹤,三道黑色的閃電直插荒人胸口,射中之後,餘勢不減,將其從獨角犀背上帶飛,遠遠跌落在三十步開外。

  軍中制式車弩,箭頭帶有倒鉤。

  此刻瘋狂的紅皮犀已經遇上了陌刀。

  刺啦一聲,陌刀劃破了它的腿,同時持刀衛士發出一聲悶哼,身體不由歪斜,虎口被震裂,鮮血直流。

  紅皮犀跑得太快,吃痛後更是暴怒,踉蹌一步,後腿一蹬,整個身子飛了起來。

  犀角直插燕將軍胸口!

  飛犀,這是獨角犀失去主人後玉石俱焚的手段。

  燕將軍後退一步,同時拔刀,卻沒有拔出來。

  因為刀是斷的!

  犀角已經距離胸口一尺不到,所有的人呆在當場,根本來不及做些什麼。燕將軍久曆生死,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弓腰含胸,揮起斷掉的刀柄,向獨角犀耳根下砸去。

  那是紅皮獨角犀最脆弱的地方。

  但是肩膀的酸痛使他的動作慢了一點,這個距離上,一點是足以要命的。

  燕將軍咬緊牙關,閉上了雙眼。

  全身力量傾注在右手。

  我死,你也不能活!

  不知是不是幻覺,一個細微的聲音從他耳邊略過,像是疾風,又像是誰揮了揮衣袖,一支小箭擦著耳朵飛過,準確地釘進了獨角犀的耳下。

  壯碩的犀牛頓時四肢一軟,全身抽搐著倒地。

  犀角頂著燕將軍的有些發福的肚子劃下,縱有皮甲隔著,也是火辣辣的疼。

  但他畢竟沒有死。

  暴雨不理人間,依然瓢潑而下。

  天地間只有喘息與落雨,卻顯得更加安靜。

  燕將軍回身望去,遠處土圍子下,站著一個少年,略微仰頭,手裡拿著一張不大的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