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章小道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36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少年是一名小道士,名叫莊小周。

  前些天在軍營附近打了一個草廬居住,每天拿著一張弓瞄天瞄地,沒事時候就靜靜打坐吐納。

  問他來做什麼,說是打獵。

  少年看著安靜內向,但是粗通醫術,士兵每有扭傷腹痛風寒,小道士不用把脈,看看臉色,伸手按壓調筋,或者揪一把草藥煮水,立時病消。

  所以沒多久,道士便和兵卒們變得極為熟稔。

  燕將軍待喘息平息,朝小道士招招手。

  莊小周背起弓,走了過來,他走的不快不慢,但每一步都很勻稱,好像都經過了長久的訓練,肩膀平穩如靜水行船,脊背微微波動。

  燕將軍看得出來,這是練家子的身形。

  這是燕將軍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莊小周,他身上的天青色道袍已經破舊,在雨水浸潤下,更顯凋敝,但是少年長得清秀又不失敦厚,乾乾淨淨的臉上帶著如有若無的笑意。

  眉毛彎彎的,眼神似乎閃著春夜的星芒,純淨不刺眼。

  “多謝援手!”燕將軍拱手。

  莊小周頷首,然後走到獨角犀身邊,仔細觀察,伸出手掌演算片刻,從懷裡掏出一把短刀。

  雨越下越小。

  士兵們開始收拾戰場,有好事的圍過來,被燕將軍威嚴的眼神趕跑。

  身邊的環境十分嘈雜,但是莊小周並未受到干擾,他蹲下身子,將短刀刺進獨角犀的右後腿,運腕旋轉,將那後蹄割下。

  燕將軍皺眉看他動作,獨角犀肉質腥臭,根本無法入口,割這蹄子作甚。

  不過他這小刀倒是個寶物,獨角犀如此結實的外皮,竟能輕鬆刺穿。

  莊小周伸出手,在獨角犀的斷腿上有規律地按壓著,一邊皺眉思索,像個老郎中在點穴一般。片刻之後,他眉毛一挑,抿嘴微笑,可以看見淡淡的酒窩。

  一顆紅色珠子在斷腿處出現,荔枝大小,晶瑩剔透。

  伸手接了珠子,用綢布包好。

  燕將軍忍不住問:“這是何物?”

  “哦,紅皮獨角犀身藏明珠,但是一年四季各時節時辰,會遊走在不同的位置,所以我要估算清楚,才能將它取出來。”

  “有何用處,價值幾何?”

  “名為追風丹,這一顆珠子,可救流沙鎮百姓的風毒。”

  “莊小周,你看我們將軍臉上憋出了癤子,腫得猴腚一般,你給治治吧。”

  一個滿面鬍鬚的老兵扛著一支巨箭回來,大聲喊道。這老兵名為孫三德,跟了燕將軍二十多年,說話歷來隨意,旁人絕不敢如此。

  這樣一說,燕將軍這才感覺到,整個臉頰都是火辣辣的疼痛,而且疼痛中帶著木然,想是確實腫了——這一點從士兵們戲謔的眼神中看得出來。

  事關將軍臉面,大家看似忙碌,走來走去,都面帶笑意偷看。

  莊小周看看燕將軍神色,認真道:“這不是憋的。將軍心內有事,幽憤焦急,這才有了此症。”

  燕將軍笑容一斂。

  “你信我不?”莊小周問。

  燕將軍點點頭。

  莊小週四周看看,走兩步,低頭撿了兩隻屎殼郎,撿了兩塊石頭吹乾淨,將屎殼郎認真碾碎,遞過去,示意燕

將軍塗到患處,燕將軍稍一猶豫,便接過去塗上,讓士兵割一段布包好。

  幾個老兵探頭探腦過來。

  “屎殼郎也能治病?”

  “噁心人的吧。”

  “可憐我戰無不勝的鐵甲將軍……”

  燕將軍強忍著噁心,看到身邊士兵的笑意,內心更加火大,眼帶怒意問道:“小道士,你莫不是消遣我?”

  莊小周卻也不懼,看著他的眼睛,慢慢說:“你可以不信,但我告訴你,此症繼續醞釀,心經受損,宿疾一併發作,你的肩膀可能永遠都抬不起來了!”

  說完他點點頭,轉身打算離去。

  卻被嘎吱嘎吱的獨輪車攔住,車上橫著荒人的屍首。庒小周略一觀察,就看出情形不對,這荒人身體青黃,眼泡腫大,身上被射了三個對穿的孔,怒目圓睜望著青天。

  眼窩裡血色一片,青綠色的瞳仁已經看不見了。

  回想紅皮獨角犀的狂化,庒小周面色變得沉重。

  燕將軍也想到了什麼,湊過來若無其事般低聲道:“跟我過來,最近是有些古怪。”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土圍子。

  土壁上插著幾支火把,照得燕將軍臉色忽明忽暗,他抓起陶罐,倒了半碗水遞給庒小周,沉聲說:“你也發現不對了?往日,這些荒人也就是夜間偷些糧草馬匹,從未有如此瘋狂過,獨角犀的狂化,也有十餘年未見了。”

  庒小周盯著碗底,等渾水慢慢沉澱有些澄清,端起來抿了一口。

  “有病!”他說。

  “誰有病?”

  “那荒人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寄生,完全失去了控制,所以才有如此瘋狂的表現。在他的刺激下,獨角犀才會狂化。”

  燕將軍點點頭,抿嘴道:“如果是病的話,我把它們挫骨揚灰,撒入黑水河,該不會傳染瘟疫吧?我們可很久沒有郎中跟隊了。”

  庒小周搖搖頭,小聲說“你的刀……”

  “哈哈哈,你這屎殼郎還真是好使,我現在都覺得脖子涼颼颼的,吃東西也不感覺疼痛,小道士你還真有一套!”燕將軍忽然打斷他,爽朗地笑道。

  身後的草簾子被掀開。

  老兵孫三德探出頭來,猥瑣笑著說:“將軍,這還是一頭通天犀,割了犀角到郡府老胡家雕個物件,送給郭無疫那老兒,你也可以調回長安,回家跟嫂夫人團聚了。”

  燕將軍譏諷一笑:“郭元帥府上訪客多如過江之鯽,哪會在意我小小的邊將燕洗石,也不缺一隻通天犀角。”

  “燒了吧!”庒小周說。

  孫三德看看燕洗石燕將軍。

  燕將軍點點頭,示意他出去。

  “我的刀整日不離身,睡覺也壓在鋪下,今天突然斷掉,不知道是天意,還是人為。”燕將軍面色凝重,接著庒小周剛才的話題。

  身邊的兄弟都跟他數十年,若說有奸細,情感上自然不願意相信。

  “將軍留意觀察。”庒小周站了起來,邊往外走邊說:“流沙鎮最近也不太平,有人失蹤,有人暴斃,坊間的孩童不知道從哪學來的歌謠,人心惶惶。”

  童謠的事燕將軍知道,唱的是:

  青城空,黑水紅

  半城癲狂半城鬼,有家不能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