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三章符門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53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回味這陰森可怖的童謠,從一幫機靈可愛的總角小兒口中唱出來,燕將軍面色更加陰沉。

  其實這童謠還有最後兩句:

  祖龍死,魂未散

  漫天神佛哭蕭瑟,紙人擺滿街。

  作為一名職業軍人,見過無數生死的燕洗石對神佛之說並無好感,所以這些坊間讖語,並未放在心上,但心底還是有隱隱的不安,說不清楚。

  至於江湖傳聞劍仙符師之屬,他沒遇見過。那些修行人如果真的那麼厲害,要這些浴血搏殺的軍人做什麼,一劍千里,取了敵人首級就行了。

  正沉吟間,急急的腳步響起,草簾子被沖得七零八落。

  一名兵卒捂著脖子沖進來,嘶聲道:“將軍,孫三德瘋了!瘋狗一樣到處咬人!”

  燕洗石騰一下彈起來,抄起鐵槍,兩步竄出丈餘,沖出土圍子,只見孫三德正抱著一匹黑馬,嘴巴死死叼住馬脖子血管,呼哧呼哧冒著血沫子,雙眼赤紅,冒著瘋狂的光芒。

  幾個士兵舉著槍圍住戰馬。

  戰馬遇襲,卻不敢動彈,反倒瑟瑟發抖。

  燕洗石提槍上前,分開士兵,怒吼道:“三德!”

  回答他的是粗重的喘息,和咯咯的咬牙。

  燕洗石伸手,想要把三德拉下來,卻見孫三德詭異地回頭,噗一聲吐掉幾顆碎牙,一個猴竄,騎上燕洗石肩膀,低頭張嘴,就朝脖子咬去!

  燕洗石心頭凜然,扔槍抱腿,想把三德甩掉。

  當然無濟於事,發瘋的三德力大無窮,再也不是那個嘴賤怕死貪吃好睡一喝就醉的老兵油子。

  此刻天空雲開。

  青天上忽然飄下一張淡黃的紙。

  這黃紙三指寬,五寸長,飄飄蕩蕩下來,貼到孫三德的頭上,然後穩穩黏住,任由微風吹過,也是穩如磐石。

  孫三德安靜下來,脖子一軟,趴在燕洗石頭上。

  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兩個人,一個男子豐神俊朗,劍眉星目,手裡提著一把鎏金鞘的長劍,另一個道姑打扮的女子,也是曼妙無比,一雙妙目顧盼流轉,雖然帶著拒人千里的冷氣,仍看得士兵們眼睛都直了。

  兩人面無表情,沒有燕將軍放在眼裡。

  男子看看已經落在地上的孫三德,眼也不抬說:“這鎮神符只能堅持三個時辰,趕快燒了吧。”

  女子則轉身走向獨角犀,然後回頭道:“師兄,追風丹已經被人取了?”

  男子這才正眼看著燕洗石:“是誰?”

  他們旁若無人的態度令燕將軍有些惱怒,但畢竟救了自己,燕洗石沒好氣道:“在下隴西衛偏將燕洗石,駐守本地十餘年,不知二位……”

  女子冷臉搶白道:“你是誰不重要,誰拿了追風丹?”

  燕將軍吃了癟,梗著脖子不語。

  卻見那男子左手一撚,指尖便出現一張紅符紙,一甩,一蓬紅火射向孫三德,燕將軍起身阻攔,孫三德已經化為黑灰色。

  有風吹過,人形的灰燼散落一地。

  “你!”燕將軍勃然大怒。

  一槍刺去!

  士兵們也提槍圍過來,這二人雖然神秘可怕,但是袍澤之情,同仇敵愾,再可怕的敵人,也要戰上一場!

  “走吧師兄,這裡向青城郡,只有一條路,何必跟這些俗人計較!”女子似乎沒看到燕將軍的忽然發難,自顧說道,然後自顧走去。

  那男子漫不經心,似乎對燕將軍的暴起發難毫無覺察。

  腳下隨意一轉,燕將軍一個恍惚,對方卻到了三丈開外,暴怒之下蓄勢而發的一槍,忽然刺了空,動作太大,肩頭舊傷發作,哢塔一聲,一陣劇痛襲來。

  惱怒地扔掉鐵槍,蹲在地上,恨恨地捶地。

  士兵人呆呆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

  “神仙?”

  “妖怪?”

  “今天怎麼了,怪事這麼多!”

  庒小周走在回流沙鎮的路上。

  他走的很慢,一邊走,一邊行著拳架,師父慎虛說過,曲不離口拳不離手。

  耳邊忽然有風,是淡淡的香風。

  然後身前站了兩個人,攔住去路。

  道姑看庒小周不倫不類的道士打扮,勉強算是同門,強自擠出一絲禮貌的笑意:“小師弟,那紅皮獨角犀的追風丹是不是你拿了?”

  庒小周疑惑地看著二人,點點頭。

  “給我!”男子伸手過來。

  “為什麼?”庒小周表情更加疑惑。

  “因為我想要,讓你自己拿,是念在勉強同門,給你個臺階。”男子手按劍柄,儘量溫文爾雅,語氣卻是不屑一顧,帶著譏諷。

  “謝謝,我不需要臺階,你自己留著。”庒小周反倒笑了。

  “這荒山野嶺,我們殺了你,搶了追風丹,有誰知道,知道了又如何?”男子哼一聲。

  道姑擺擺手,制止男子繼續說下去,緩了面色道:“我是符門元老院的天下行走,那追風丹,想用來獻給長老祝壽,希望……。”

  庒小周打斷她:“我要用來救命,流沙鎮的百姓。”

  “小師弟,何必為了這些低賤的俗人,浪費珍貴的追風丹。那幫垃圾蠢貨,俗人,除了吃飯睡覺生孩子,還能幹些什麼?生的孩子也是一樣,世世代代當俗人。相信我,他們不配……”長劍已經提到胸口,男子耐著性子勸說,已經稍微帶了慍怒之意。

  “你說了,不算!”轉了個身,庒小周避開兩人,向流沙鎮繼續走去。

  “哎!連符門的臉面都不給嗎?”女子在身後急切道。

  庒小周止住步子,回頭思考了一下,笑道:“符門?”

  女子急切地點點頭。

  “哦,你姓福嗎?”庒小周歪腦袋問道,然後轉身離去。

  走兩步,又回頭大聲說:“符門要的是臉,街坊們丟的是命。”

  天下五門,符門居其一,雖然這些年沒有道門正宗那樣開枝散葉天下遍佈,但作為道門分支,自然有其底蘊,隨便拿出一件東西來,可能都是修行人夢寐以求的寶貝。

  這小子如此輕慢!

  女子好看的杏眼中也忍不住露出了怒意,抿嘴,咬著薄薄的嘴唇。

  天下行走,都是挑選門派中老成持重功底和天資優良的弟子擔任,但因為庒小周辱及師門,她便動了懲戒之心。

  事關師門顏面,就算長老們知道了,恐怕也說不出什麼。

  只見她青袖一揮,四張青符蝴蝶般蹁躚而起。

  飛到庒小周所在頭頂,佔據四角,然後,一道道青色的雨線垂下,密密麻麻,將庒小周覆蓋其中。

  庒小周渾然不覺,邁步向前走著。

  忽然就起了幻覺……

  恍惚間,時空忽然轉換,覺得自己跋涉在無邊的陰沉晦暗的曠野之中,每一步都深陷在野草沼澤,走得無比艱難。

  他頭腦中記得那一對男女。

  但是已經分不清,究竟他們是幻覺,還是自己現在正處在幻覺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