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四章世界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行走在荒野,那種艱難痛苦,反倒讓庒小周覺得自己很清醒。

  莊子化蝶。

  那莊子是我,還是蝴蝶是我,亦或蝴蝶既是莊子,而無我?

  大約就是如此。

  庒小周搖搖頭,放眼望去,曠野中烏雲低垂,一陣冷風吹過,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腳下的污水中露出一棵棵枯草,每走一步都用盡全身力氣,每走一步,都覺自己下一步無法堅持。

  氣喘如牛,額頭的汗珠滴滴摔下。

  也許現在才是真實的世界,之前所見,只不過是極大痛苦下所產生的幻象而已。

  但無論如何,不可停歇,不可昏聵。

  道書講,真亦幻來幻亦真,一念之中有真金。

  所謂三寸靈台若清淨,一丈神魂照高天。

  在那一對男女看來,莊小周正在極為艱難地進行原地踏步,動作遲緩,表情堅毅。

  但是那女子眼神中還是流露出微微的詫異。

  這小道年紀不大,修為看起來也一般,但是卻能在這“濘”字元下堅持這麼久,而且還沒有放棄,卻是少見。

  要知道,當年這一道符可是困住了數百圍攻符廬的玄甲鐵騎,那一次經過一日一夜,玄甲鐵騎人困馬乏,多一半力竭而死。

  死於想像中的窒息和冷凍。

  當然那是長老親自施法,自己這個符,威力大約有十之二三。

  但是困住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道士,倒是寶劍斬老鼠,大材小用。

  在莊小周眼中,野草荒蕪,天色鉛灰,冷風迴旋,地底下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要將他拽入地下,拖入深深的泥潭。

  困苦之際,幼時讀誦卻早已被忘記的道書反而清晰起來,一字一句出現在識海之中。

  世界微塵裡,道心寧有涯?

  黃牙白雪,龍虎相逢……

  他拋棄所有雜念,重重吐口氣,盤腿坐了下來,雙盤跏趺坐,亦名為金剛坐,破魔坐,能破一切心神雜亂,能安道心,能固真元。

  看到莊小周沉重而緩慢地盤坐。

  女子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古怪,除了殘存的詫異,還帶了一點點欣賞。

  事實上她很清楚,自己駕馭“濘”字元的極限也快要到了,面色潮紅,識海正變得昏聵渾濁。

  如果莊小周這樣硬扛著,時間到了,她也無可奈何。

  催動符陣,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識。

  所以看到莊小周能堅持這麼久,而且坐下來一副頑抗到底的樣子,她倒生出一點愛才之意。

  身邊那男子卻沒那麼好的耐心,看看師妹,揮手灑出一張兵符。

  兵符一出,殺伐四野!

  刀劍齊聚,萬物催伏!

  困境之中的莊小周,心頭不由生出一絲警兆,事實上,他耳邊已經聽到了刀劍摩擦鐵蹄奔湧之聲,沉沉欲垂的天空裡,無數騎馬舉槍的黑影似乎正在逼近,每一絲吹來的風中,都帶著刀的呻吟和弓的亢奮……

  不懷好意的窺伺……

  陰森激蕩的戰意……

  對於陣中苦苦掙扎的莊小周,這道兵符無異于澆向盆中小魚的熱油,所以道姑喝一聲不可,收了“濘”字元,並揮手擊碎了剛剛發動的兵符。

  “師兄,上天有好生之德。”女子語帶怨氣。

  男子哼了一聲,雙臂抱劍胸前,恨恨地盯著莊小周。

  身上壓力驟減,周遭變得

暖和,耳邊又聽到了鳥鳴聲與草的搖擺。

  莊小周睜開眼睛,吐納三口,輕鬆地站起來,不經意哼了一聲,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笑意,朝二人說:“這就是符門的手段?不過如此而已嘛。”

  倉啷一聲,男子手中長劍彈出半截。

  女子倒不惱怒,伸手理了理散落的長髮,示意男子一起離開,男子雖不甘願,但還是磨磨蹭蹭跟著走了,臨走前用手指點點庒小周。

  庒小周輕蔑一笑,豎起小指。

  等二人走遠了,庒小周雙腿一軟,胸口甜甜的,一道鮮血噴濺出來,直直栽倒在草地上。

  那一對男女走在前往青城郡的路上。

  男子顯然十分惱怒,但又不敢發作,嘟囔道:“一個小道士,殺了搶了就好了,何必那麼麻煩,還跌了你的身份。”

  女子淡淡道:“此人意志力之強,十分罕見,而且你看他從我符陣下脫困後若無其事,若非天才,必有名師,再說你我強人所難,有錯在先。”

  男子用鼻子無聲而笑,懶洋洋道:“天才又如何,師妹你在門中多年,見過的天才數以百計,結果呢,還不是都淪為凡人。天才需要土壤,需要積累,不是人人都能像你我,有家族的千年根基可以依仗,走自己想走的路。”

  女子點點頭,這話倒是有道理,多數人迫於世俗,朝朝暮暮為稻粱謀,終究歸於渾渾噩噩。

  轉眼想到長老的壽禮還沒有著落,秀眉微蹙,鬱鬱寡歡起來。

  男子依然絮叨:“師父說,修行之道,漫長遙遠,路上穿一條魚,烤一隻兔,踩死幾隻蟲子,傷害幾個凡人,都難以避免,師妹你多慮了……”

  莊小周伏在地上,聞著青草香味,待心跳慢下來,胸口不再刺痛,慢慢地爬起來,摸摸胸口,追風丹還在。

  他並不生氣,相反覺得慶倖。

  在活物的世界中,弱肉強食是唯一的法則,符門根深葉茂,不是目前所能對付的,那就要忍耐。

  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的事了。

  何況還有有一個糊裡糊塗的師父,自己要是真有三長兩短,老頭可就淒慘了。

  想到這裡,他拄著膝蓋站起來,向流沙鎮方向走去。

  十裡地後,遇到了一群人。

  這群來歷不明的人有七八個,扛著兵刃三三兩兩站在道旁,陰森森的眼神斜看著庒小周走來,像是盯著獵物的群狼。

  其中一個胖子拎著砍刀,走到路中央,擋住庒小周。

  他們臉上都帶著調侃的笑意,看著這個清秀略顯瘦弱的少年道士。

  胖子咳了一聲,張嘴道:“你……”

  庒小周噗一口血痰噴出,砸到胖子臉上,然後跨步擰腰,一道磅礴的力道從腳下升起,沿著腰背節節旋轉上升,從右拳噴薄而出。

  一天的怨氣與不爽,盡在這一拳中!

  砰地一聲,胖子身體飛起三尺高,直直向後而去,飛出兩丈才落到地上,哎喲一聲,必然是斷了數根骨頭。

  其他人吃了一驚,呼啦圍上來。

  其中一個壯膽道:“你也不問,上來就打!”

  庒小周這才仰頭道:“說吧,流沙鎮方圓五十裡,之前從未見過你們這些攔路毛賊。”

  “是司馬公子,說你身上有個什麼丹,要我們搶了拿回去有賞。”

  “滾蛋,再不走,把你們的蛋留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