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七章買賣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53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黑衣大漢被擊倒,其他人顯然被嚇住了。

  動了動腳,終究沒敢上前。

  莊小周走到街中央,豎起食指,朝向眾人,一字一句:“回去告訴司馬豎,這事沒完!”

  轉身,其他黑衣人畏懼地讓開一條道。

  離小院還有百余步,就聞到了煙火味。

  “又是自己做飯忘了滅火?”

  莊小周快步跑去,一推柴門,滾滾黑煙襯著火光,從慎虛的窗戶和門湧出,滿院煙霧彌漫。

  房檐下躺著母雞阿花和公雞阿寶的屍首,都被剁掉了腦袋,地上黑乎乎應該都是鮮血。

  門虛掩著。

  莊小周箭步上前撲進屋裡,慎虛癱軟在屋內,似乎已近昏迷,他急忙屏住呼吸,彎腰扛著師父跑到院裡,濃煙熏得眼睛生疼。

  被冷風一激,慎虛呻吟一聲,坐起來,抱著胸口劇烈地咳嗽起來,那樣子似乎都要將肺咳出來一樣。

  “怎麼回事?”莊小周紅著眼睛遞過水瓢,急切地問。

  慎虛喝口水,仰頭想了好久才緩緩地說:“來了幾個人,找你,說你手裡有個什麼蛋,非得找我要。我哪有啊!然後他們就打我,然後,我就不知道了……”

  莊小周明白,又是司馬公子。

  以他的勢力,在流沙鎮甚至青城郡查一個小道士,還是很容易的。

  “你是不是真的有個蛋?”

  “我有兩個!”

  “其實我也有,當年我手裡有一顆大鵬金翅鳥蛋,但是後來被人騙走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炒著吃了,大鵬金翅鳥你知道不,專門吃龍的,現在可能都絕種了……”

  “好好,知道了,天也亮了,你去我朋友那裡住幾天,我把院子收拾一下,好不好?”

  “劉桑嗎?我不去,我最討厭他,太醜。”

  “一個新朋友,比劉桑漂亮。”

  秋天的荒野上出現了一輛車。

  青榆木車輪匝著鐵箍,壓在帶著露水的淡黃淺草上,發出輕微均勻的沙沙聲,推車的正是莊小周。

  車上坐著慎虛。

  還有他的被褥衣服,以及吃飯的盆。

  有規律的輕微搖晃使得慎虛昏昏欲睡,垂著腦袋,口水流到了衣服前襟,間或他會夢囈般說一句:“我不喝酒,我喝酒會發瘋,發起瘋來自己都害怕……”

  秋天微涼,但是莊小周走出了微微的汗珠。

  直到黃昏時分,車子才走到隴西衛的營地。

  士兵們認識莊小周,忙報了燕將軍,把道士師徒請進了土圍子。

  燕洗石臉頰上的癤子已經完全消失了,人顯得不再那麼焦躁和腫脹,他看著慎虛沉默了一會,問道:“這是何意?”

  “我去辦件事,幫我照看下師父。”莊小周語氣理所當然,完全不是求人的樣子。

  “這是軍營,不是養老的悲田院。”

  “我救過你。”

  “我們天天都在刀尖上,沒准哪天就全軍覆沒了。”

  “我救過你。”

  “軍隊也沒有太多餘糧!”

  “我救過你。”

  “危機關頭,我可騰不出手保護他。”

  “他武功比我強。”

  “那還被打成這熊樣?”燕洗石雙手互握,撐著下巴,看著慎虛的傷口說。

  “老人家有時犯糊塗而已,你們有什麼病也可以找他看。”說完莊小周拎起桌邊的一張硬弓,試了試力道,提著走了出去。

  “軍中兵器,私藏是死罪!”燕洗石喊道。

  “莊小周,你個逆徒,把我賣給這幫臭丘八了嗎?”見徒弟離開,慎虛忽然喊道。

  從隴西衛到流沙鎮再到青城郡,一般需要兩天的路程,但是莊小周只用了一夜。

  拂曉時分,遞了路引,趕上第一批入城。

  先找了一家客棧住下,吃飽喝足,沉沉睡了一覺。

  晌午時分起來,到整個青城郡最大的珍寶交易場,麟角閣。

  莊小周打扮整潔而土氣,但是麟角閣的前臺掌櫃卻沒有任何怠慢,忙不迭迎他進去,香茗伺候,然後坐在對面,笑眯眯看著莊小周的眼睛,問道:“道長,是照顧生意,還是有寶貝讓小的開眼?”

  莊小周抿了一口茶,掏出一塊破布,打開拿出追風丹。

  掌櫃的接過這顆不起眼的珠子,右眼戴上厚厚的水晶鏡,越看面色越凝重。

  “請大掌櫃!”他揮手招呼帳房。

  大掌櫃白白胖胖,眯縫眼,端著紫砂壺慢悠悠出來,一臉吃飽飯想要睡覺的疲倦。

  “多大的玩意,還得找我!”他嘟囔著,一邊剔牙。

  前臺掌櫃遞過珠子。

  大掌櫃用拇指和食指撚住,湊到窗口去看,陽光照射下,紅色的珠子表面似乎有波光流轉,定睛去瞧,卻是一道細微的紅色旋風,帶著隱約水汽,將整個珠子包裹起來。

  亦動亦靜,時大時小。

  餘光裡,它在轉動,定睛看,卻一動不動。

  似乎是一個活物一般。

  “追……風丹?”大掌櫃的眼睛陡然睜大,白臉脹紅了。

  他狐疑地看看莊小周。

  這些年,隨著荒人向西邊進一步遷徙,以及邊境局勢的緊張,大唐邊民與荒人之間的黑市交易越來越少,追風丹已經成了傳說中的物件,有市無價,整個青城郡存貨大約不過三顆,都還是在豪強大戶手中。

  獨角犀要長到五十歲以上,才會結丹。

  而要極度狂化時候的獨角犀,才能生成紅色的追風丹。

  誰能降服狂化的獨角犀呢?

  大掌櫃見過無數撥人馬,揚言進大青山獵取獨角犀,不是無功而返,就是命喪荒林。

  可以說,這一顆丹可以將櫃檯裡的所有物件都換走。

  也許還不夠。

  哦,當然不夠。

  “道長這是……要割愛?”大掌櫃小心翼翼走過來,放下茶壺,椅子上坐了半個屁股,雙手擺在膝蓋上,挺直腰杆,笑得眼睛又看不見了。

  莊小周拿回珠子,點點頭。

  “您看……”大掌櫃又小意打探。

  “家裡有事,急用錢,你放出消息去,賣個好價錢,好處少不了。”看大掌櫃的神情,莊小周才明白,這追風丹的市價肯定不低。

  在他眼裡,那就是藥而已。

  沒有多餘的話,拒絕了麟角閣安排吃喝玩樂的懇請,莊小周告辭。

  兩位掌櫃垂手送到門口,遠遠直到望不見莊小周的身影,這才走回來掏出手帕擦擦汗。

  “快放出消息去,這單生意必須做成。”大掌櫃吩咐。

  “對,不掙錢也要做成。”前臺掌櫃點頭。

  大掌櫃贊許地看他一眼。

  追風丹啊,必將引起轟動,別說青城郡了,很快,整個大唐都該知道麟角閣了,長安城的權貴們,還不搶瘋了!

  “要不要跟蹤?”前臺掌櫃問。

  大掌櫃搖搖頭,手握追風丹的主,而且很隨意地用破布包著揣在胸口,可不是一般人,惹惱了肯定有麻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