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九章供奉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6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那是一支箭嗎?”劉桑往額頭塗著香油,問庒小周。

  庒小周點點頭,沉吟道:“我要是猜得不錯,應該是弓人,沒想到小小太守府內,還隱藏著這樣的高手。”

  “我覺得不像,誰能把箭射得這樣快?除非有猛虎,不對,除非有傳說中的神龍之力。”劉桑額頭受痛,齜牙咧嘴地搖頭。

  “你我做不到,別人未必做不到,在邊境西北,有一個很小的遊牧部落,世代相傳密咒神符,作用於弓箭之上,可以射箭千里,速度並不下於閃電,就是所謂弓人。我還一直以為是傳說。”庒小周解釋。

  劉桑洗把臉,回衙門去睡。

  庒小周輾轉許久,念頭此起彼伏,黑暗的虛空中似乎遍滿羅刹惡鬼,張弓以待,引而不發。

  太守府內,李涯靠在太師椅上,閉目沉思,似乎是被虎頭熏籠裡升起的細細一道月麟香熏睡著了,許久之後,才輕聲道:“說吧,昨晚你看到的。”

  一直立在一旁的一個矮壯奴僕欠了欠身子,也輕聲道:“共有兩人,來意不明,但肯定不是小賊,翻牆的時機與位置,都是守衛薄弱之處。我不得已出箭警示,並未殺人。”

  李涯點點頭,沉聲說道:“我剛來這裡,而且朝中並無宿敵。”

  奴僕接話說:“那就是找司馬豎的。”

  李涯歎了口氣。

  這一個月,自從司馬豎住過來,已經是第三次了,有這奴僕和司馬家的老供奉,自然無恙,但是老百姓怎麼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吃飯時蒼蠅飛來飛去,很煩人。

  李涯聽著隔壁斷斷續續的琴響,心想按司馬豎這些天在青城郡造的孽,有一百個腦袋也不經砍。

  但他是司馬家的人,所以就完全沒事,即便自己明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只能裝聾作啞。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這裡再捱上一兩年,就應該回長安了,老師那邊需要人,畢竟大戰在即。

  “傳話去吧,讓我清靜清靜。”李涯疲倦地揮揮手。

  司馬豎剛吃過早餐,正在品茶。

  小地方的蟹黃湯包,味道確實欠點。

  早餐吃不好,一天都不會有精神,不過好在老供奉帶回消息說,那顆追風丹還沒有易手,守著麟角樓,總會拿到的。

  不管是買還是搶。

  慕容師妹一笑,可比什麼都珍貴。

  師妹也是有意思,早搶了那個小道士,何必繞這麼大一個彎子。

  總之,還算是不賴的一天。

  這時老供奉進來了,附過身耳語幾句。

  司馬豎臉色一緊,俊俏的眉宇間露出一絲冷意,翹起腿躺到椅子上,摸著手上的深藍色扳指笑道:“說得客氣,為我安全考慮,搬到振威校尉府上。還不是嫌我煩,要趕我走!”

  自己生了會悶氣,又自言自語道:“不過我這一輩子,就不怕人討厭我,天下人都來打我罵我唾棄我,那才有意思呢。”

  司馬豎有足夠的自信。

  他不信這青城郡的水能有多深,有什麼狠角色能和自己對抗,相反,他倒是覺得這件事越來越有趣

  一帆風順帶了軍功和美人回去,何其無聊也。

  想到這裡,對老供奉道:“傳話下去,明天去望湖樓吃飯。”

  望湖樓的飯並不好吃。

  但是很貴。

  所以很多人就願意去吃,與

其說是吃飯,不如說是吃面。

  面就是臉,為臉掏錢,喜聞樂見。

  青城郡一百個人中,大概只有三五個吃過望湖樓,那裡一桌最簡單的素菜需要六十兩銀子。

  司馬豎面對著價值八百兩的三個菜,緊皺眉頭,對身邊的供奉道:“你坐下嘗嘗,我總覺得差點意思。”

  供奉夾了一筷子,皺眉細細品了,回道:“這裡不比梅嶺,這尺許長的紫蝦很難活著運過來,廚師烹飪時,已失了些水分和彈性,再加上這廚師可能是北人,手段生硬了些。”

  司馬豎點點頭,端起酒杯和老奴碰一下,一飲而盡。

  老奴飲下酒後,輕輕呼吸一口,然後右手扶住桌子,左手抓住司馬澹的右手,片刻後又放開,二人繼續默默吃菜。

  片刻之後,那老奴忽然憑空消失,司馬公子一口菜還沒夾到嘴裡,他又出現了。

  他們在二樓,窗戶洞開。

  然後樓下傳來驚恐的尖叫和車馬狂奔的聲音,幾個人在街上走著,忽然就被切成了幾塊,光天化日,但沒人看到兇手。

  司馬豎皺眉道:“何必,挺開心的一天。”

  供奉答道:“那人肯定跑了,殺雞,儆猴。”

  “嗯,這是一座對我充滿惡意的城市。”司馬豎又吃了一口鯨脂凍,拿筷子示意老供奉一起來吃,繼續道:“沒關係,你喜歡就好。”

  庒小周和劉桑正在距離望湖樓足有五裡遠的地方,坐在一處野茶攤,大眼看小眼,喝著早已淡如清水的茶。

  劉桑還是覺得心跳有點快。

  早飯後,安插下去的兩個不良人來報,司馬豎要去望湖樓吃飯。

  庒小周提前潛進廚房,灑下一滴無色無味的藥,隨後即刻離開,在對面飯館找個臨窗的位子,劉桑帶了兩個不良人在街角巡邏。

  他們沒料到,那供奉只吃了一口,就覺出有異,很隨意地化解了那種洛陽號稱賣到三十兩一滴的修羅散。

  幫司馬公子化解了毒。

  甚至瞬間逼出了菜裡的餘毒。

  為表懲戒,老供奉刹那間從二樓窗戶遁形到大街上,又隨意殺了兩個路人。

  開窗,跳下,殺人,回去。

  一個呼吸的時間都不到。

  在劉桑眼裡,那兩個人在路上走著走著,忽然就散成了幾塊,好似被幾根無比鋒利的隱形的絲線切割。

  庒小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在他看來,那是一團光。

  老供奉這個平淡無奇略顯猥瑣的老人,全身淹沒在璀璨的紫金色的光芒,在街上隨意遊走,飛行,那種神奇的光芒的能量,是庒小周在任何人身上所未曾見過的。

  光有多快,他就有多快。

  光有多閃爍,他就有多少耀眼。

  滿街芸芸眾生,卻是熟視無睹,所以庒小周認為這一定是幻覺,是的,一定是幻覺,自己看來確實被嚇壞了。

  街上行人因殺人而忙亂,兩人趁機攔了一輛馬車,一路遠走。

  劉桑抱著膝蓋靠在茶棚柱子上,語調低沉:“那老王八是不是人?”

  “是人。”庒小周回答。

  劉桑不說話了。

  庒小周繼續悠悠地說:“但是,師父經常把先賢蕭鳳奇的一句話掛在嘴上:有時候,人和人的差別,比人和狗的差別還要大。”

  “那我們就是狗嘍?”

  “狗也可以咬死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