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十一章朵頤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35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歸龍湖雖然名為湖,但是另一邊連接著迷離詭譎的雲夢大澤,不知南去有多少裡,所以其浩浩蕩蕩,如海一般。

  數百年前,太祖賓天,是夜大青山崩塌,青城郡地裂,地陷不知幾十裡深,一夜之間,湖水灌滿。聖上繼位後,深感大青山神靈感應,為太祖辭世哀慟而崩塌,所以賜名為歸龍湖。

  湖心有廳,名為看雪。

  冬天每有落雪,煙波浩渺湖上,飄飄灑灑,風卷大雪鋪天蓋地,白茫茫宇宙混沌。身著貂裘,懷中擁爐,美酒在側,三五人在廳中賞雪賦詩,是青城郡雅人的樂事。

  初秋時節,並無遊人。

  而且今天不良帥有令,湖心亭命案,封閉入口,所有無關人等不得靠近。

  黃滔天把手攏在袖子裡,畏畏縮縮走下軟轎,吸著鼻子裡半垂的鼻涕,皺眉道:“這裡寒意太重,荒涼不堪,桑帥你該不是要害我小命吧?”

  劉桑徑直往看雪亭去,話音透過薄霧傳來:“取你性命還需要這麼麻煩?”

  莊小周提著一件不良人大氅,順勢給黃滔天披上。

  看雪亭已經提前收拾乾淨,三把椅子,一筷一碟,一張六尺長四尺寬的桌子,桌上放著一塊黑黝黝的石頭,石頭中間凹陷下去,空空如也。

  黃滔天坐下,結實的酸枝木椅低沉地呻吟一聲。

  “吃什麼?”他問。

  劉桑不回答,走出亭子來到臺階邊,臨水而站,從腰裡摸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奮力向天空甩去,只見一道橘色的弧線向天空射去,伴隨著淒厲的哨聲,白茫茫霧中綻開一朵金色蓮花。

  這是不良人在外辦事聯絡用的焚天雷。

  一雷焚天,千呼百應。

  黃滔天張嘴呆呆看著這一切,不知道劉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沒多久,隱約欸乃之聲傳來,氤氳霧氣中滑出一條小舟,一個略顯瘦弱的身影輕輕地搖著櫓,從一片白茫茫中走來。

  未幾,小船近岸,漁家從船尾水中拖出一個油紙袋子,雙手抱起,奮力扔向劉桑。

  劉桑接了油紙袋子,一刻不敢耽擱,快步走回亭內放於桌上,油紙帶內不知道什麼東西,還在一抖一抖動彈著。

  然後劉桑從桌下櫃子裡拿出幾個小罐,一把大刀。

  刀很大,半尺寬。

  雪白如霜,照得人面目清晰,眉毛一根根歷歷分明。

  黃滔天開始舔舌頭了,因為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桌上的黑石頭是名滿天下的黑水沉石,只有在最頂尖的大廚手裡才有,用做涼碟,任何平凡的菜色都會平添風味。

  這把刀叫大晃白,亦是天下罕有的廚具,常人根本無法駕馭。

  此時那漁夫已經走進了亭子,解了蓑衣,摘下斗笠,卻是個束起頭髮的清麗姑娘,額頭開闊,眉目如青山綠水,一雙大眼睛黑白分明,不笑時英氣勃勃,微微一抿嘴,卻又流露三分嫵媚。

  莊小周和劉桑一起拱手:“有勞!”

  姑娘不說話,慢慢卷起袖子,提起油紙袋子拆開,從裡面拎出一條大眼魚來,這魚扁平厚實,力氣十足,碩大的尾巴蒲扇般一扇一扇,黃滔天覺得涼風陣陣,忍不住緊了緊衣服。

  姑娘輕叱一聲

,雪白的柔荑在魚背拂過,那魚立刻癱軟,尾巴倒垂下來一動不動。

  將魚扔到黑水沉石的凹槽裡。

  但見白光閃閃,刀影閃爍,姑娘如何破魚如何剔肉如何擺碟,黃滔天根本都未看清,眼前千峰翠瓷碟裡,多了五塊粉色的魚肉。

  粉的晶瑩,白的通透。

  無風,但是似乎顫巍巍搖晃晃,一抹水色將要流下。

  姑娘拿起一個小罐,往魚肉上灑下青鹽,粗鹽,每塊肉上正好三粒。

  然後退到一旁,伸手笑道:“請!”

  黃滔天怕死怕病怕冷怕熱怕風怕雨,所以從不吃生冷之物,但是面對如此美貌的女子和神一般的廚具,早已神魂顛倒,不由自主抓起筷子,夾了一塊魚肉,放進嘴巴裡。

  涼涼的魚脂在舌尖溶化,次第綻開。

  然後是鹽,青鹽產自吳郡,本身帶澀,但是恰到好處地攔住了油膩。

  微澀之後,魚肉的清甜噴薄而出,從牙齒直通鼻腔。黃滔天的舌尖已經不聽指揮,不斷地向深處尋覓,如同山中久渴的旅人,噗通跳進清泉之中,肆意翻滾,滿心水色。

  吃完一塊,他閉上眼睛。

  第二塊,第三塊……

  每一塊都有不同的感觸,甜,鮮,香,辛,麻。

  而且都是恰到好處,不多不少。

  吃完五塊,黃滔天閉上眼睛,將頭埋在手掌間,撐在桌子許久,湖風吹動,他也沒覺得冷,一動不動。

  許久之後,方才睜開眼睛。

  “這是什麼魚,你是什麼人?”他問,眼睛竟然有些微紅。

  “皇魚。”姑娘回答。

  “還能再吃一塊不?”

  “不能,時辰已過,魚肉已老,精華已取,必須扔掉了。”姑娘認真答道。

  “我三歲的時候,吃過一次,那時我的祖母還在,家裡賓客盈門,天天笙歌燕舞。有一個黃昏,我的祖母悄悄把我帶到廚房,一個老頭遞過來幾片冰冷的魚肉,我吃了,嘴巴三天都好像空的一樣,別的味道都留不住。”黃滔天直直盯著遠處的湖面,若有所思說道。

  打開話匣子,黃滔天就止不住了。

  五歲,祖父陷入党爭,被彈劾告老。

  十歲,父母失蹤。

  十五歲,堂兄弟意外致殘。

  “眼見我起高樓,眼見我宴賓客,眼見樓塌人散了,眼見我孑然一身浪蕩江湖……”黃滔天敲著筷子,唱了起來。

  然後,他搓了搓胖臉,露出笑容道:“桑帥這一頓,值!”

  劉桑笑了:“那就幹活吧。”

  庒小周問:“黃先生這佈陣的手藝,是家傳還是投師?”

  黃滔天搓搓手:“家傳。我祖上便是靠著這手藝輔佐太祖,平定天下。到我這一輩不成才,只剩下十之四五吧,但是整個青城郡,知道我有這手藝的,不過一手之數。”

  “黃先生低調!”庒小周贊道。

  “除了祖父,我們家手藝最好的就是二叔,甚至隱隱有青出於藍的趨勢,多少人萬金難求我二叔一句指點。後來,長安有王爺秘密請他參謀,二叔嚴詞拒絕。”

  “甚有風骨。”庒小周由衷讚歎。

  黃滔天點點頭:“嗯,後來,死得他媽老慘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