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十二章計算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江湖術就是江湖術,可以奪天下,不可以治天下。

  黃國公以一身異術助太祖問鼎大寶,狡兔走狗高鳥良弓的道理他是懂的,所以一旦遭到彈劾,立時辭官返鄉,隱居青城。

  帝王家最是厭惡江湖術。

  但許是天意,黃滔天二叔鋒芒太過顯露,家族終究凋零。

  所以黃滔天是個聰明人,放浪形骸隱居花街柳巷,乃大隱隱于市,藏拙不露,得以安然度世。

  唯其無用,可得天年。

  吃完東西。

  小姑娘將廚具在湖水中洗淨,魚骨剩肉扔了,向劉桑一點頭:“師兄,我先去了。”

  披蓑戴笠,跳上小船,又消失在茫茫湖面。

  黃滔天問:“她到底是誰?”

  劉桑看著小船劃過漸漸消失的水痕,微笑著說:“計春曉,我師妹。”

  黃滔天頓時激動起來,手舞足蹈語無倫次,指著劉桑:“是那個,是那個計……。”

  “是的,我師父,廚神計天工的女兒。”劉桑一挑眉毛,點點頭。

  回桃花塢的路上,黃滔天的嘴巴都沒有合上。

  莊小周和劉桑走在軟轎後面遠處。

  “這一頓不簡單。”莊小周說。

  劉桑呵呵一笑,說:“廚藝有三重境界,其一在味,滿足口腹之欲;其二在境,使得賞心悅目;其三在心,令其刻骨銘心。我師妹這一道五行銷魂魚,我學不來,一擊誅心,例無虛發。”

  回到桃花塢坐定。

  三人依舊是上午的位置。

  “對方有多高?”黃滔天問。

  “比你想像的還高。”莊小周答。

  “那就布一個大局,打蛇要打七寸,不死必然反噬,我們都不得安生。”黃滔天仰頭看著字畫,繼續說:“給我一張青城郡行軍圖,那個精細。”

  劉桑沒說話,從懷裡掏了出來。

  黃滔天站起來說:“請二位在門口等待。”

  莊小周和劉桑坐在暖玉閣門口。

  屋裡傳來簌簌翻紙的聲音,然後是叮噹算盤聲,一開始是稀疏的幾下,然後漸漸密集,再後來,算盤聲劈裡啪啦響成一片,如暴雨,如山洪,如瀑布。

  仿佛同時有數十個帳房在屋裡同時計算。

  這密集的算盤聲持續了約有半個時辰,消停下來,又是翻紙聲。

  歎息聲,喃喃自語聲。

  最後,門被拉開,黃滔天整個人披頭散髮,光著上身,赤足站在地上,腳邊的汗水滴落形成一個環形。

  整個人似乎小了一圈,但是眼神亢奮,全然不像那個怕冷的胖子。

  青城郡行軍圖上,畫了很多紅點。

  “老了!”黃滔天扶著桌子歎息。

  “你老了才好,省得姑娘們天天去衙門找我們,告你折騰她們。”劉桑笑嘻嘻在他水桶般的腰上摸了一把,卻摸了一手汗。

  莊小周閒暇讀經,知道佈陣是門要求極高的手藝,需要綜合考慮地理,天時,物件等各種元素,進行極為龐雜的推演計算。

  這其中最考驗陣師的,便是陣法的簡易程度與威力。

  大師可以用幾根枯竹困百萬兵馬,普通陣師斷然做不到。

  關鍵在對天地元氣的感應。

  在那存乎一心的應用。

  黃滔天拿出一張大紙,寫著陣法所需物件,安置時間以及開啟方法,將做了標記的行軍圖還給劉桑,閉目養神。

  片刻功夫,就傳來沉重的鼾聲。

  老供奉又去了一趟麟角閣,但是追風丹的主人還沒露面。

  馬校尉的手下也是磨磨蹭蹭,交代的事情一直沒有辦好。

  這讓司馬豎心情很糟糕。

  每當這個時候百無聊賴,他就想去聽曲兒。

  桃花塢不能去,魚龍混雜嘴巴大,讓慕容師妹知道了要壞事。春桃苑是官辦的,而且都知道姑娘們賣藝不賣身。

  小桃是春桃苑的頭牌。

  眼波如水,青絲似綢,櫻桃小嘴,欲拒還迎,最要緊,這可人兒那嗓音,閉目細細聆聽,好像有一隻貓臥在胸口,輕輕地撓著你的心。

  呼!

  司馬豎長出一口氣,晃晃腦袋,到二樓上,換上一副笑臉。

  小桃姑娘應該已經梳洗打扮完畢,懷抱琵琶等著了。

  畢竟每次二百兩,可不是一筆小錢。

  推開門,司馬公子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小桃在,小桃也在唱歌,但是還有一個留著三綹鬍鬚的清秀文士坐在一側,雙手摩挲著茶杯,閉目聽曲。

  小桃的嗓音略帶沙啞,如貓挑逗。

  只是,那只貓今天臥在別的男人身上。

  中年文士聽到門響,扭頭看看司馬豎,卻是太守李涯。

  李涯沒理司馬豎,繼續閉目聽曲,小桃卻有些遲疑,畢竟往常這個時候,都是司馬豎坐在這裡。

  “繼續唱……”李涯沒有睜眼。

  小桃撥了兩聲,散亂乾枯,似乎是《菩薩蠻·晴翠接荒城》,卻不成曲調,不忍卒聽。

  琵琶通心意,心亂,就不能成曲。

  司馬豎盯著李涯,鼻息逐漸變得粗重。

  “連我也要殺嗎?”李涯睜開眼,面無表情問道。

  “你一個小小從四品文官,螞蚱大小,殺了又如何?”司馬豎狠聲道。

  “你一個浪蕩公子,離開家世,一無是處,有何資格在這裡辱駡脅迫朝廷命官!”李涯一拍桌子站起來,把小桃嚇了一跳。

  “彈《青玉案·春愁鬼啾啾》!”李涯背手走到窗邊,看著樓下的街市。

  如泣如訴的聲響從小桃手中流淌出來。

  嗚咽低沉,荒野鬼哭,似有萬千冤魂行走在暗夜,摸索前行。

  沒有一絲光明,沒有一絲希望。

  但有滿腹冤屈,哭救無助……

  “你聽出了什麼?”李涯語氣很冷。

  “直說吧!”司馬豎哼了一聲,隱約知道是什麼事。

  “你做的那些醜事,青城郡官場上心知肚明,我想忍一忍罷了,不料你愈加過分,忝為本地父母官,看著你整村屠戮百姓,殺良冒功,我內心是何感受?”李涯一字一句,語調毫無起伏。

  “你能如何?”

  “趕盡殺絕,傷人害命,必然會遭天譴,勸你一句,天道好輪回。”

  “好好回去讀你的聖賢書吧,我司馬豎一生行事隨心所欲,還需要向你解釋?”

  李涯回身,死死地盯著司馬豎,忽然露出白牙,咧嘴詭異地笑了。

  司馬豎大驚。

  在腰間一摸,手裡多了一張黃紙符,運力撕裂。

  刹那間,他身邊多了一個身材略微佝僂的灰衣老人,面沉如水,目光硬如尖刺,整個屋子的空氣變得粘稠,時間也仿佛停滯。

  小桃咕咚一聲昏倒,琵琶落地,吧嗒弦斷。

  李涯哼了一聲,背身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