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十九章眼鏡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0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丹爐峰的賭局還在進行。

  年輕人翹首望著氣泡,性急的半張著嘴巴,沉穩的則屏住呼吸,緊緊盯著氣泡上略帶扭曲的庒小周的影子。

  終於,線香扭曲的灰色部分跌落摔斷,燒到了尾部。

  最後一點紅光消失在爐灰中。

  一炷香滿。

  庒小周還站著,只是閉上了雙眼。

  “看看看……,不行了,下一步就要經脈乾枯死掉了!”

  “害我損失一百兩,唉……”

  “還是我有遠見,賭他能熬得久一點,佩服我自己。”

  面紗姑娘的瓜子也不吃了,好奇地盯著氣泡,秀眉微蹙,想看看這個少年有什麼能耐,竟然還站著。

  “我天,竟然睜開了眼睛!”

  一個弟子失聲大叫了出來,眾人急忙注目,卻見氣泡上的庒小周竟然張開了雙目,面色赤紅,瞳孔像是要滴出血來。

  庒小周專心致志,用了那封閉經絡的法門,神識逐漸變得清涼。

  那些赤紅的火蛇慢慢行動遲緩,最終,只在體表微微蠕動,掉落地面。庒小周睜開血紅雙目,盯著左立人。

  經脈漸隔絕,神識正清明。

  禦符必須要心神堅毅。

  眼見庒小周回過神來,左立心慌意亂,神識動盪,火符的威力又減了三分。

  熱量將汗水蒸發,庒小周全身籠罩在白茫茫水汽中。

  向前走了一步!

  左立人大驚,心知火符已破,耷拉著左臂,右手拖劍,奪門而逃。

  庒小周墊腳向前,一步就趕了上去,揪住左立人長頭髮,一把將其後仰拉翻,這廝腦袋咣當敲在地上,一歪脖子昏了。

  捏住脖子拎起來,扛到肩上,走出廟門。

  沉默,深深的沉默。

  沉默到有點尷尬。

  氣泡上的畫面已經消失,因為左立人昏迷,鏡照符無法運轉。

  但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最後的畫面——左立像個灰狗一樣被拉翻在地,腦袋重重砸在地上。

  面紗姑娘伸手,黑隨從接了紙袋子。

  然後姑娘站起來,哈哈仰天大笑,豪邁道:“哎呀,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大跌眼鏡吧孩兒們!”

  然後轉過頭來,杏眼圓睜。

  “雷鏟,收錢!”

  黑隨從便提了牛皮大袋子,上去挨個收銀子,無人敢賴帳。只能嘟囔著哀怨不息。

  輸了錢,人群慢慢就散了。

  忽然面紗姑娘拉住一個白麵小道,滿面狐疑問道:“你們那左師兄出了丹爐峰,去做什麼勾當?”

  小道一聽,頓時沒了賭錢時的輕鬆,急急擺手說不知道不知道,縮著身子急急離去。

  其他弟子也迅速散去。

  面紗姑娘覺得無聊,便招呼雷鏟上峰頂去看花,走出大殿,嘀咕了一句:“這小子倒是有點意思。”

  庒小周扛起這沒幾斤的妖道,向大青山方向去。

  此地離燕洗石的隴西衛不遠,正好過去看一眼師父。

  天上的青色又淡了幾分,偶爾有幾點白星在雲朵後閃爍,走在草甸之上,遠處的大青山冷冽肅穆,巨人一般盤踞在地平線的盡頭,自有一道威壓與殺氣沖向天際。

  晌午時分,到達隴西衛。

  進了土圍子,燕洗

石不在,床上躺著一個咿咿呀呀亂叫的瘦老頭,聽聲音正是慎虛,身邊站著三四個大漢,俯身在用力按壓。

  庒小周心驚肉跳,喝了一聲。

  大漢們急忙住手,卻見慎虛坐起來,抱怨道:“快按呀,偷什麼懶!”

  “師父!”庒小周叫他。

  慎虛睡眼惺忪,看到這寶貝徒弟還扛了人形的東西回來,大驚失色道:“我們修道之人,首重色戒,你該不是把誰家的大姑娘……”

  庒小周擦擦汗,呸了一聲說:“想多了,我給你帶來個同道好友!”

  “好了你們去吧,晚上再來按摩。”慎虛揮手打發走了大漢們。

  “你過得不錯啊!”

  “當然,為師在哪裡都是人中龍鳳。”

  趁著老道這會神志清醒,莊小周把這幾天的事講了,然後問老道在這兵營是否習慣。

  老道卻不回答,低頭想了一會,問道:“你那追風丹沒被人搶走吧?”

  莊小周搖搖頭,從懷裡掏了出來。

  慎虛自床下拉出一個木盒子,自言自語道:“這些天沒事,我上山采了些草藥,加上追風丹,就可以醫治這些風痹之人了。”

  “這裡也有?”

  “和流沙鎮的百姓一樣。”

  拿了追風丹,慎虛從行李裡掏出銅鍋,雙手一抹,追風丹便化作細微粉末,混合在草藥中,三種火候熬制七日,凝成黑膏,貼在病人後腰,就可拔出體內風毒,免除下肢的麻痹抽搐之症。

  “這些風痹的病原是什麼?”莊小周問慎虛。

  慎虛抬頭無辜地看看他。

  這是師徒之間的暗語——你問我我問誰?

  忽然火把搖曳,是有人大力掀動草簾子——燕洗石巡營歸來,從兵卒那裡得知莊小周來了,不禁喜形於色。

  “你可來了,快把人接走吧!”燕洗石進來第一句話,就是要趕人。

  莊小周回答說:“快給我搞點吃的。”

  慎虛渾似事不關己,依然默默切藥。

  燕洗石歎口氣,從土台上端了個粗瓷碗過來,重重放到莊小周面前。

  碗裡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帶著一股淡淡的酸臭味。

  莊小周皺眉道:“什麼東西?”

  “野菜團子,就這,天冷後,可能很快就沒了。”燕洗石坐下來,掩飾不住滿臉的疲憊,眼睛佈滿血絲,軍裝盔甲依然乾淨,卻似乎寬大了一圈。

  “你們不是……”

  “別問了,糧草吃緊,一個月前我就差人去找節度使郭無疫,至今未歸。”

  “路程多遠?”

  “來回半月。”

  莊小周吃了半個菜團子就放下了筷子,委實難以下嚥,喉嚨刺痛,舌尖發麻,想是野菜餘毒沒有除盡。

  “你還吃不?”燕洗石問。

  莊小周搖搖頭。

  燕洗石擦擦手,三根指頭拈起鬆軟的半個菜團,放進嘴裡,慢慢吃掉,然後笑笑:“敬惜糧食。”

  慎虛切完藥,默默地從草藥箱下面翻出一塊面餅,扔給燕洗石,幽幽地說:“知道你一天沒吃,壓箱底的。”

  那餅已經幹透不知幾天,堅如磚石,拿在手上沉甸甸的。

  “你還有這個?”莊小周問。

  慎虛神秘一笑:“他們孝敬的。”自然指的是那些兵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