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一章綠籬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3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符門丹爐峰高一萬四千仞,常年隱於雲霧之間,唯有一條小道曲折蜿蜒上行,中間更有數道符陣阻隔,若非門人帶路,一般人走不到十分之一,就會迷失在萬重青山的荒原莽林之中。

  大青山東麓,有一條幽深小徑,正是登上丹爐峰的入口。

  小徑邊上有個酒館,酒館的旗子破敗不堪,不知道掛了幾十年,酒的口味也永遠是那幾種,酒館的掌櫃胖胖的,很老,老到不會算帳,也沒人能想起他哪一年開的店。

  酒館生意很差,所以幾隻無聊的蒼蠅就一直圍著唯一的一桌客人轉悠,嗡嗡飛,很煩人。

  一個小公子靠著巨大的木椅,打著哈欠,金絲繡靴翹在桌子上。

  桌上兩盤素菜,一壺陳酒。

  兩隻蒼蠅繞圈飛行,堪堪將要落到菜盤上去,小公子忽然大喝一聲:“雷鏟!”

  對面椅子上虎視眈眈的黑隨從牛眼一瞪,吐出一條三尺長的紅色舌頭,嗖嗖粘走了兩隻蒼蠅,捲進嘴裡,吧唧吧唧吃了。

  小公子用筷子挑起一根蕨菜,看著雷鏟羡慕地說:“你可好,還開了葷!”

  雷鏟鼻孔聳動,憨厚一笑。

  這小公子,正是丹爐峰上吃瓜子的少女。

  下山來已經摘了面紗,露出微翹小巧的鼻子,秀氣的嘴巴弧形柔美,眉如遠山黛痕,眼若點漆藏海,眨眼時星芒閃爍,無端讓人感覺極為舒服,一抿嘴,淺淺的梨渦若隱若現,但凡遇見,都想要多看幾眼。

  更有那沒見識的老嫗老翁,有時便湊過來,看看這小公子是不是畫中人,有一次甚至被一個賣炭老嫗捏一把粉臉,留下數道黑印。

  曾被嬌小姐載滿金銀百里追親。

  曾被那不良嗜好的富戶圍追堵截。

  所以在人多的地方,她都要戴上面紗,免得惹事。

  現在下山,為行走方便,則作了男子打扮,青衣短打,幹練清爽。

  “湊合吃點吧,小……老大!”被姑娘一瞪,雷鏟急忙改口。

  不願意被人叫小姐,她說那是罵人的,讓隨從叫她老大,雷鏟總是難以適應。

  小公子強忍著青菜的草味,吃了半碗飯,推開碗筷,向門口望去,一邊自語道:“墨非怎麼還沒來?”

  正說著,門外忽然傳來劈裡啪啦的聲響。

  靠近路邊的幾顆人腿粗的松柏忽然劇烈搖晃,驚起無數鳥雀,嘰嘰喳喳飛走,卻又盤旋一圈繞回來,想是放不下巢裡深秋的最後一窩蛋。

  所幸松柏搖晃之後,終於靜止,只不過是歪斜的。

  兩樹之間,站著一個巨大的動物,黑眼圈,耳朵四肢也是黑色,大肚子白白的,腦袋有磨盤大小,兩掌大過酒罈,左右各撐著一棵樹,硬生生將靠的很近的兩棵樹扒開,站在中間。

  此物雖然巨大,卻也憨態可掬,黑眼珠圓溜溜四處打量,十分可愛。

  小公子站起來,嬌笑道:“我就知道,墨非最守時了!”

  墨非即是她的坐騎,食鐵獸。

  看到墨非,也不吃飯了,小公子跳上食鐵巨獸的背,抓住脖子上的硬鬃毛,喊一聲出發,墨非便急速奔跑起來,雷鏟在後面跟著,速度也是不慢。

  雷鏟一邊跑一邊喊道:“老大,我們好像

沒給飯錢。”

  小公子目視前方專心駕馭,大聲說:“飯那麼難吃,他哪好意思要錢!”

  酒館的老掌櫃收拾了碗筷,出門望了一眼。

  待食鐵獸揚起的灰塵完全塵埃落定,酒館後院裡出來兩個符門弟子,松了一口氣的樣子,招呼老掌櫃上酒炒菜。

  一個問:“那誰呀,把你嚇得不敢出來。”

  一個答:“惹不起躲得起。劍城城主尉遲一白的女兒,尉遲綠籬,被她爹慣得無法無天,被她看到,一定沒好事,躲開為妙。”

  待酒溫好,兩人碰了一杯。

  “你聽說沒,護法鐵騎今日集結下山,不知道去征討哪裡。”

  “不怕朝廷忌諱?”

  “山高皇帝遠的,朝廷知道時,事已經辦完了。”

  李涯端坐在羅漢榻上,閉目養神。

  矮壯的奴僕站在後面,輕輕給他按壓額頭與後頸,最近壓力實在是很大,流民日增,存糧吃緊,派往節度府求援的人遲遲不歸,音訊全無。

  糧食收成很差,因而馬賊也多了起來。

  瘟疫又從周圍村鎮蔓延過來,像一個幽靈,在城外徘徊。

  “唉……”

  只聽呼一聲,門被猛然推開,帶來一股涼風。

  李涯皺眉睜眼。

  劉桑帶著刀快步走來,小聲說了幾句。

  李涯驚訝地啊了一聲,喊一聲豈有此理,跳下羅漢榻,來不及穿鞋,穿著白襪就向前廳跑去,劉桑跟在後面,按著腰間的官刀,快步走去。

  矮壯的奴僕未見動作,身子瞬間卻已經到了李涯背後,不急不慢跟上。

  庒小周回到流沙鎮,推開小院的門。

  牆壁上火燒的痕跡猶新,母雞阿花和公雞阿寶屍首不知被哪只野狗拖走,地上一大灘黑色的血跡。

  但是幾天無人,在烏雲遮蔽下,院落裡已經透出深深蕭條的意味。

  進屋卷了幾本舊書,用包袱裹了背在肩上,關上門,轉身離去。

  一出屋子皺起了眉頭,又下雨了。

  今年雨水頻繁。

  很快,屋簷就劈裡啪啦形成了雨簾,秋雨很冷。

  看來一時半會走不了,庒小周便坐下,安心等待雨停。

  因為火燒,屋頂的茅草破了幾個洞,雨水沖刷之下,覆在上面的黃泥巴開始軟化,吧嗒吧嗒往下滴,間或落下黃黃的一坨。

  聽見泥巴跌落的聲音,庒小周回頭去看,忍不住莞爾。

  落下來的黃泥,正好堆在斜靠的道尊的木刻像上,又恰好在兩腿之間,這樣從庒小周的角度看,道尊似乎是……拉稀了,褲襠那裡黃黃的稀稀拉拉往下落。

  “不敬,不敬……”

  庒小周搖頭學著慎虛的語氣,爬上桌,把道尊的像擦得一乾二淨,想要挪一個地方。

  竟然沒有搬動!

  習拳多年,庒小周雙手幾百斤的氣力還是有的,不料這看似單薄不起眼的一幅版畫,竟然無法挪動分毫。

  他蹲在桌上,彎腰抱著版畫,猛然一發力!

  倒是動了,但是那版畫往下一扣,將庒小周砸落到桌子下,然後一片黑色壓頂,畫上的道尊翹著鬍子,似笑非笑,向他臉上壓來。

  庒小走急忙雙手抱頭。

  然後……就不知道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