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二章道尊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54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不知道過了多久。

  庒小周醒來了,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黑色的山洞中,寒冷潮濕,遠處有一點幽暗的火光隱約閃爍,能聽見滴答滴答的流水聲。

  有大風。

  大風不知道從哪裡來,灌進山洞之中,從身邊呼嘯而過,帶來恐怖的嘶吼與陰森的歎息,風裡彌漫著血腥與臊臭。

  庒小周摸著濕漉漉的岩壁,向亮光走去。

  走了很久很久。

  終於接近了那一團黃光——一個黑衣老人,手裡拿著一把雕刀,正在專心致志地在黑石上雕刻著什麼,黑石表面晶瑩光滑,想來十分堅硬,但是黑衣老人運刀卻很隨意,石粉簌簌落地。

  又一陣大風吹來,將庒小周的衣服高高掀起,吹散了頭上的道髻。

  但是那黃光和老人的黑衣,卻是紋絲不動。

  似乎覺察到有人在一旁,黑衣老人抬頭若有所思地抬起頭,看著庒小周。庒小周這才發現,那一團黃光,竟然是老人雙眼所發出的,從眼中發出,驅散黑暗。

  “上古有聖人,生而身披玄衫,以熒惑為目,夜能視物,禦龍四際,雕琢海陸……”

  這是一本只有幾頁紙的《禦龍經》所記載。

  老人看到庒小周,微微一笑,問道:“你來了?”聲音很小,但是很清晰清澈,絲毫沒有受到外面鬼哭獸嚎以及撕裂一切的風聲的影響。

  庒小周看了看手,發現手上濕漉漉不是水,而是鮮血。

  他甩了甩手,略微不安地問道:“這是哪裡,你是誰?”

  老人放下手中的雕刀,用一種很奇異溫暖的語調說:“你看到的我,未必是我,我無處不在,卻又毫無蹤跡。但此刻在這無邊時空中偶然得見,是你的天分,也是你我的緣分,過來,授你一術。”

  庒小周對這老人無端信任,上前低頭。

  老人輕輕摩頂,一刹那間,無數符號文字湧進庒小周的識海之內,在識海內奔湧流淌,形成一道道金黃色的軌跡,然後煙花般璀璨綻放,形成顆顆星辰。

  丹田之下,出現了一個淡青色若有若無的影子。

  靈動遊走,似龍蛇飛舞。

  湊近看那老人,庒小周嚇了一跳,正是版畫上的道尊。

  雕刻的,正是那幅版畫。

  “你是……”

  老人揮揮手,指尖落下幾粒石頭碎渣,小聲說:“我得守住這裡,外面全是洪荒妖獸與時空湍流,你走吧……”

  一種墜下懸崖的感覺突然襲來……

  庒小周迅速感到了遍身的疼痛難忍,睜開眼,躺在小院的屋裡,身上壓著沉重的版畫,雙臂腫起,所幸骨頭似乎沒斷。

  費了好大氣力,終於從沉重堅硬的版畫下鑽了出來。

  掙扎著站起來,外面雨已經停了。

  回想山洞中的黑衣老人,莫名其妙的對話。

  或許,那只是一個夢。

  雨開始落下的時候,李涯跑到了太守府的正廳。

  已經有好幾個人在那裡等他了。

  與此同時,青城郡的街道上,出現了兩支隊伍。黑甲黑馬的,是符門護教鐵騎,赭色細鱗甲的,是大唐邊軍。

  兩支隊伍直直闖進城內,無人敢攔。

  然後靜靜地站在青城郡的主街上,主街的盡頭,是太守府。

  李涯進去時,本來窩著一肚子的火,但看到那幾個人,他還是忍住了,換了一張官場臉。

  大廳坐著三個人,司馬家的大公子,從四品上宣威將軍司馬堅,振威校

尉馬千山,還有一個身著玄鐵盔甲的騎士首領,頭盔上畫著金黃色的符文,頂上一簇鮮紅火焰,無疑是符門護教鐵騎。

  李涯含笑,挨個點頭,然後坐下。

  馬千山清了清嗓子,向李涯介紹了其餘二人,司馬堅有過幾面之緣,倒是這個高鼻深目面色冷峻的護教聖使,是第一次見到。

  聖使名為康世賦。

  “二位大軍衝撞我青城郡,持械擾民,按唐律,是死罪。”李涯先發制人。

  “我門下弟子,被流沙鎮宵小偷襲,棄屍荒郊,為何不得過問?”康世賦聲音也很硬。

  “我二弟的事你也知道,追風丹的小道士呢?把他交出來,立時退兵。”司馬堅接著康世賦,提出要求。

  李涯癟著嘴,面帶譏諷一笑。

  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緩緩道:“二位,我們和鎮西威衛與符門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但是這一次呢,格外過分一些。”

  沉吟一下,接著說:“以往,只要兵臨城下,我的前任們就乖乖奉上銀兩。”

  康世賦不說話。

  他就是來要錢的,符門煉符材料耗費巨大,加上數萬弟子吃喝拉撒,僅靠弟子供養,已經捉襟見肘。

  司馬豎搖搖頭:“我二弟無故失蹤,必須要有人出來交代。”

  場面突然安靜下來。

  隔壁本來很小聲斷斷續續的古琴聲,顯得大了很多。

  李涯安靜地喝著茶。

  司馬堅看看康世賦,康世賦喉頭滾動,突然一拍桌子怒道:“你想清楚,自明日開始,一日殺一人,兩日殺四人,十日殺千人!”

  李涯端著茶杯的不由一晃。

  冷眼盯著康世賦:“最好把青城郡屠城,一個不剩,誰來養活你們這些寄生蟲!”

  青城郡民眾,每年有三分之一的財物,需奉獻給符門,這是不成文的規定,凡有私藏,等同逃稅。

  倉啷一聲,康世賦鋼刀已經在手。

  卻被司馬堅制止。

  司馬堅站起來,居高臨下看著李涯:“儘快給我個交代。”

  李涯臉變得微紅,胸口起伏,長出兩口氣,說了些看似不相干的話。

  他說:“二十年前,進士及第;慈恩塔下,最是少年;杏花園裡,為探花使。深得恩師退之先生賞識,也曾平步青雲,四年間連擢三級,後來自行面聖懇請下放,以近黎庶百姓,知黔首白丁。”

  說到這裡,李涯眼中放出狂熱的光芒,全然不似平日的沉穩內斂。

  接著說:“十年來,依照唐律國法,我擊殺的豪強大戶太多,他們策劃了一百零九次暗殺——結果,殺死了他們自己——來此之前,退之先生已經替我把賬都清理乾淨了,也就是說,我在朝中沒有敵人了,可以重新做人。這個地方,是我自己要來的,也是退之先生要我來的,讓我韜光養晦,學乖一點。”

  說著,李涯掀開淺緋色綴地黃交枝的繡袍,露出瘦骨嶙峋的根根肋骨,在右胸,有一個嬰兒拳頭大小對穿的洞,能看到鮮紅的血管,怦怦跳動的心臟——他的心臟在右邊。

  “這就是那些暗殺帶給我的。你看,人活著一天,心臟就要跳一天,就要做點什麼!”李涯說。

  司馬堅悶哼一聲,轉身離去。

  康世賦緊隨其後。

  “其實,我真的很想學得乖一點,不辜負老師。但是呢,一把年紀了,又不想再騙自己這顆還能跳的心,做人真難呐……”

  李涯對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