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三章收割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37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庒小周伏在一棵槐樹上,樹葉子還沒掉完,所以可以很輕易地遮蔽他,再加上現在是夜間,月亮朦朦朧朧,沒有風,沒有煩人的刺毛蟲,它們已經躲在硬繭裡,計畫安度餘生。

  槐樹沒在野外,在一個大院裡。

  子時還差一刻,院子的大門忽然被推開,馬匹嘚嘚跑了進來,然後幾個人勒馬,跳下。

  一個白袍少年略帶疲憊地交代了幾句,然後向房內走去。

  很快,燈火依次熄滅,小院陷入了沉睡。

  庒小周弓著腰,狸貓一樣滑下槐樹,沒有發出絲毫聲響,然後撬開房門,鑽了進去。

  沒過一會,他扛著那個白袍少年出現在了一處溝渠邊上。

  深夜無人,只有微微的寒風拂面而過。

  所以白袍少年很快就醒了。

  他發現自己雙手被縛,躺在地上,忙驚恐地扭頭四下看看,就看到了蹲在對面和他年齡相仿的少年。

  “好漢,家父白肖攀!”這是他的第一句話。

  “白肖攀是誰?”庒小周皺眉問道。

  白袍少年忽然醒悟過來,這不是在長安城的紅人院和珠寶坊,是在西荒之地的野外,沒人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吏部尚書,在這裡,白肖攀與張阿大李拴狗沒有什麼區別。

  “家父吏部尚書白肖攀,好漢無非求財,好說。”

  “我問你幾句話,老實回答,就能活命。”庒小周摸了摸白袍少年顫抖的肩膀。

  “你帶人圍獵周圍百姓,是否屬實?”

  “沒錯,屬實。”

  “為何?”

  “為了玩樂。”

  “玩樂就能隨意取他人性命!”

  “我們給了錢的!”

  “給誰錢?”

  “司馬豎這個王八蛋,收了我五萬兩,告訴我可以在這青城郡內隨意狩獵玩耍,此地人如豬狗,命賤如草,無人追究,他保我平安無事。結果,好漢你……”

  庒小周摸了摸臉,望著遠方使勁眨了眨眼睛。

  沉聲道:“有多少人?”

  白袍少年沉吟片刻:“應該不少,司馬家這些商賈,心黑的很。”

  “你能好到哪裡?蛇鼠一窩!”

  “好漢,我可真的是掏了錢的,天經地義!”

  望著白袍少年理直氣壯的樣子,庒小周忽然感到背上一陣惡寒。

  然後,他又聽到這少年自言自語說了一句:“賤民嘛,豬狗不如,玩樂罷了,殺多了還髒手。”

  忽然,寒氣重了幾分。

  月亮似乎閃了一下,瞬間亮了許多,肅殺的白光照耀大地,靜止不動的草葉上,開始結霜。

  庒小周站起來,右手提刀。

  白月光在刀上閃爍不定,如同一道流水。

  “問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抱歉,不能。”

  “為什麼?我老實回答你的問話,你說話不算數。”

  “忽然想殺你。”

  “你敢!我父親吏部尚書,外公是退位宰輔,門生故吏遍滿朝廷。我的命可比你們全青城郡的人都值錢!你動我一下,我殺你全家,信不信我們踏平青城郡!”白袍少年急了。

  庒小周搖搖頭,語重心長地說:“長安城裡的塾師沒有教你,我給你補上一課,關於真正的平等,如果有

來生,記得,先學會這個。”

  說完白光一閃。

  白袍少年的右手掉落,他初時只覺手腕冰涼,難以置信地看著掉落的手,然後發出慘絕人寰的慘叫,只是在曠野中,這慘叫顯得那麼細微。

  “你看,痛,對每個人是平等的。”

  然後一腳上前,將白袍少年踢得翻了幾個滾,提起脖子,按進污濁的水渠之中。

  少年死命掙扎,兩手四處亂抓,卻是無濟於事,腦袋在水中撲騰幾下,慢慢軟了下去。

  庒小周再將他提起,嗆出髒水,少年呼哧喘息著。

  “你看,空氣,對每個人是平等的。”

  然後庒小周提起刀,大聲說:“最後,死亡,更是平等的!”

  奮力一斬!

  一個東西咕嚕嚕滾進水渠,咕咚,冒了個泡,沉了下去。

  溝渠的老鱉聞到血腥,慢慢潛出水面,吃誰,血的味道都一樣。

  這一夜,青城郡死了十三個人。

  天色微明時分,庒小周回到了半山腰的菩薩宮,拄著刀坐在山門石檻上,等待劇烈跳動的心臟慢慢緩和下來,這把普通的官刀經過一夜砍殺,已經有了十幾道缺口,厚重的血漬將血槽填滿。

  刀把上的血,是庒小周自己的,虎口裂了很深一個口子。

  這一夜,庒小周提刀從南到北,收割莊稼一般,將前些天劉桑查清楚的前來狩獵的人,不問身份地位,殺了個一乾二淨。

  計有玩樂貴公子五人,修煉邪術的修士五人,嗜殺發洩的惡漢三人。

  這些人無一悔改,因而無一活命。

  燒好熱水,庒小周舒舒服服泡了一個腳。

  一夜奔波,腹中早已空空如也,供桌上用荷葉包裹的燒雞散發出的香味顯得更加誘人,撕開去吃,雞還是溫熱的。

  劉桑如約而至,離去不久。

  喝了一點酒,將這只四五斤的肥雞吃得一乾二淨,靠在石壁上,沉沉睡去。

  橘黃的太陽放射出溫和的光,照耀在枯草上,枯草濕氣未退,因而顯得熠熠發光。

  青城郡通向長安,要經過一大片草原。

  名為大野原,寬可百里,長四百里。

  辰時之前,已經有幾十撥人馬從這裡匆匆而過,向長安,向節度府所在的玉門關,狂奔而去。

  每個人都神色匆匆,掩飾不住的驚慌。

  甚至有幾匹馬跑到大野原一半,口吐白沫,力竭而倒。

  李涯起的很早,吃完早飯,就在前廳等著。

  這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天。

  果然,早早就有人來砸門,失魂落魄跑進來,倒頭就拜。

  “太守大人,我家公子在貴地遊玩,昨天忽然死於非命,肯定做主!”

  “請問……”

  “在下御史大夫鄧鳳鳴門下護衛,陪公子遊玩,豈料禍事天降。”

  “哦,不知鄧公子玉趾辱臨我這粗野之地,實在有失遠迎,招待不周。”

  “李大人莫說這個,現在要緊是如何向我家主人交代,鄧大人三代單傳,老年得子,出了這事,這可如何是好!”說到這裡,這個五大三粗的護衛淚流不止,渾身癱軟在地。

  “莫慌莫慌……”,李涯輕聲安慰。

  內心冷笑,急什麼,又不是你一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