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七章神將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聽聞綠籬放他走,灰衣人很意外,沉默片刻,小聲道:“謝小城主不殺之恩,裴行儉來日有報!”

  綠籬道:“今晚承蒙這位兄台照顧,我吃了個安穩飯,心情好,你能活命別謝我,謝他。哦對了,給大家捎句話,冤有頭債有主,報仇找老頭子,別找我了!”

  灰衣人點點頭,蹣跚而去,消失在小巷盡頭的黑暗中。

  “還吃不?”綠籬問莊小周。

  “吃!”莊小周坐下。

  老頭扒亮了爐火,開始煮餛飩,放調料,還得等一會。

  “你挺厲害啊。”綠籬歪著腦袋,俏臉似笑非笑。

  “你長得挺好看,像個姑娘。”莊小周聲音略微有些嘶啞,胸口疼,所以說話聲就不大。

  “你才像個姑娘!”綠籬提高聲調,帶著一點惱火。

  大家都不說話了,餛飩攤的風箱呼呼作響,倒也不是很尷尬。

  餛飩好了,莊小周左手端著碗,也不用筷子,很快就喝完了一碗。綠籬看著他,漫不經心問道:“你叫什麼?”

  “莊小周。”

  “我是綠籬。”

  “我是雷鏟。”

  “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有什麼麻煩找我!”綠籬豪氣地說。

  莊小周站起來,接過雷鏟遞來的傷藥,笑著說:“我的麻煩可大,還是自己一個人扛吧。”

  沒有人來,老頭又封了爐子,坐在一邊拿出旱煙吧嗒吧嗒。

  三人離去。

  臨走前,雷鏟掏出銀子,笑著點了點頭,賣餛飩老頭沒有看他,旱煙鍋子一明一滅,煙霧罩住了他的臉。

  雷鏟認識這個老頭。

  劍城隱居百年的護法之一,這次被城主派出來隨行,若不是有別的急事,綠籬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剛才煮餛飩的爐子,就是爐火從未熄滅過的煉劍名爐——赤鴉。

  當然老大綠籬是不知道的,不然,連餛飩都不吃了。

  符門說到做到,開始殺人了。

  康世賦帶著百餘名護教鐵騎,沖進青城郡的監獄,將囚犯按照罪名輕重排序,依次斬殺,一日殺一人,兩日殺四人,三日殺八人……

  劉桑帶著不良人正忙著安撫流民。

  即使趕回來,區區數百不良人,在護教鐵騎前也是螳臂擋車,無濟於事。

  “太祖與符門早有約定,不得干政,不得擾民,不得傳教,你今日這行徑,如何解釋!”李涯漲紅了臉,狠狠摔了一個茶杯。

  “給我找人!”康世賦回答。

  “刺客畫像已經貼滿了大街,就這點人手,要我如何?”李涯反問。

  “我不管。”康世賦冷冷回答。

  司馬堅帶領的邊軍攜帶糧草不多,已經出現了好幾起搶劫平民的事件,邊軍與符門騎士之間,也時有鬥毆事件。

  馬賊蠢蠢欲動,數次夜間入城,殺人越貨。

  另外據說,在城外洗心寺,有人看到的魔宗的身影。

  數百年來一直平靜生活的青城郡,忽然陷入了巨大的混亂與驚恐,店鋪不敢開門,百姓不敢上街,大白天街道上有時也是空無一人。

  一種末日恐慌籠罩整個整個城市。

  這城市幾乎要瘋了。

  百姓都在咒駡那個殺千刀的刺客。

  殺誰不好,殺符門的人,殺長安的公子們。

  關你屁事。

  而且有種你現在站出來啊,躲起來算什麼烏龜。

  已經三更,李涯連著三天沒有睡覺了,面色枯槁,鬍鬚雜亂,但是眼睛裡還是閃著亢奮的光芒。

  來自同僚下級的腹誹也越來越明顯,就差當面質問他了。

  “我們做的對嗎?”他問。

  “對!”劉桑昂頭站著說。

  矮壯奴僕猶豫片刻,小聲道:“要不,問問先生?”

  李涯看他一眼,陷入了沉思。

  先生肯定有辦法,但是先生很忙,為國事操勞不息,青城郡這點小事,麻煩他不妥。而且把自己放在這裡,寸功未建,惹了一身麻煩處理不了,會不會被先生看輕呢?

  李涯用兩指交替敲著桌子。

  單調的敲擊聲在正廳裡回蕩,顯得極為空曠。

  “那我去殺了康世賦!”矮壯奴僕說。

  李涯搖搖頭,仰頭輕聲說這是火上澆油而已。然後扭頭問劉桑:“你朋友還好嗎?”

  “很好。”劉桑答。

  李涯的臉色忽然一變,警惕地盯著門口。

  大門無聲而開,一個身著褐色衣服穿著黑鞋的老人出現在門口,這是司馬家供奉的打扮,老人緩緩地向三人走來。

  “我敲門無人應,就自己進來了。”老人說。

  李涯皺眉盯著老人看了片刻,忽然驚奇道:“你是西門神將?”

  老人點點頭,略帶欣慰說:“難得還有人識得我這個廢人。”

  西門寄繡,太祖賓天時托孤的四大神將之一,聖上成年後,就消失不見,有人說他死于宮闈內鬥,有人說他寄情山水隱居田園,不料竟然委身司馬家族,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供奉。

  “傳說桀驁不馴敢面詰聖上的西門神將,為何甘願受人驅馳?”李涯不解。

  西門寄繡不語,沉默很久後,方才開口。

  “你是個將死之人,說說無妨。太祖當年名是托孤,實則完全剝了我等兵權,豢養起來,待聖上成年,便要殺我等立威,震懾群臣。但是聖上為人謹慎,用了另一種方法——當年四大神將,除了莊靜宇帶兵去了那必死之地,下落不明,我們三人都是逐漸身受奇毒,癱軟無力。”

  西門寄繡坐下,拈起一個煮青豆莢,慢慢剝了吃掉。

  繼續說道:“我們像野狗一樣,被埋在大內圍牆邊上。感謝老天爺,那會湊巧下雨了,埋我的那個太監偷懶,沒有把土夯實,就跑回去躲雨,所以我爬了出來。其他兩名神將,聶人龍和張時雨,比我早一個時辰,被踩的結結實實,沒能爬出來。”

  李涯三人聽得很認真。

  他們不想相信,但直覺告訴他們,這是真的。

  四名神將,除了莊靜宇帶隊作為先鋒去征討彼岸大陸,其他三人確實稱病辭官,朝中皆稱這是聖上杯酒解兵權的仁政。

  真相卻是如此殘酷。

  一呼百應叱吒疆域的神將,最終死在閹人手中,而且如此窩囊,世間事之吊詭奇異,莫過於此。

  但卻又合情合理。

  “神將為何又……”

  西門寄繡苦笑一聲,打斷了李涯的問話,說道:“太監們發現我逃走後,不敢聲張,就地填平,所以我逃生的事,無人知曉。但我身中奇毒,此毒只有司馬家的黑龍血竭可解,所以……”

  西門寄繡沒有再說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