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八章弓人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2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司馬家……這就等不及了?”李涯問。

  “司馬豎名聲不好,但終究是嫡子,他多半是死了,所以必須有人負責,一個從四品文官的命,差不多可以做個交代。這是面子問題,不然以後別人怎麼看司馬太爺?”西門寄繡低著頭,小心地拔掉指甲邊上的肉刺,慢悠悠地說。

  他沒有,也無需注意到,矮壯的奴僕到後堂去了一趟。

  背了一張弓出來。

  西門寄繡忽然抬起頭,眼神直戳李涯,神將長著一雙虎眼,橙黃色的眼珠很大,裡面的黑色瞳仁突然急劇收縮——他動了殺意。

  “你覺得這對我,對無辜死者,公平不?”李涯渾然不覺,很平靜地質問。

  “公平。”西門寄繡點點頭,又補充道:“你是退之先生的高徒,為官多年,應該很清楚,公平只是力量的另一種表達。”

  就在此時,一股渾厚肅殺的氣息從西門寄繡身上散發出來,好像提前進入了嚴冬,整個郡守府籠罩在這猶如實質的氣息中。

  至於李涯,因為靠的太近,座下的椅子已經發出了嘎吱嘎吱的壓迫聲。

  李涯面色通紅,手裡的茶杯劇烈顫抖,下一刻,他就會五臟糜爛七竅流血致死。

  西門寄繡不動聲色所施展的,這是修行人的結界,殺死李涯這樣的普通文人,應該用最溫柔最斯文的手段,無需動手,兵不血刃最好。

  正待一個吐息碾壓李涯。

  西門寄繡聽到了幾聲清脆的弓弦聲。

  崩,崩崩!

  數道鋒利輕薄的風很輕易地切進了他的結界,西門寄繡大驚,迅速將心力完全吐露,凝神抵抗,殺意隨風反襲,卻發現那弓弦之風根本無形、無厚,任何氣息的阻擋都只會被切斷。

  “弓人!”他急忙作意瞬移,想要逃離此處。

  身影剛至院落中庭,卻見一道虹光迎面而來,躲閃不及,撞個正著,只覺丹田劇震,識海一團大火轟然燃起,萬物化為齏粉。

  壓迫的氣息瞬間消失。

  西門寄繡面色如土,心口插著一支秀氣的青羽小箭,鷹羽箭尾已經焦黃,他呆在院落裡,良久無語。

  “神將,你的殺意已失,丹田損毀,定然無法留在司馬家,自尋一條活路罷了。”李涯面色已經恢復白皙,大聲說道。

  西門寄繡點點頭,出門而去。

  矮壯的奴僕坐在椅子上,鼻中鮮血直流,身邊地上落著一隻破舊的弓。

  他剛才拼盡全力空弦釋放內勁,又射出致命一箭,渾身全無防禦,被西門寄繡內勁擊傷。

  “屬下還有一戰之力,為何不讓我追出去取他性命?”他問李涯。

  “在這個院落殺人,我們占理,因為他來刺殺我,我是本地最高地方官員,代表朝廷,不管誰打我,就是打朝廷的臉,你保護我,就是保護朝廷的臉。”李涯解釋。

  “但是出了門,追殺一個沒有抵抗力的老人,就不占理了。不占理的事,我一般不幹,顯得缺乏格調。”他盯著西門寄繡離去的方向,所有所思地說,心裡卻覺得有些悵然若失。

  一

點點的兔死狐悲。

  西門寄繡出門走了百余步,忽覺嘴裡發粘發鹹,他蹲下來,輕咳一聲,嘴裡掉下來雞蛋大的血塊,他知道自己完了,一生修為盡廢,忽然覺得像是做夢一般,想歇一歇,找口水喝。

  湊巧有個茶攤,徹夜不關,打更巡夜的之人乏了過來喝口水。

  西門寄繡就過去要了碗茶,剛喝了兩口,胸口一熱,一股青煙冒出,是大少爺司馬堅有麻煩,撕碎了黃紙呼救!

  他急忙起身掏出幾個大錢,習慣性地要作意瞬移,卻發現丹田空空,又咳出了一口血。

  茶攤老闆是個中年人,笑眯眯接了銅錢,然後眼神驟然一寒!

  西門寄繡嘴巴一涼,全身失去了知覺,一把雪白的細劍從嘴巴進去,刺穿了脖頸骨,人卻還有命在,只是全身無法動彈。

  茶攤老闆湊近了說:“就知道你當年沒死。”

  說罷,茶攤老闆拂衣而去。

  西門寄繡一個人坐在茶攤邊上,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嘴裡很詭異地銜著一把劍,鮮血滴答……滴答,直到流乾淨。

  司馬堅確實遇到了大麻煩。

  西門寄繡在家族沉默了幾十年,沉默到幾乎每個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但是司馬堅知道,他內心有一團火,不知道該燒向誰。

  是太祖?

  是聖上?

  還是這令人作嘔的朝廷同僚內鬥?

  所以西門寄繡是刺殺李涯的最佳人選,他厭惡一切穿官服的人,厭惡所有把忠君愛民掛在嘴上的官僚,當然還有一點,他和退之先生素有過節。

  西門寄繡離開沒多久。

  門房報,隴西衛來人,有事奏報。

  隴西衛燕洗石和司馬堅素無交往,不知有何要事。

  來人呈上腰牌,隴西衛判官,帶來燕洗石的一封信,信中說,已經查清,殺死老供奉和司馬豎的小道士莊小周,目前人在青城郡某處,莊小周的師父慎虛道士,已經被控制在隴西衛中,隨時可以押解。

  司馬豎大喜。

  他捏著淡黃色的信紙,對著燭光面帶微笑,心想這封信早來一會,西門寄繡就不用出門了,李涯也就不用死了。

  這就是命運。

  只怨他李涯命不好。

  軍中密信,閱完即焚,司馬堅拿著信抬手去湊向燭火,他發現手抬到一半抬不動了,整個手變得烏黑鐵青,這種黑色以可見的速度,正在向上延伸。

  “你是何人?”司馬堅驚而不亂。

  左手袖中黃紙彈出,瞬間撕碎。

  司馬家子弟,自小便有黃紙符相隨,隨時召喚護身供奉。

  “你莫要管,今日便是死期!”來人西蜀口音。

  想來這毒,便是西蜀唐門所制。

  “和唐家有何仇怨?”

  司馬堅在拖延時間,西門寄繡只要收到召喚,必然會瞬息到達,數次戰場遇險,一喚必至,這也是家族放心把他放在邊軍歷練的原因。

  西門寄繡沒有出現。

  “和家族莫得關係,我們散人,收錢辦事。”

  “誰這麼膽大,謀殺將帥!”司馬堅覺得事情有些麻煩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