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狩疆

第一卷一片孤城重重山 第二十九章打獵

書名:狩疆 作者:紫洋蔥大師 本章字數:245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9


  確實很麻煩。

  隨著黑色的毒跡延伸到肩部,司馬堅的右手已經碳化乾枯,開始往下簌簌掉著碎塊,很快,整個右手化為黑色的粉末,撒落到地面。

  遭此巨變,司馬堅反倒鎮定下來。

  咬牙問道:“能讓本將軍死個明白嗎?”

  “別的莫管,你們這些拿刀劍的,一個不能活!”在司馬堅昏迷前,來人說了這一句,就悄悄離開了。

  在街道那一頭,刺死西門寄繡的中年人正在等著他。

  兩人相遇,點點頭,一起走進了一處荒廢的舊宅。

  事實上,西門寄繡不出門,送信的人就不會出現。

  司馬堅笑李涯命不好,卻不知道,自己是被算計的那一個。

  隨著天氣變冷,隴西衛遷到了一處背風的草原。

  雷鏟的藥確有奇效,莊小周的臂膀兩天便恢復如初。

  但還是沒有糧食。

  憑著對大青山的瞭解,莊小周每日帶著三五人去山間捕獵,正是動物貼秋膘的時節,一時倒也緩解了缺糧的問題。

  深秋時節是最美麗的,山間樹葉紅黃繽紛,天藍如洗,清澈的泉水奔騰不息。

  莊小周帶著一隻小隊,伏在溪水邊的灌木中。

  盯著對面水邊,水邊有一條獸道。

  經過幾天的觀察,方圓數十裡的野獸都依賴這條溪水,他們會按照等級,分不同的時間過來飲水。

  當然虎豹之類的動物,也會在附近設伏捕捉鹿羊之類。

  已經吃了兩天野菜,今天獵不到東西,都得挨餓。

  等了一個時辰,對岸傳來輕微的聲響,枯草搖搖晃晃,應該是有什麼東西沿著獸道過來了,莊小周打手勢示意屏住呼吸。

  山間野獸很是靈性,嗅覺極好,在下風向嗅到人味聽聞人聲,都會驚慌逃竄。

  枯草搖晃越來越劇烈,到了岸邊,探出一個三角腦袋。

  是一隻角鵷,身形巨大,似鳥似獸,不會飛,但是奔跑極快。

  這種動物不好吃,但現在不是挑食的時候。

  莊小周架起弓,搭上帶倒鉤的鐵箭,慢慢拉直,等待角鵷伸脖子飲水那一刻,一箭射穿其胸前的倒吊骨,才能一擊致命。

  不然,這東西帶著羽箭跑上幾十裡毫不稀奇。

  等了一會,遲疑猶豫的角鵷慢慢走出了草叢。

  站到水邊,顧盼左右,看到沒有天敵,這才彎下脖子,去吸水。

  弓如滿月。

  箭在弦上。

  莊小周正待放箭,就聽叮噹一聲,一隻金色的羽箭釘在角鵷頭上,角鵷別名鐵骷髏,頭部堅硬如鐵,那箭紮不住,落了水。

  角鵷受驚,立時倒退進草叢,然後撲扇翅膀,快速奔跑起來,片刻就無影無蹤。

  這放箭之人射技精湛,能夠一箭射中頭部。

  但是肯定不是本地人,不知道角鵷的弱點所在。

  但是狩獵就是這樣。

  庒小周帶人悄悄起身,向溪水下游挪動,此處既然有人蹲守,換一個地方便是。

  伏下沒多久,聽得啪嗒啪嗒的涉水聲,自溪水下游涉水上來,露出頭來,是一隻雲霧犼,此獸性情奸詐殘暴,很難捕捉,但味道十分鮮美,庒小周聽見身後身後有人輕輕砸吧嘴巴的聲音。

  抽出三支箭搭在弓上,張滿弓,嗖嗖嗖,連珠射出。

  三支箭準確地射進雲

霧犼的雙眼和脖頸,那野獸前腳一個踉蹌,撲在溪水裡,口鼻咕咕冒著血泡,眼見就要死去。

  這時,又是一支金色的羽箭飛來,射在雲霧犼背上。

  身後的兵卒們立刻起身,抓著樹枝蕩下去,跳上石頭,去撿獵物。

  已經跳進溪水的幾名健卒不經意回頭,不知道看到了上游何物,猶如見了鬼怪,嚇得哇哇亂叫,一個個急忙返身向上攀爬。

  庒小周起身打望,卻見上游溪水激起道道白浪,一條水盆粗的紅尾蟒正在快速向下遊動,那紅蟒嘴角已經長出了肉須,頭上有隱約骨冠,估計有百年壽命。

  紅尾蟒奇毒,百獸懼服。

  所以兵卒們才驚慌失措。

  而且,此蟒最喜居住在古墓幽洞,尤其是風水絕佳的墓所,靠其中的風水滋養修行,據說千年可以化龍。

  但是這條蟒現在卻是十分狼狽,有些自顧不暇,因為他背上騎著一個黑胖子,黑胖子緊緊摳住紅尾蟒的小肉角,蟒蛇肝膽俱喪,急急想要擺脫,卻又無可奈何,所以才慌不擇路跳下溪水。

  紅尾蟒在溪水中滑行數十丈,速度不減,黑胖子大怒,在水中撈起一塊鵝卵石,砰砰去砸紅尾蟒的腦袋,次次砸實,聲音沉悶。

  “讓你跑,讓你跑!”黑胖子一邊砸一邊低吼。

  十幾下後,紅尾蟒尾巴捲曲幾下,拍落水中,身體不再掙扎,顯見是被打死了。

  腦袋已經被砸扁了,粉紅色的腦漿流滿石頭。

  黑胖子這才滿意,抱起蛇身,在肩頭盤了一圈,向上逆水而行,但這蛇實在巨大,半個身子依然拖在地上。

  “雷鏟!”庒小周小聲喊道。

  黑胖子耳力驚人,潺潺溪水聲裡很清晰聽到有人叫自己,回頭就發現了庒小周,揮了揮手。

  庒小周看那蟒蛇肥壯,就動了心思,攀著樹木跳下去。

  “你來這裡做什麼?”庒小周問。

  “我們……應該是來……玩的吧。”雷鏟撓撓腦袋,很為難的樣子。

  “綠籬呢?”

  “老大在樹林裡睡覺。”

  “你捉這蛇做什麼?”

  “不幹什麼,就是它突然沖出來,嚇到了老大,老大生氣了。”

  “把它給我。”

  “好啊!”雷鏟不問緣由,扔下肥蛇,讓庒小周帶走。

  “雷鏟!”遠遠傳來綠籬的呼叫,雷鏟急忙應了一聲,不一會,綠籬便循聲而來,見了庒小周,雙眼一亮,先看看他的手好了沒。

  “出來嚇人可以,但不要嚇我,後果很嚴重!”綠籬指著死蛇,依然憤憤不平。

  庒小周笑笑,招呼兵卒們過來抬蛇。

  雲霧犼也被拖了過來。

  一行人離開溪谷,向隴西衛的方向走去,出了叢林,看到三個獵戶打扮的人,一老一中一青。

  攔住了去路。

  “小兄弟,這雲霧犼見者有份,並非你一人獵取。我兄弟現今捕獵為生,賴以生計,你若帶走,我等恐怕要餓肚子。”帶頭的中年漢子面白無須,聲音溫柔,倒也不失禮數。

  綠籬走上來,看著雲霧犼背上的金羽箭,忽然問道:“你們是長安來的?”

  那人猝不及防綠籬這一句,明顯十分驚慌,支吾幾句,並不明答。

  綠籬卻不含糊,繼續問道:“這是軍器監為內衛特製的金驚羽,你們怎麼會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