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重生七〇小村女

第一卷重溫童年 第十九章

書名:重生七〇小村女 作者:紅小酥 本章字數:25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0


  小秋不是孩子,她終究沒法放下妹妹,不管不顧地跑出去。

  對著牆站了片刻,她翻手拿出一粒冰糖來,托在手心裡,送到妹妹面前:“小夏,看看這是啥?來,你舔一下,甜不?”

  看著小夏虛弱難受著,卻仍舊因為一顆冰糖彎了眼睛點點頭,小秋心裡些許酸澀怨氣也一下子無足輕重了。

  她遮住小夏的視線,那護士在她的背後拉過小夏的手臂,做了皮試。

  做過皮試的人都知道,針紮下去反而不怎麼疼,皮下注射之後才會火燒火燎地疼起來。

  小夏忍不住哇地一聲哭起來,小秋連忙托著妹妹的手,不讓她亂動,一邊將那顆冰糖送到妹妹嘴邊:“小夏別哭,你不哭,姐姐就給你糖吃哈!”

  片刻後,小夏止了哭聲,小心翼翼地裹住那顆冰糖的時候,眼睛裡還含著滿滿兩泡淚!

  皮試無過敏反應,小夏終於順利注射了青黴素。

  小秋暗暗松了一口氣,看著王利民抱著小夏到隔壁的觀察室裡歇著,小秋臉上的笑也淡了。爹還是不肯打理她……

  王利軍走過來,拍拍小秋的肩膀,低聲勸道:“秋啊,你爹一夜沒歇著,又心疼小夏,並不是真的惱你哈,你也別難受……”

  小秋垂著頭搖一搖,旋即微微勾出一絲無奈地笑來,道:“大伯,我懂得的,我不會跟我爹置氣……您也一宿沒睡,且去歇息一會兒,我去我姥娘家拿點兒吃的去!”

  王利軍看著大侄女也是一臉倦色,心裡不忍,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鎮上他沒有什麼親戚,別說到了年根兒,就是平常日子,街上也見不著個賣飯食的呀。唉,小夏還要等下午打一針才會回去呢,一天不吃飯,他們兄弟倆大人還能忍一忍,倆孩子卻實在撐不住呀!

  王利軍也說帶小秋一起,卻被小秋婉拒了,只好叮囑她注意安全,然後目送她出了衛生院大門。

  時隔二十幾年,小秋已經記不太清去姥姥家的路,要去姥姥家她只能靠問的……這種情況,卻不能讓大伯知道,所以,只能一個人去。

  姥爺宋勝書年輕時家境好,上過私塾,後又上了學堂,即便家世沒落,即便如今遭小人舉報被批鬥打斷了腿,卻仍舊眉目慈和,神態淡然從容。小舅舅也繼承了姥爺姥姥的好基因,個子高高,五官清俊,性格沒有受家庭遭遇影響,臉上總掛著一派溫和從容的微笑。

  這樣的一家人,上一世卻是那般遭遇……

  小秋壓下心中的激動、悲哀,撐起一個孩子該有的表情,爬上炕問候了姥爺的腿傷,之後才把小夏生病的事說了。

  姥姥連忙收拾了吃的用的,讓宋秀程送過去,然後留了小秋在家裡,洗漱吃飯。

  看著小秋吃了不多就擱了碗筷,臉上濃重的疲倦,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鐘玉琴連忙招呼小秋去炕上睡一會兒。

  待小秋躺下,她坐在小秋旁邊,替小秋掖好被子,到底沒忍住,問道:“你爹怎麼會半夜裡去接小夏?”

  小秋抿了抿嘴,還是決定不再隱瞞,就把奶奶打算把小夏送給大姑的事情說了。

  鐘玉琴怒氣上湧,當著小秋卻沒有多說,只低低地罵了幾聲,就拍著小秋哄她入睡。

  小秋本就疲倦困乏到了極點,有姥姥在身旁守著,又有暖和喧軟的被窩兒,她幾乎說完話,就立刻睡死過去了。

  看著小秋睡著了,鐘玉琴這才

不再壓抑滿臉的怒氣,起身就下了炕,一邊穿棉衣棉鞋,一邊拿了兩塊松糕放在老頭子身邊的矮櫃上,一邊道:“你餓了就先拿這個墊墊,我得去看看蓮花……就菊花跟她在那兒我不放心,那個黑心爛肚腸的老婆子若是知道小夏被利民抱了回來,指定不甘心去鬧騰,就蓮花菊花那姐妹倆根本定擋不住……”

  宋勝書是讀過書的,但也不拘泥不假清高,也知道老伴兒說的在理,連忙道:“你先去趟衛生院,最好能讓蓮花她大伯哥家去。”

  宋勝書心裡還想著,若是王利軍能回去,讓自家小子一塊過去,也足夠了。他們是去護閨女的,可不是跟那王家的老婆子對著駡街的,不為了難看丟人,只因為不值當。駡街、吵架,不但是個體力活兒,還跟著生氣不是,他家老伴兒的身體看著挺硬朗,他自己心裡卻是知道,這些年跟著自己沒少受委屈,身體早不如當年了。

  鐘玉琴跟宋勝書相濡以沫了半輩子,老頭子說的話她哪能聽不明白,只不過心裡惦記著兩個女兒,恨不能去親自去看護著,所以沒接老頭子話茬兒,只點了點頭,拿了條圍巾包了頭,就匆匆出門去了。

  再說小秋,到底不是孩子,妹妹在衛生院,娘和弟弟在家,她兩頭不放心,自然也睡不久,也就個把鐘頭就自己醒了。

  倚坐在炕頭的宋勝書老爺子看見,就道:“你昨晚兒沒睡好,咋不多睡會兒?天還早呢,還不到十二點!”

  小秋笑著搖搖頭:“睡一覺就精神了,不睡了!我姥姥呢?”

  “你姥姥惦記著小夏,去看看了,一會兒就回來。”宋勝書回答著外孫女的話,其實心裡大概知道,老婆子即便沒去大閨女家,也是留在衛生院了,要不然,這麼長時間也該回來了。

  眼瞅著過年了,饅頭、菜都準備的充足,小秋洗了把臉,挽挽袖子就去做了午飯。菜是炸好的丸子燉了白菜粉條,熥了二合面饅頭,又熬了一鍋大米粥,小夏給姥爺端上飯來,叮囑幾聲,就拎了一大碗菜三個饅頭,匆匆出了門,往衛生院去了。

  結果,還沒等小秋過橋,就遙遙地聽著衛生院的方向隱約傳來吵嚷哭罵……她最初並沒有在意,可等她走上比較高的橋面時,就被衛生院內外人頭攢動、熙攘熱鬧的情形給驚住了!

  這個時代,就已經有醫鬧事件了?

  可這些日子,也沒聽說衛生院出什麼醫療事故啊?

  雖說鄭院長的醫術可以信任,但畢竟衛生院的硬體條件有限,處理個外傷啊,縫合個傷口啥的還行,真是開膛剖腹的大手術,衛生院可真的做不了,一察覺不對,就都早早打發去縣醫院、地區醫院了。

  那麼,問題來了,沒有醫療事故,又是怎麼引發的醫鬧事件呐?

  這麼尋思著,小秋的腳步不由自主地也加快了些,小夏還發著燒呢,若是被這麼大陣勢的鬧騰嚇到了,加重了病情可就糟了!

  “不就是個丫頭片子嗎?又不是獨一個,你還當寶貝嘎噠啦?頭一個我也沒說給你姐嗎?你倆閨女,又添了個小子,本來日子過得就艱難,眼瞅著孩子們吃不飽穿不暖的,就跟著她大姑又有什麼不放心的?那是你親姐,是孩子的親大姑,難道還能慢待了孩子……”這聲音太熟悉啦!不是小秋奶奶李秀英還能是哪個!

  她奶奶居然追到衛生院來了!一個人來的?還是帶了大姑,母女雙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