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重生七〇小村女

第一卷重溫童年 第二十八章

書名:重生七〇小村女 作者:紅小酥 本章字數:25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0


  紅燒兔肉啊,小秋一聽就覺得舌下生出一股口水來,下意識地想答應,可張開口,卻想起了自家娘親:“爹,還是清燉吧,我娘坐月子,不能吃紅繞的呢!”

  “唉……哎,還是秋兒想得周到,就聽秋兒的,咱們不紅燒,咱們清燉!”王利民滿心歡喜,又帶著些許的愧疚,匆匆出門,到院子裡收拾兔子去了。

  小秋洗完尿片,熬了一鍋小米粥,盛在瓷缸盆裡,王利民也收拾好兔子斬成塊端了進來。小秋端出一隻大碗來,遞給王利民:“爹,這是前天殺雞給娘燉湯,我留出來的兩根雞腿,你一併和兔子燉了吧……難得家裡燉一回肉,也得給我爺爺送一碗去。還有我利群大伯和我大伯娘家,我跟娘剛回來,我大伯娘連著給我們送了好幾頓飯呢!”

  王利民心裡一直酸酸軟軟的,聽了閨女這話也半點兒不反駁,笑呵呵地答應了,接了那碗雞腿肉一併去燉,又囑咐小秋:“你把筐子收拾收拾,那個胡醫生給了兩包葡萄糖……哦,還有鄭院長給的幾包藥,說是你娘吃完前頭那幾服藥,接著吃的。”

  小秋也歡喜地很,把籃子裡的東西一一取出來。吃的放好,葡萄糖送到裡屋的炕櫃裡去。

  宋秀蓮已經醒了,給兒子換了尿片後,正在給他餵奶,見小秋進來就問:“你爹回來了?”

  “嗯,剛才就回來了!”小秋笑應著,一邊伸出手指去讓小弟握,一邊道,“娘,胡醫生給了兩包葡萄糖,我放在櫃子裡了……待會兒,爹要去還車子,我想讓爹拿一包給利群大伯。”

  王利群雖說只是個堂兄,但平日裡沒少照應家裡,宋秀蓮也不是那種摳搜脾氣,一聽小秋這麼說,自然沒有異議,又道:“你姥姥拿來的那一大塊豆腐,你切一塊下來,剩下的分兩份,讓你爹給你利群大伯和大伯那邊送過去。”

  小秋答應著,拎著鄭院長給的藥出來,掛在裡屋門框旁插的筷子上——這還是當地風俗,藥包用筷子掛在病人房門上,預示著快快痊癒,去病安康的意思。

  那邊王利群已經把雞肉和兔肉汆過燉了起來,隨著熱氣蒸騰,香氣也漸漸從鍋裡飄散出來。

  小夏聞著香氣迷迷糊糊揉著眼睛坐起來,軟軟地叫:“姐姐……”

  王利民聞聲快步走過去,拿了棉襖給小閨女穿了,一邊揉揉女兒的頭,笑道:“小夏這是聞見肉味兒了吧?”

  “嗯嗯,吃肉!”小夏迷迷糊糊地點著頭,一邊扒著王利民的衣裳站起來,一邊道,“爹,你看我和姐姐糊的牆紙,好看吧?”

  王利民走了後,小秋就帶著小夏把牆紙糊在了床周,米黃色的底子,小朵的玫瑰花散落著,乍一看,跟後世的牆紙很像啊!竟然挺好看的。

  小夏就更是歡喜的不行,貼了牆紙後,就沒下床。這會兒一見著老爹,第一時間就顯擺開了。

  “好看,好看,剛剛爹還說這麼好看的牆紙誰糊的,原來是咱家小夏這麼能幹啊!”王利民摟著小閨女誇獎著,逗得小夏咯咯咯地笑個不停。

  好不容易說完牆紙,小夏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爹,晌午我給你留了一塊雞肉……你吃了嗎?”

  晌午小秋給娘燉雞湯,不忍讓小夏看著,給她盛了小半碗雞肉,她竟沒捨得吃完,到底留在碗裡一塊。

  王利民一聽這話,高興的不行,只顧順著小女兒道:“吃了吃了,爹的小夏

最好了,都知道心疼爹了……”

  小夏卻皺了臉,低著頭一會兒,才喏喏道:“爹沒看見上邊的牙印兒嗎?”

  王利民高興著呢,也沒多想,直接道:“爹不嫌棄小夏的牙印兒……”

  “哇……”小夏終於忍不住哭了。

  王利民手足無措地,連聲地哄著,小秋卻已經拉開簾子,拿了一塊毛巾過來,一邊接過小夏去給她擦臉,一邊對王利民道:“爹啊,你想岔了,小夏不是怕你嫌棄,是想告訴你,她咬了牙印兒占下的,你咋給吃了呐?”

  王利民一臉哭笑不得,好一會兒才笑出聲來,伸手呼嚕呼嚕小女兒黃軟的頭髮,一邊笑道:“小夏放心吧,爹吃了一塊雞肉,補給你一碗行不行啊?”

  小夏已經收了哭聲,聞言先回頭看了看自家大姐,見大姐只是笑,並沒有什麼暗示,只好自己轉轉眼睛,略略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很大方地點頭應下來:“好吧……誰讓你是我爹呢!”

  噗哈哈……

  這一回不但是小秋憋不住,連王利民和裡屋裡探頭往外看的宋秀蓮,一起哄笑起來。

  等雞肉兔肉燉好了,小秋先撿著軟爛的雞腿兔腿肉給宋秀蓮盛了一碗端進去,又給小夏盛了大半碗讓她吃著,這才將剩下的肉分作幾碗。其中一碗,連同一袋葡萄糖一塊豆腐一起裝了籃子,讓王利民拎了,推了自行車往王利群家去。

  小秋自己也端了一碗肉並一塊豆腐,往大伯娘家去。

  大伯娘家剛做好了飯端上桌,是一大盆白菜燉粉條,小秋大伯王利軍帶著三個兒子一人圍坐在桌子旁,正準備開吃。魏愛梅端了一碟大醬,拎著兩棵大蔥也正要上桌,看見小秋進門,連忙笑著招呼:“秋兒過來了?”

  三個堂哥也擱了筷子招呼堂妹,三哥王成河更是一個箭步跳上來,搶在自家老娘前頭,把小秋手中的碗接過去,一看就驚喜地叫起來:“哎喲,就知道是小秋疼哥哥……”話未說完,先伸手掂了一塊肉丟進嘴裡,嚼得起勁兒,“唔,這是兔肉吧……真香啊!”

  大哥二哥畢竟大了,即便眼饞也不好跟王成河這樣,倒是魏愛梅看著不像樣,伸手從小兒子手中接過碗去,還拍了小兒子一巴掌:“瞧你這饞相兒,虧得小秋是你妹妹,要是外頭的人,還不被人笑話煞!”

  一邊說著,魏愛梅去找空碗,把肉倒下。

  小秋等著大伯娘這一通忙乎的功夫,大伯王利軍就問起了小秋兄弟的情況,又問可起了名字……

  “哎,虧得大伯一問,不然我兄弟這名字還不知拖到啥時候去呢……我爹剛回來,小夏又病了,還真沒得空給我兄弟起名兒呢。”小秋笑著道。

  大堂哥王成海是個容貌端正、性格憨厚的青年,聽得小秋這話,就笑著道:“我那小兄弟的名兒也好起,小秋小夏都是依著生日季節起的,我那小兄弟生在臘月裡,不如就叫臘月好了!”

  魏愛梅正好端了滿滿一碗炸丸子、炸肉段回來,聽到大兒子這話就笑著道:“叫什麼臘月,不如就順著小秋小夏的名兒,叫小冬好了嘛,反正也是生在冬天的。”

  王利軍也點頭贊同:“嗯,小冬好聽。”

  小秋笑著點頭應了,道:“小冬這名兒是挺好的,我回去跟我爹我娘說去。”

  說著話的功夫,小秋突然聽得小夏淒厲地哭起來,她顧不上接魏愛梅端出來的碗,轉身就往家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