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超弦巫師

第一卷巫師之路 第028章輸血與放血

書名:超弦巫師 作者:天空魚 本章字數:242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18


  兩個多小時後,男爵城堡達到。

  一隊人進入城堡的動靜不算小,主堡中的裡奧男爵聽到了,走了出來。走出來的裡奧男爵先是看了一眼被同伴扶著的休斯,接著扭頭向李察看過來,微微皺眉問出聲:“什麼情況,怎麼有人受傷了?難道……碰到盜賊了?”

  盜賊?殺手能算盜賊的一種嗎?

  殺手顯然不能算作盜賊。不過李察懶得和自己面前這個“父親大人”有過多的交流,只是點了下頭模糊的道:“算是吧。”語氣冷淡無比,只要男爵不傻,就能聽出不想多說的意思。

  但出奇的是,這一次男爵卻沒有像之前一樣——“識趣”的簡單的問幾句話扭頭就走。聽完李察說的話後,男爵臉色突然凝重起來,皺起眉頭,一臉認真的道:“看來領地的秩序真的太差了,隨隨便便就能碰上盜賊。必須得雇傭更多實力強大的騎士才啊行……”

  聽了這話,李察眼睛一閃,心裡面真的有點想笑,已經聽出了男爵的話語中的意思來。

  下一刻,李察向著男爵看去,一臉平靜的道:“我親愛的父親大人,你是不是想要我儘快的給你鑄造出幾把合金劍,好讓你去雇傭騎士。這樣我出城堡的時候,也就不用擔驚受怕了。”

  “這個……”裡奧男爵微微猶豫了一下,片刻後略顯尷尬的坦誠道,“不管怎麼說,這畢竟對你也有好處,畢竟……”

  “但交易就是交易。”李察出聲打斷裡奧男爵的話,開口緩緩道,“如果記得沒有錯,在夏天的時候我們就討論過這件事吧。你幫我從領地外面收集我需要的一些材料,等我把材料拿到手,就會給你打造合金劍。而現在,都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我連一點材料都沒有見到,你卻要求得到我的合金劍,是不是有點不合理?”

  “這個……”裡奧男爵眉頭微微皺起,有些不快的道,“並不是我不守信,只是你要求的那些東西太難收集了,收集全需要不少時間。不過已經有最新消息穿來了,一個商隊裝著你所要的所有材料,已經從麥倫聯盟出發了,向著我這領地所在的普魯帝國來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到達。”

  “那等到到達了,再說合金劍的事情吧。”李察道,一點都不通融。

  看著李察的樣子,裡奧男爵忍不住的有些發火,沉聲道:“我可是你的父親,難道會騙你?你現在這是什麼態度,就不能尊重我一下?”

  “我很尊重你的,我親愛的父親——裡奧男爵大人。”李察低頭,對著裡奧男爵微微躬身,姿態很是恭敬,但臉上的表情卻是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一點冰冷。

  裡奧男爵看了後真的有些無可奈何,看著李察的樣子,最終冷哼一聲,轉身走進了主堡中,聲音傳來,“那就等段時間再說吧,真是的!”

  李察則是聳聳肩,重新站了起來,抬頭看向四周。

  這時,屠庫等人略有擔憂的看過來,小聲的問道:“李察少爺,你這樣對男爵大人,不會……有什麼不妥吧?”

  “這個就不用你們去考慮了,我自己心裡有譜。”李察道,接著又扭頭看向另一邊,“對了休斯,你跟我過來,讓我給你測一下血型。”

  比起毫無意義的猜忌和算計來,李察更喜歡做一些有實際意義的

事情。

  “額,是……”休斯聽了李察的話,在同伴的攙扶下,老老實實的走過去。

  之後,李察就開始給休斯和城堡中的一些人檢測血型是否匹配,然後開始輸血。

  說起來,輸血的難度一點都不高,不過是從一個人的體內抽出來,再注入另一個人的體內。

  血型不同,的確會造成溶血現象從而導致死亡,但在輸血之前,多進行幾次滴定觀察實驗就能免除。

  輸血用的中空針頭也許有點困難,畢竟當前這個世界的科技真的製造不出來,但也不是完全無法替代。用消毒後的竹管就行,不過是造成的創口大了點、疼了點而已。

  在李察的掌握下,輸血很順利的進行著,不多時就把足夠多的同型血液輸入了休斯體內,讓休斯的身體機能得到快速復原。

  當屠庫等人看到休斯的臉上的顏色,肉眼可見的變得紅潤,忍不住的發出驚呼。雖然他們已經在李察的手下見到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但這一次還是再次叫出聲。

  “太神了,太厲害了,不用放血,只需要輸血就能救活一個人!”

  “是啊,是啊,誰能想到呢。”

  “李察少爺真的厲害……”

  李察聽了這聲音,看著大呼小叫的屠庫幾人,忍不住的搖搖頭,同時對當前世界的醫術水準感到十分的無奈。

  不怪屠庫幾人的少見多怪,要知道當前這個世界,真的和中世紀極為相似,所以醫術基本上還處於孕育階段,還和神學以及巫術混在一起。

  當前這個世界,不但沒有什麼像樣的藥材,而且治療方式也只有流行的一種——放血療法。由理髮師或者牧師所兼職的醫生,碰到任何病症,都會簡單而粗暴的嘗試用這一種方式來解決。

  頭疼?沒事,發點血就好了!噁心?沒事,放點血就好了!斷了胳膊,失血過多?沒事,放點血就好了!

  歷史上就曾經記錄,波旁王朝(古代法國)有一個士兵作戰時胸部受傷,因失血過多而昏迷。送到醫生那裡後,當場就先放血600毫升來減少疼痛,晚上再放血700毫升。第二天早上,醫生又放血250毫升。其後14小時內,士兵又被放血5次,至此不算受傷的失血量,已經被成功放掉身體的近乎一半血量。

  之後幾天還是繼續放血,結果就是沒有讓士兵情況有任何好轉,反而引起了傷口發炎,這種情況下醫生還堅持認為要靠螞蟥吸血來消炎才行,於是先後用了40只螞蟥放在士兵身上。士兵在醫生的手中被足足折磨了一個多月,饒是生命力再頑強也沒有撐下去,最後一命嗚呼。

  而大名鼎鼎的英王查理斯二世,死因也是暈厥後的放血治療,本來身體就不行,隨著放血越放越暈,結果放了不到700的血毫升就死翹翹了。

  正因為這樣,在治療過程中,很多傷病者的情況往往沒有到達死亡的地步,好不容易憑藉生命的頑強獨自扛過了病痛。卻慘遭醫生毒手,死於放血後的失血休克,或者是放血的柳葉刀不衛生帶來的傷口感染。

  簡單來說,當前這個世界,“醫生”間接殺的人比救的人都多。這也就怪不得屠庫幾人,看到本來“必死無疑”的休斯被生生救活後的震驚了。這……這簡直就是神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