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迷寨蠱奴

第12章 雨夜

書名:迷寨蠱奴 作者:丹鳳眼 本章字數:3263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6日 16:33


玉竹眼睛滿是期待的看著我說:“你把它吃了。”

我撓了撓頭,“這到底是什麼?”

玉竹:“對男人有用的。”

我歎了口氣:“我知道了,壯陽藥,我吃。”

玉竹見我真的一口吞下藥丸,臉上的表情立即輕鬆了很多。

走的時候,我向玉竹提出要點兒食物,玉竹端上蠟燭,把我領到廂房,這個廂房沒冰箱、煤氣之類的現代傢伙,食物到是不少,熏肉、熏魚,蘑菇、番茄,還有蘿蔔。

玉竹:“都拿去,分給你朋友吃。”

熏肉、蔬菜、稻米我裝好後,我掛在肩膀,這些夠我三人吃個四五天了。

到了院子裡,我摸摸了她的小臉,“你太可愛了。”

玉竹搖了搖頭。

“我走了。”看著玉竹說。

玉竹在臺階上輕輕的說:“你明天還來嗎?

“當然來。”

我走到院門那裡,回頭看,她還端著蠟燭站在院子裡看著我。

她一邊用手護著燭火,一邊看著我,四周靜悄悄的,只有燭火搖晃。

多年以後我還記得,她捧著燭火,目送我的情景,心裡是那麼的酸楚。

我朝她揮手,小聲說:“你回去吧,小可愛。”

玉竹笑了笑說:“明天你早點來,我做好晚飯等著你。”

我:“那太好了,呵呵,我走了。”

從玉竹家出來之後,我內心滿是狂喜,我竟然開苞了一個那麼美的處女。

我心情好到無法言說,我想我回去對張金山說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太他媽的幸運了!

回到我們居住的木屋,張金山那小子和黃偉都還沒回來,我說了句,“兩個爛娃,貪色的很列。”就先躺下睡了。

可能是我太累了,睡得死,張金山、黃偉兩個爛娃回來我竟然一點兒都不知道。

我揉揉眼,看表都快十二點了,外面竟然在淅淅瀝瀝得下雨,怕淋濕衣服,我在門口撒了泡熱尿。

回到屋子,望著外面得雨,我發了會兒呆,昨夜雖然風流快活,但醒來後又覺得那般空虛。

我又看了會死了一般睡覺的張金山、黃偉,一個打呼嚕,一個流口水,覺得人那麼醜陋,我想我熟睡的時候也是那樣吧。

我叮鈴咣當的做飯,把他倆弄醒了。

我熬了蓮子米粥,還用熏肉炒了蘿蔔和一種葉子菜。

張金山抱怨我把他弄醒了,但看到我做的飯菜就不廢話了。

黃偉還好,起來見我做飯做到豐富,說了句辛苦。

吃好了飯,張金山黃偉又來了精神, 他們不關心外面下雨,也不欣賞遠山猶如青黛,近處滿眼青翠,吃飽就開始談女人,談昨夜的風流。

張金山這個爛娃說,昨晚開了洋葷,昨晚他去的一家裡的女人竟然是金髮碧眼的英國女人。

還從那女人身上揪了兩根金黃色的毛兒帶回來,讓我們看。

我罵他爛娃,他卻嘻嘻笑,說怕我們不相信,以物為證。

黃偉張金山接過兩根經黃色的毛髮,仔細的看著,“還真是金黃色的,沒想到這裡還有外國女人。”

黃偉咧嘴笑著問張金山:“外國女人活兒,咋樣兒?”

張金山一拍腿,吐沫橫飛的吹噓了起來。

聽張金山諞了一會兒,黃偉也不示弱,他說他照舊去的是玉蝶的家裡,他戀舊,現在還不想更換物件,說玉蝶很會玩兒,會噴,噴的很高,讓他感覺刺激非常,不舍更換。

張金山笑話黃偉沒出息,沒見過女人,黃偉卻不以為然。

後來他倆都讓我說說我昨夜的情況,我本來想說,但我覺得我和玉竹是純潔的,如果我和他倆摻和一塊兒說,玷污了我和玉竹的純潔的靈肉結合。

張金山:“方樹你丫是不是沒讓女人滿意,不好意思說吧。”

黃偉嘻嘻也看著我笑。

我罵張金山二錘子,

去一邊兒了,本來我還想問他關於英國女人的事,也不想問了。

當地的人才有走婚的規矩,為什麼這寨子裡有外國女人?難道這女人漂洋過海的為了體驗走婚這種習俗?還是有其他什麼原因?

由張金山說的英國女人,我又想到了秋麗、李蓮、玉竹,還有那個月華姥姥,她們樣子都不像土生土長當地人,難道鳳凰寨是外來的女人組成的寨子?

那這麼多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女人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難道是為了體驗走婚,天南海北,聚到一起的?

我想如果我把這些問題說給張金山、黃偉,他倆又該說我庸人自擾、吃飽撐的了。

天快黑的時候雨也沒停,不想睡,又無聊,我想著是不是該做飯吃,可是我想午飯是我做的,第二頓飯我理應他倆做,可是他倆都在眼巴巴的等著天黑,沒人做飯。

真是三個和尚沒水喝,我也不做,反正晚上我到玉竹哪裡吃飯,都說好了得。

忍者餓,熬到了天黑,可是雨還在下。

沒有雨具,這麼淋著到寨子,樣子慘不好,可能還會感冒,於是我們三都惆悵著看著外面,期盼雨停。

雨天山裡很涼,我在屋裡點了火,張金山、黃偉都靠過來了,我們三圍著火,喝水、吃烤土豆、聽雨。期間還看到不遠處得山體滑坡,發出如房屋倒塌得聲音。

到了夜間八點多雨還沒停。

張金山:“我不等了,隨便到哪個女人家都能泡個熱水澡,吃點兒東西。”

我望著外面說::“這麼大雨,還要去,不怕被泥石流埋了你。”

“我不怕,只要有女人,什麼都阻擋不了我。”他說著在屋子找了一塊兒破草席,搭在頭上,沖進雨中,向鳳凰寨去了。

張金山一走,黃偉也待不住了,他頭上頂著個破瓢,冒雨,踩著像剛拉得牛屎一樣軟得泥路,進了寨子。

就剩下我一個,我也不想這一晚虛度,更不想爽約,溫柔恬靜得玉竹還在等我吧?

我在破木屋裡沒找到任何能遮雨得東西,只能這樣去了,走出沒十米衣服就全濕透了,貼在身上。

前面黑洞的的,只有沙沙的雨聲,又往前走了一段兒才看到螢螢、點點的光,那是寨子裡的燈光,微弱而又讓人覺得不真實。

前面是那廢棄的帳篷,在雨夜裡,它像墳又想廟,不知道為啥,這次看到這個空帳篷,有點恐怖,生怕裡面突然爬出個東西,抓住我的腿。

經過時,我下意識的朝那個比夜還黑的帳篷口看了看,見沒什麼異常,剛要繼續往前走,突然聽到一個女人得聲音,“別過去、別過去。”

那話語讓我脊背發寒。

四周漆黑,除了路邊的帳篷,遠處的燈光,我看不到任何東西。

我大著膽子問?“誰在裡面!”

只有雨水砸在帳篷上,“啪啪”的響,卻再無別的聲音。

難道是我幻聽了?我又對著帳篷大吼:“誰在嚇唬老子!”

“外面下大雨,進來和我玩兒、進來和我玩兒。”

真是是帳篷裡發出的聲音,我不敢想是什麼東西在裡面,撒腿就跑,可是那是山路,沒跑兩步就狠狠的摔在地上了。

起來都費勁,“噗呲、噗呲”我又連續摔了兩腳,像根本走不了似的。

我爬在泥水裡,緊張的往後、往帳篷那裡看,什麼也沒看到,看到帳篷的簾子,一動一動的。

我顧不得疼痛,又起來,肯定有鬼,驚恐我的出於本能大喊:“張金山、黃偉!”

“你害怕了嗎,不用怕,來這帳篷裡,姥姥才可怕。”

那嫋嫋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好像有人爬在我耳邊。

“你他媽到底是誰!”我在胡亂揮著拳,掄到的只有雨水。

“張金山、黃偉”我大喊著的往寨子裡跑,噗通!我又狠狠的摔在雨裡,並且身體在往下滑著,手抓不住任何東西,我急的大叫,但那無濟於事。

我不知會滑向何處,我想我會被泥石流埋掉,還是掉進河裡淹死。

我記得我喊了一聲“玉竹,別了!”之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