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迷寨蠱奴

第26章 掀開看看

書名:迷寨蠱奴 作者:丹鳳眼 本章字數:3246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6日 16:33


這就是救命稻草啊!也沒時間想上面的人是誰,我對張金山說:“快上。”

我讓張金山先上去,進接著我也上去了,等我快到石壁的頂端時,一隻手把我拽了上去。

爬上石壁後,張金山就往前跑了,把我拽上去的人,抓著我手也趕緊往前跑。

雖然有月光,但我也看不清拽我跑的人是誰。但絕對是個女人,因為這個人也沒穿衣服,雪白的肌膚,長髮、細腰。

我被人拉著了,一會兒就超過了張金山,那小子落了後,嚇得“我靠、我靠”的亂罵,努力追趕我們,生怕被人擄走。

上坡、下坡,左拐、右轉,那個女人把我帶到一家庭院邊,這時呼呼喘氣的張金山也跟了過來。

張金山過來後,女人沒有停頓,把我們領進院子,進了屋。這時我才仔細看那女人光潔的後背,恰女人回頭看我,我擦!拉著我跑的人居然是玉竹。

看到是玉竹,我先是大吃一驚,然後儘量壓低聲說道:“怎麼會是你?”

“除了我,誰還會來救你?”玉竹微笑詰問。

我剛想要說話,玉竹對我噓了一聲,示意我不要說話。

靜聽了一會兒,外面沒動靜,玉竹才說:“你們在這裡等著我,我還得回去,千萬別出去,被外面的人找到,你們就完了,相信我。”

我鄭重的點了點頭,玉竹長舒口氣,轉身走出房間。

等玉竹走後,張金山彎著腰氣喘吁吁的對問道:“這女孩兒,誰啊,在這躲著,安全嗎?”

“這就是我在寨子裡交往的女人,她叫玉竹。”我回道。

“哦,這就是被你破處兒的那妞兒?”張金山驚訝道。

我說是的,同時警告張金山:“一會兒玉竹要是回來了,你爛娃少看她,她是我的,你別上看下看的,小心我給你急。”

張金山一臉不屑的看著我說:“靠!在這地方分什麼你的、我的,那秋麗本來是我先看上的,我不是讓你先上了嗎?你弄過,我就不能弄了?再說了,我看看那小妞兒怕啥的,小氣!”

我指著張金山低聲說:“爛娃,我告訴你,玉竹跟寨子裡別的女人不同,她是個善良的女孩兒。”

“你咋知道不同,還善良?你剛才不是說過,這裡的女人都讓那個穿白衣服的人洗腦了嗎,都是變態!這會兒見到那小妞兒你又這樣說,我看你小子和黃偉一樣,吃同一個女人的藥丸太多被迷惑了,還玩兒純情,操!”

我被張金山數落,也沒辦法解釋,即使我揪著張金山耳朵說玉竹她很善良的,不想害我,張金山也不信,他現在是驚弓之鳥。

我乾脆不說話了,坐在地上,一邊休息一邊思考,萬一有人找到這裡,我們該怎麼辦。

大概能有十分鐘吧,玉竹終於回來了,等玉竹光溜溜的進來後,張金山很誇張的背過了身子,眼睛看著牆壁。這小子還算識相,我好氣又好笑。

我發現玉竹來了之後,手裡拿了兩樣東西,毛烘烘、黑乎乎的。

“這裡不能一直待,很快就會有人搜這裡,這假髮你們帶上,至於你們能不能蒙混過去,那就看你們的運氣了。”玉竹一邊對我說著話,一邊把假發抖落開遞給我。

我接過假髮看了一眼,盯著玉竹說:“這是女人的假髮,你想讓我們帶上假髮,裝女人逃走?”

“是的,戴上假髮,身上的衣服也得脫了,光著身子,披散頭髮,這樣在夜裡才好蒙混過去。

玉竹這話剛說完,背著身的張金山就沒好氣的嘟囔道:“這太天真了吧?女人上面有兩個饅頭,下面也是凹進去的,我們上面平平,下面還多出一嘟嚕東西,太明顯了,這樣不行。”

這爛娃又說葷話,我瞪了他一眼,然後我對玉竹說道:“只能這樣了,無論什麼結果,謝謝你了。還有,你為什麼要救我們?你這樣做被發現了,寨子裡的人會不會懲罰你?”我擔心的看著玉竹。

玉竹抿抿嘴唇說:“只要你們不說出去,不會有第四個知道。我之所以幫你,是因為我的第一次給了你,你就是我一個人

的,不想任何女人再沾你,你只屬於我一個人!”

對我說完這話之後,也不知道玉竹是外面放風,還是別的,她突然轉身出去了。

等玉竹走後,張金山這才轉過身來,他對我道:“還玩兒純情,肉麻不肉麻?還你是她的,還不想和和別的女人分沾你,這裡的人,真是有病!”

“少廢話!脫衣服、戴假髮。”我生氣的對張金山說。

帶上之後的模樣就不說了,我和張金山彼此相看都噁心對方。

對脫衣服這種事張金山從來都不在乎,這小子連褲衩子都脫了,果真脫光。而我穿著內褲,他看看他腿間那一嘟嚕物件,覺得醜陋把大概,又把內褲穿上了。

我說:“那些女人在著急找我們,遇到生人會先看臉,不會太注意下面的,一會兒到外面,咱也弄點兒樹枝、藤蔓圍在腰裡,以防萬一,寨子裡的女人,有穿樹葉子。”

張金山仰臉無奈的笑著說:“行,聽你的。”

收拾好後我們就出去了。我們剛走出院子,就有三個女人看到我們,並朝我們走來。

我心在突突著,可能是這假髮和我們裸身真起到了作用,三個女人朝我們看了會兒,轉身又朝別的方向走了。

見狀,趕緊向相反的方向跑去。可是寨子裡的女人太多了,沒多遠就遇上兩撥,兩撥人都是看我們一眼就和我們擦肩而過。我倆冒著冷汗,硬著頭皮走,好在沒有人懷疑和多看我們。

就在我們慶倖的時候,前面又出現了一夥人,而且她們手裡舉著火把,估計那些人已經看到了我們。

越來越近,我看清了,那夥兒人帶頭兒的居然是玉竹的母親,又撞上她了!

這個老女人,看著性感嫵媚,卻是和狠角色,遇見她,我們肯定蒙混不過去。

我沖張金山一使眼色,旁邊有一戶人家的院子,急中生智,我率先朝那戶人家的院走去,張金山緊跟我後面。

情勢不允許多想,這戶人家的房門沒鎖,我和張金山沒敢把門全推開,就躲了進去,然後趕緊關好門。

等我進去之後,我看房間裡的擺設,居然有點兒熟悉。

“我靠,巧了。”這是李蓮的家。

李蓮沒在家,估計也去了祭祀場那邊,說不定這會兒她也在找我們。李蓮不在,我心稍安。為了能更好的觀察外面的情況,我和張金山從一樓輕輕上到二樓。

我倆在二樓,透過窗戶中間的縫隙,看外面的情況。

外面,整個寨子是人影攢動,每個地方幾乎都有人在看守著,有的拿著火把,有的拿弓箭,我們住的木屋那邊也有火把晃動。

木屋那邊是回不去了,也不知道在這能躲多久,我和張金山,兩個大男人,正是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的時候,平時對女人那麼感興趣,像色狼、流氓一樣的我們,現在被外面的女人逼到這地步,如同耗子一樣,可悲、可歎!

黑暗中,我倆頭挨著頭,通過窗縫往外看了不知道有多久,我脖子都酸了,不經意看到一樓窗外那兩口大缸,那兩口大缸再次燃起我的好奇心來。

我張金山小聲道:“老張,你在上面盯著外面的情況,我下去看看,那兩口缸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金山皺眉說:“好奇害死貓,別他媽去了,萬一那裡有個怪物啥的,弄出動靜,我們真就完了。”

“操,我就不信了,大不了和外面那些娘們拼了!”我咬牙說。

張金山晃晃腦袋不太贊成,但還是說:“你去吧,其實我也很想知道那缸裡有什麼,你小心點兒。”

我點頭,下樓而去。

見院子附近確實沒有人,我才貓腰踅摸到了那兩個大缸旁。一接近大圓缸我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那種味道怎麼形容呢?記得小時候在農村,見到一隻刺蝟被馬蹄踩爆,刺蝟內臟散發的味兒就很怪,腥味兒夾雜著草汁子的味兒,對,就是那樣的味道,青腥的氣味。

我皺了一下鼻子,小心的啟開其中一個大缸的封口,附身一看,我去!我差點嚇尿褲子!那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