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正文 第24章 談話

書名:婚不由你:老婆,乖乖受寵 作者:夢莉心 本章字數:220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4


梁木聽了成茵茵瘋狂的發洩之後,徹底地明白了過來。

原來,徐秋水帶著徐小宏離開聶家根本原因,是白語笙。

要不是白語笙從中作梗,徐秋水這麼決絕地帶著徐小宏離開了。

不過,聽成茵茵這口氣,徐秋水對聶鴻的誤解,也是非常深的。

看來,為了聶鴻的家庭幸福,他只能親自出面,幫聶鴻解釋了。

“茵茵啊,其實,聶總他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樣,雖然他身邊圍繞著無數女人,但是,我敢保證,聶鴻他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徐秋水的事情。”

成茵茵聽到的梁木說的話,就像是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

她“呵呵”兩聲,冷眼看著梁木。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現在整個A市的人都知道,他聶鴻是一個朝三暮四,喜歡沾花惹草的渣男,而你現在卻在這裡和我說他潔身自好?”

“梁木,你當我是傻子嗎?”

越說越激動,成茵茵心裡深深地替自己閨蜜鳴不平。

梁木有些無語。

很多時候,看到的,不都是真的。

因為你所看到的,不過是別人想讓你看到的而已。

“茵茵,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以我的人格保證,雖然關於聶鴻的花邊新聞很多,但那不過一些媒體故意渲染,故意誇大,想要賺取一些利益罷了。”

“聶鴻他真的潔身自好,守身如玉,從來都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

成茵茵半信半疑地看著梁木。

“怎麼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梁木連忙點頭,眼神十分的誠懇。

“千真萬確,我以我的人格做擔保。”

說話間,梁木故意眨巴眨巴了自己的桃花眼。

那樣子,好像是在說,你看我的眼神多麼的真誠啊!

看著這樣的梁木,成茵茵十分無語。

雖然這個男人長得很帥,但很抱歉,她成茵茵對花裡胡哨的男人,從來都沒有一點興趣。

成茵茵後退了一步,理智告訴他,梁木說的話,其實不無道理。

畢竟,像是聶鴻這般有背景,有顏值,還高智商的男人,確實是媒體用來炒作的最佳素材。

“既然,你說聶鴻潔身自好,那麼白語笙這件事,你又怎麼解釋?”

梁木眼裡閃過一抹不屑,“聶鴻本就優秀,喜歡他的人自然是多了去了,當然,也包括這位豪門名媛白語笙。”

“白語笙生性高傲,在她看來,怕是整個A市,能夠配的上聶鴻的,就只有了她了吧,所以,她才會為了得到聶鴻,故意去羞辱徐秋水。”

成茵茵了然,點了點頭。

“那白語笙和聶鴻,究竟什麼關係?”

梁木故意歎了一口氣,佯裝十分惆悵的樣子。

“白語笙雖然對聶鴻情根深種,奈何,聶鴻的眼睛裡面從來沒有她。”

是啊,能夠真正入了聶鴻的眼睛的女人,到現在為止也不過就只有兩個女人吧。

只是,有一個已經是過去式了。

而徐秋水,才是聶鴻的現在時。

成茵茵點了點頭,隨後,又狐疑地看了梁木一眼。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看著

成茵茵那雙懷疑的眼睛。

梁木感覺自己喉頭卡著一口老血,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難不成,他苦口婆心的說了這麼長時間。

都是在浪費唾沫?

“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親自去找聶鴻,並且讓聶鴻將這件事情處理好了,一定給你和徐秋水一個交代。”

成茵茵聽梁木這麼說,心情倒是放鬆不少。

“好吧,那我就信你一次,等你好消息。”

說完,成茵茵便轉身麻利地離開了,連一句多餘的廢話都沒有說。

梁木頭一次被一個女孩如此地忽視,按理一般人的反應,應該會感到沮喪。

但,梁木卻相反。

他感覺到了一絲絲的興奮,而這種興奮,是他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酒吧裡,梁木拍了拍聶鴻的後背。

“怎麼,心情不好?”

聶鴻晃了晃酒杯,眼神裡的落寞一閃而過。

儘管時間非常短,但梁木還是捕捉到了。

“怎麼?聶總也會為女人煩心嗎?”梁木笑著問道。

“你怎麼來了?”聶鴻沒有回答。

“我來看你,順便來幫你解決問題。”

“我的問題?”

“是,當然是關於你妻子,徐秋水的問題。”

“呵,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什麼你成了情感專家?”

“我一直都是情感專家。”

……

就這樣,幾杯酒下肚之後,聶鴻終於知道徐秋水心裡真正介懷的問題。

“聶總,聽我一句,女人需要安全感,而你必須要給足她安全感,她才會對你不離不棄。”

聶鴻放下酒杯,心突然被什麼東西撩撥了一下。

但,表面依舊是一副淡淡不在意的樣子。

“梁木,你不去當情感專家真是屈才了。”

當聶鴻知道徐秋水是受了白語笙的侮辱才不肯回到聶家的時候,心裡竟然會生出一股衝動。

此時的他,恨不得立出現在徐秋水的面前,然後向她解釋清楚他們之間的誤會。

但,這種衝動僅僅出現了不到幾秒鐘的時間。

現在,他應該要去找的人,是白語笙。

A市,最高級的西餐廳內,白語笙穿著一襲抹胸的小紅裙,正坐在聶鴻的對面。

儘管她和聶鴻見過很多面,但當她在看到聶鴻那張驚為天人的俊臉時,心跳還是會不受控制地加速。

“聶哥哥,我們好像好長時間沒有出來一起吃飯了。”

“是嗎?”聶鴻不動聲色地切著碟子裡面的牛排。

“語笙,我們認識多長時間了?”

“一年零八個月七天。”白語笙一臉幸福。

這一年零八個月七天,她的心裡一直裝著聶鴻,無時不刻不起盼著能和聶鴻在一起。

“既然記得這麼清楚?那你應該會很瞭解我的性格吧!”聶鴻突然抬起頭,墨色的眸子突然射出兩道如刀一般鋒利的視線,讓人頭皮發麻。

“嘎嘣”一聲。

白語笙手裡拿著的刀叉,不受控制地掉在了餐桌上。

她顫抖著聲音。

“聶哥哥,我,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

“如果,我有什麼做錯的地方,你說出來,我改,我改還不行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