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正文 第十章 猴屁股

書名: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作者:五花肉 本章字數:231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6


  

  元歡心不傻,相反她是極其聰明的一個女孩,只消簡單的分析便可得出,現在這種情況下,對她來說去越痕家才是最好的選擇。

  一來哪裡護衛森嚴沒有生命危險。

  再來便是可以直接接觸到案件的調查,而最重要的,她還能順便好好確認,六一的死到底跟越痕有沒有關係……

  雖然案發之後越痕在協助調查,但是他那麼迅速的出現還是引起了元歡心的懷疑,沒什麼企圖為何會突然出現?

  價值百萬的鑽戒和一隻狗,其中的利益抉擇並不難。

  六一是她的兒子,所以無論付出多少,她也要還他一個公道,將真正的兇手繩之以法。

  無論兇手是誰。

  看著前視鏡裡越痕俊美無鑄的側臉,她的心微微一動,繼而緩緩下沉。

  **

  元歡心手上拿著一瓶紅花油,笨拙的往自己腳上倒。

  誰知瓶口不小心撞到了腳上,忍不住疼的自己淚眼朦朧。

  終於看不過去,越痕忍不住出聲提醒,“先把紅花油倒在手上。”

  “啊?哦。”

  淺紅色的液體太過滑膩,只一個不留神,瓶子便摔在了地上,留下一小片狼藉。

  越痕扶額,攔住了元歡心還要拿下一瓶紅花油的動作,將袖子輕輕挽起,蹲下了身子。

  也就有了下面這一幕:

  “輕……輕點。”

  堂皇富麗的越家客廳,元歡心齜牙咧嘴的坐在沙發上,捂著自己的腳。

  “越痕你是不是在公報私仇,就因為我剛才說你不是英雄好漢,所以你故意下這麼重的手,報復我對吧。”

  越看越痕那張波瀾不驚的臉,元歡心越覺得他心裡在憋笑。

  “鬆開。我沒你想的那麼無聊。”硬挺的劍眉微挑,越痕抬眸掃過元歡心的表情,掩去眼底的笑意,正色說道。

  “你的腳還想不想要了,現在不上藥後果自負。”

  元歡心把腳收了回來,白皙的小腳縮在身前,任憑越痕怎麼說也不再動彈,小聲嘟囔著,“就不能換個人給我上藥麼,非得你來。”

  越痕放下紅花油,幾縷髮絲不聽話的滑下,略過他高挑的鼻子,“這個點了,還有誰沒睡?”

  面對越痕的反問,元歡心不再說話。

  越痕拉過她的腳,不由分說的繼續上藥,“我以前在軍隊經常扭傷,今天上完藥之後,明天你就能下地了。”

  這話越痕倒是沒騙人,他在軍隊跟老軍醫學了幾手推拿,倒是出神入化。

  聽他說明天就能下地,元歡心倒是不再拒絕。

  元歡心輕咬著下唇不再呼痛,越痕這頭也稍微放緩了力道,握著手心裡白玉一般瑩潤的小腳,心中情緒複雜難辨。

  元歡心本來就瘦,所以腳也不大,足以被越痕溫熱的大掌攥住。

  看著越痕一下一下幫她揉著扭傷的腳腕,淩亂的烏髮偏散,露出了清冷俊秀的側臉,斜飛的劍眉下是濃密的長睫。

  看著看著,元歡心竟想起了早些時候被他抱在懷中的情形,硬朗的肌肉線條跟這張過分帥氣的臉根本對不上。

  一抹紅雲悄悄爬上了她

的臉蛋。

  半晌,越痕才鬆開了元歡心的腳。

  抬頭注意到了懸掛在頭頂的“猴屁股”。

  “你怎麼了,感冒了?”越痕蹙眉問道。

  “沒,沒事,我沒事,不早了我先睡了。”經越痕的推拿,元歡心的腳倒是好了很多,聽見越痕的問話,雙手下意識的摸上了臉蛋,燙的嚇人。

  她趕緊跳下沙發,連鞋子也沒來及穿好就溜進了房間。

  看著元歡心倉促的背影,越痕倒是並未隱忍,笑了出聲。

  實在是有意思的很。

  

  格調極簡的黑白房間裡,巨大的落地窗被窗簾遮擋,暖黃色的燈光給整潔的過頭的房間增添了一抹暖意,巨大的歐式大床引人注目,純白的床單,純白的枕頭,純白的被子。

  屋裡的一切擺設都在述說著房間主人的輕微潔癖。

  越痕修長清冷的身影裡在窗戶旁邊,與整個房間的風格毫不違和,“康卓,你等會把李思權殺人案的資料發到我郵箱。”

  被從夢中吵醒的康卓早就習慣了自己boss的抽風,下意識的順口應道:“好,我馬上就發。”

  但瞬間馬上就清醒了過來,“不對啊,boss,李思權的案子在s市附屬警局,不歸我們省刑警支隊負責啊?”

  “我知道,所以我讓你等會發。給你五分鐘。”越痕聲音依舊沒有起伏,仿佛在說並不是調用職權之外的資料,而只是讓康卓去買杯咖啡過來而已。

  聽著電話裡的忙音,康卓欲哭無淚,抬手抹了把臉,開始絞盡腦汁。

  五分鐘整,郵件接收的聲音響起。

  越痕打開印表機,李思權一案所有文檔資料均被一一列印出來,黑白油墨下一張張血腥的現場記錄照折進了他眼中。

  修長白皙的手端著咖啡,另一隻手拿起了桌上的記錄,冷靜的從頭看了起來。

  走廊的另一端,心亂如麻的元歡心在床上輾轉數次,依舊睡不著,臉上早就沒了淚痕。

  她本來就是極其堅強的一個人,無論經歷多少變故,都極少落淚,今天也只是因為六一的死來的太過猝不及防,她才沒能控制得住情緒。

  冷靜下來之後,這才反復的回憶著自從她回家之後的情形。

  這麼看來,兇手極有可能一直藏在浴室裡。

  辛虧她在越家洗了澡,所以在回家之後根本沒有去過浴室和廁所,因為之前的意外,所以她今天忙著要趕稿,整晚都待在書房。

  六一很乖,從不在她忙著趕稿的時候進書房,但是拆家能手當然也不會老老實實的待著……

  回憶著六一被掛在燈繩上的樣子,這次避開了心疼的感覺,將腦中的情形再次復原。

  她去拿優酪乳的時候地上根本沒有血跡,也就是說明六一才剛被掛上去沒多久,鮮血是溫熱的,也說明狗才被殺死。

  此刻這些細節被一一翻出,元歡心只覺更急毛骨悚然,要從廚房去廁所必會經過書房,而六一幾乎就是在她剛走出書房的時候被殺的。

  那她在拿優酪乳的時候,兇手在哪!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她幾乎是跟兇手擦肩而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