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正文 第十一章 誰允許你上我的床了

書名: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作者:五花肉 本章字數:241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6


 

  作為作家,空間推理和場景重現能力不會太弱。

  所以推理出當時的情形對元歡心來並非難事。

  但推理完之後,元歡心卻更家害怕了,這樣一個心思縝密又膽大包天的兇手,她真的逃得過麼?

  可能是受了驚嚇,一直沒上廁所的元歡心不出所料的有些想上廁所。

  心不在焉的走出了房門,又心不在焉的上了廁所。

  卻一不小心就進錯了房間。

  此時已到了淩晨,元歡心本以為除了自己,其他人早該睡了。

  加上驚嚇疲累雙管齊下,導致她現在腦中可謂說是一團亂麻,所以在她看到眼前亮著燈的房間之後,想也沒想的便推門走了進去。

  雙手攤開往床上一趴之後,這才發現了不對勁。

  身下的白床單向紙一樣平整,如果不是她趴上來,根本沒有一絲褶皺。不同於元歡心房間的清甜,這被子上滿是清涼冷冽的氣味。

  呆愣的扭頭。

  越痕站在書桌旁,劍眉微挑,剔透不見底的深黑色眼眸緊緊的瞪著床上的元歡心,已然處在了爆發的邊緣。

  他一向不喜別人碰自己的床。

  手一抖,資料撒了一地。

  “你,你還沒睡啊。”

  察覺到越痕的惱怒,元歡心慌張的起身,打開房門就要離開,看到地上的資料,自知理虧,俯身撿了起來。

  但資料上印的圖片卻越讓她越看越覺得心驚,是那起碎屍案,翻到第一頁。

  《李思權案件資料》七個大字明晃晃的印在上頭。

  元歡心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為了她的案子,越痕在翻看李思權一案的檔案。

  “這起案子是你們負責的麼?”好看的柳眉輕挑,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卻不覺一片陰影罩下,抬頭是一張黑著的臉,越痕發了怒。

  “誰允許你上我的床了。”咬牙切齒的擠出了這一句。

  這回完了。

  心裡打鼓,臉上卻不得不擠出笑臉,越痕的氣場太強,嚇得元歡心沒了邏輯,“越先生,實在不好意思,我出來上廁所一不小心就走錯了房間,您大人有大量,舉頭三尺有神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著元歡心眼底的害怕,越痕到底恢復了理智。

  二樓的房間都差不多,走錯了也情有可原,剛才看的太投入,所以不小心代入了兇手的心裡,這才會如此易怒。

  揉了揉太陽穴,拉起了地上的女孩。

  接過已經亂了順序的資料一一整理好,這才定下了心神,“沒事,你走吧。”

  不明白為什麼越痕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但元歡心看見了他在調查案子,那還願意離開。

  細嫩的手指一把扒上桌沿,目光灼灼的盯著越痕,“我跟你一起看。”

  女孩輕靈純淨的眸子就在面前,越痕在椅子上靠了靠身子,半晌才點了點頭。

  那本《默默看著你》越痕全都看了,貫穿全書推理方式乾淨俐落,且確有據可循,嫌疑人心理分析雖然有偏差,但是問題並不大。

  這個元歡心很有天賦,越痕在心裡這麼下了定義。

  而這一切元歡心都不知道,她早就被那疊絕密資料吸引了注意,之前為了寫書,她沒少查詢資料,可她到底不是員警,

接觸的資訊並不多,只能從採訪和報導中一點點收集,難免局限。

  比如她現在正在看的五具屍體詳細驗屍結果,網上可找不到。

  元歡心看的認真,儘管是黑白列印,可是血淋淋的驗屍記錄依舊猙獰,一個年輕女孩竟然看的津津有味,越痕只覺有趣,“你不怕?”

  “怕什麼,這些東西我看的多了,從小看到大,怕什麼。”輕描淡寫的幾句話,越痕卻聽出了別的意味。

  她說從小看到大,尋常女孩,小時候怎麼會看到這些東西。

  但越痕不是好奇之人,元歡心不說,他也不問。

  瞥到元歡心手上的紙張,上面是對李思權做的心裡側寫。

  “你不用看那個,上面有錯。”修長的手指伸過去,輕巧的把那頁紙從元歡心手裡拽了出來。

  “你怎麼知道對錯?”看到一半的東西被人拿走,引起了元歡心的不滿,皺著眉質問。

  “兇手畢業于s大醫學系,曾任職於市附屬醫院胸外科,身形瘦小,營養不良,有精神病史,有用藥記錄。案發現場也就是死者住所,雜亂邋遢,現場並未發現證物。說明兇手其實心思縝密,房間雜亂是兇手主觀拒絕整潔環境,個性孤僻,極其自卑,不喜與陌生人交往尤其異性,生活中存在感較低,極易被他人忽視,這也是他殺人分屍的導火索。”

  說完,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黑咖啡,輕輕啜了一口。

  靜靜的聽著越痕說話,自從他開口之後,元歡心的眉就緊緊的擰著。

  “怎麼,我說的你不認同?”

  盯著越痕粉嫩的唇抵在杯壁上,元歡心一窒,好幾秒才回過神來,掩飾的輕咳了幾聲,“你憑什麼確定李思權營養不良。”

  嫌犯在逃,所以元歡心並沒見過李思權的照片,上次簽售會也是擦身而過,根本沒看到相貌,但她在書裡寫了李思權力氣極大,不然怎麼可能控制得住一家三口,尤其是他哥哥還是壯年男子,如果李思權營養不良,那更沒理由能成功殺人了。

  “德國歐尼斯特.克裡奇默以及哥倫比亞大學威廉.謝爾登兩位博士曾經做過研究,身材清瘦或身體衰弱的人更容易產生精神問題,所以我斷定兇手肌肉並不發達。而且更重要的是,兇手之前在市附屬醫院離職,離職理由就是精神狀況紊亂,而大部分精神狀況紊亂的人通常會承受極大的痛苦,會導致食欲不振,所以……”

  越痕的話沒說完,但元歡心卻早已被說服了,罪犯心理學她沒少研究,市面上耳熟能詳的書她也都看過,所以對越痕所說的歐尼斯特並不陌生。

  她的沉默只因為震驚。

  楓溪大廈廣場上的初遇,那場奢華物質的求婚,奠定了元歡心對越痕的第一印象,紈絝的富家少爺,為了戒指不顧六一的性命,脾氣火爆而且不負責任。

  但今晚的一切卻是刷新了元歡心的認知。

  追兇手時的體能和爆發力不容小覷,罪犯心裡側寫出神入化。

  元歡心緊緊盯著越痕,心裡全是敬佩,但越痕卻不明所以,還以為她在看著自己杯裡的咖啡,忽然想起了什麼,面色鐵青。

  “這不是貓屎咖啡!”

  先前的敬佩盡數崩塌,滿心感慨只餘一句:這個男人當真讓人看不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