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貪心不足蛇吞象

書名: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作者:五花肉 本章字數:226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6


  電話掛斷,掛電話前,越老爺子的聲音中氣十足,但那過於急促掛斷電話的舉動,越痕卻清楚是什麼意思。

  果然,調出越家老宅的監控,畫面裡已然亂做了一團,原因無他,而是越老爺子又吐血了,原木地板上的血跡殷紅,分外刺眼。

  越痕又看了一會,終是關上了電腦。

  哪怕越老爺子不說,但他也清楚,老人家的身體恐怕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越痕十七歲時,他身為軍人的父母皆因為一場秘密行動為國捐軀,從那之後越老爺子也就成了他唯一的親人。

  少年稚嫩的肩膀還不足以擔起失去雙親的巨大打擊,所以學會了用紈絝和墮落我裝自己,但越老爺子從來都沒放棄過他,無論是打罵還是慈祥開解,都給當時痛苦不堪的越痕送去了唯一的溫暖。

  但命運總是捉弄人,隨著時間流逝,越老爺子的身體卻一日不如一日。

  越痕狠狠的朝牆上砸去,拳頭充血,但他卻依舊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眼眶紅的厲害。

  越痕一個人在房間裡站了很久,直到天色漸黑,傭人們都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所以沒人敢來打擾他。

  他整個人融進了黑暗裡,心木的厲害。

  良久,他掏出了電話,撥通。

  那頭是一片嘈雜,緊接著電話那頭便傳來的爽朗的男聲,“喂?等會,有點聽不清,你等會,老四?老四!你小子可算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是我,二哥,你們今天部隊休假吧,要不一起喝一杯。”

  “喝個屁,哥們好不容易放個假,當然是得老婆孩子熱炕頭了,明天,明天哥幾個聚齊了喝個痛快!”

  那頭忽的壓低了聲音,悄聲說道:“我今天出不去,要是敢走,恐怕得被你嫂子撕了。”

  男子話音還沒落,那端便又出現一個中氣十足的女聲,“是誰啊?”

  “你管是誰呢,男人接個電話怎麼了!老婆老婆,我錯了,我錯了,是我弟,親弟!”

  電話那端的吵鬧充滿溫情,卻愈發襯的越痕身邊冷清。

  莫名想起了小時候,都是軍人的父母也是這般吵鬧,越痕對著面前的空氣淺淺的笑了笑,終是掛了電話。

  帝都風雲的豪華包廂裡,金碧輝煌,暖黃色的燈光映照下,純白的大理石地板也泛著柔柔的光暈,一張巨大的轉動圓桌,大的足以坐下數十人,牆上是各式畫作,皆是寥寥幾筆,看似雜亂無章,但卻自有風骨,只有識貨的人才能認出,擺在正中的那副畫赫然是幾天前在高層晚宴上拍賣至百萬的古物,卻沒想到那等價值的畫,在帝都風雲卻只是最尋常的裝飾。

  從裝飾畫便可見,此處的裝修雖然富麗,但卻不媚俗,掛在窗前的純白窗簾的高級質感也說明了這一點,所以傳說帝都風雲老闆背景深不可測這一說法,倒是經得起推敲的。

  而此時這個號稱s市最貴的包廂裡,卻空蕩蕩只坐著一個人,雖然桌上擺滿了珍饈佳餚,但終究掩不住桌邊自飲自酌者身上的孤寂。

  門被人從外邊推開,

進來的是一位妝容精緻顏值明顯高於平均水準的服務生,手中抱著一瓶昂貴的紅酒,臉上笑意盈盈,“越少爺,我家老闆看您一個人有些無聊,所以讓我過來陪陪您。”

  越痕偏頭,精緻冷冽的側顏顯露無疑。

  美女服務生先是一愣,然後便是赤·裸裸的狂喜,加快了走近越痕的步子,顯然是司馬昭之心。

  越痕挑眉,微微笑了笑,燈光下高挑的鼻樑和精緻的桃花眼顯露無疑,一眼看去,俊美異常,那個服務生見狀更是三魂去了七魄,滿眼只剩下了越痕的笑臉。

  “放下吧,替我謝謝你們老闆。”端起面前的杯子,輕輕喝了一口,越痕才張嘴說話。

  “好!”那服務生一聽這話,立刻喜上眉梢。

  越痕晃動著手裡的酒杯,觀察著裡面淺紅色的液體,“你想從我這得到什麼?”

  美女服務員一愣,但卻很快恢復了正常,“越少說什麼呢,越少這種身份地位,讓我過來作陪是我的榮幸,我哪能想得到什麼呢?”

  她心中暗喜,心想不是說越家獨子性格冰冷,不近女色麼,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了,看來還是沒見過我這麼漂亮的啊。

  美女服務員一邊美滋滋的想著,一邊在越痕身邊坐了下來。

  沒想到越痕又開了口,這次再不復剛才的平靜,“誰讓你坐下了。”

  “啊,越少爺,你不是……”

  越痕眯眼,看都沒看身邊的女人一眼,冷聲道:“我說 酒 放下。”

  那女人的臉瞬間蒼白,顯然是聽懂了雨痕話裡的潛臺詞,酒放下,她滾!

  看向越痕的眼裡滿是委屈,剛想辯白一兩句,卻猛然察覺身邊的溫度猛地下降了好幾度。

  她驚恐的看向越痕,卻發現他還在若無其事的喝著酒,但周身的氣勢卻極其狂暴肆虐。

  但此時那張俊美異常的臉,在她眼裡卻無異于魔鬼。

  所以她趕緊放下了手裡多的酒杯朝門口跑去,途中甚至因為跑得太快差點崴了腳,臉上精緻的妝容不再,只剩下滿頭的冷汗,直到跑出了越痕所在的包廂才覺得能喘得過氣來。

  看著門口,越痕嗤笑一聲。

  那女人身上的目的性太強,讓越痕不舒服,從小到大,為了名利和金錢而接近他的人並不少,但他卻沒法適應,只覺得那些湊過來的諂媚嘴臉極其噁心,尤其是在他父母剛去世的那一年,所有人都認為他年少可欺,帶著一張虛偽的面具接踵而至,直到完全毀了他心中僅存的耐心。

  其實他不排除為了利益而驅動,他無法接受的是,那些不夠真誠但卻極其貪婪的虛假面容,嘴上說著什麼也不要,但心裡的貪婪卻像一隻巨大的凶獸,怎麼也藏不住。

  連葉初渝跟他在一起都是為了利益,不過仔細算起這更像一場交易,他用跟葉初渝的戀情和婚事來讓爺爺安心,而葉氏獲得越家聲援,互惠互利罷了。

  除了那個女人。

  罕見的在知道了他身份之後,對仍用平常心態對他,甚至對於他的家世和富有,隱隱含了不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