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正文 第三十章 談心

書名:甜蜜軍婚:首長大人套路深 作者:五花肉 本章字數:221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6


 

  進店,不同於擺頭破敗的樣子,裡面的擺設卻意外的乾淨整潔,明亮的燈吊在頭頂,目光所及之處皆乾淨整潔,越痕目光裡含了幾分贊許。

  因為是週五,生意也尤其的好,不大的店鋪裡擺滿了拼接的木質桌子,可能正趕上大學下課,店裡面的學生尤其多,只剩角落裡還有一張空桌子。

  環視店鋪,元歡心的目光鎖定了那張桌子,開心的不得了,“我們運氣太好了,還有一張桌子,這家的菜和麵超級好吃,試試你不會後悔的。”

  “那就試試。”越痕眸光發亮,順從的應道。

  說完元歡心就搶先朝著那張桌子走去,途中不得不小心的避開已經坐了人的地方。

  因為太過興奮,她也完全忘了越痕吃飯時挑剔的毛病,滿心歡喜的只想著嘗嘗過去的味道。

  而越痕也靜靜的並沒出聲,只是定定的看著兩人握著的手,心裡暖意流淌。

  不過兩人的長相太過出眾,終究還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哪怕是坐在了角落裡,還是有人品評回頭看。

  因為人多,半晌才有人過來招待元歡心兩人。

  “你們要吃些什麼?”是個慈祥的老太太,身上的圍裙雖然舊,但卻很乾淨,頭上的髮絲已將斑白,但還是被精緻的束在了腦後,整個人的精神完全不比年輕人差。

  沒有菜譜,但元歡心卻熟悉的報出了幾樣菜名。

  店家在紙上記下,便離開去準備了。

  對上越痕奇怪的眸子,元歡心了然的開口解釋,“周記是沒有菜譜的,但是所有菜都可以做,據說當年周爺爺是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退休之後才跟周奶奶一起開了這家店,物美價廉,關鍵是周爺爺手藝真的很好,幾乎所有菜都會做,而且如果遇上周爺爺沒聽過不會做的菜,只要能說出做法,周爺爺也一樣能做出來。”

  元歡心臉上滿是輕鬆快樂,甚至有些天真,這樣的她,越痕還是第一次見。

  配合的附和道:“那就嘗一下。”

  元歡心早就注意到,自從剛才從帝都風雲出來,越痕的話就很少,她只以為他還在因為爺爺的事情傷心,所以下定了決定要陪他喝個痛快。

  眨了眨水潤的眸子,沖著店家叫道:“老闆,這桌要五箱啤酒!”

  越痕震驚的抬眸,顯然被元歡心的舉動吸引了注意,“五箱你哪喝的完。”

  元歡心笑了笑,臉上全是自豪,“當然喝的完了,你別小看我,我的酒量,可比你想像中好得多了。”

  尤其是比你好,你這個喝多了會耍酒瘋的人,不過不知道越痕已經醒酒的元歡心,倒是沒敢把後半句說出來。

  因為認為越痕喝醉了,等他明天醒了酒估計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所以元歡心跟越痕說起話來,倒是輕鬆了很多。

  “不如我們比一比,看誰喝的快。”

  五箱啤酒的壯舉當然引起了店家的重視,高大的服務員很快搬來了酒。

  越痕挑眉,“為什麼要比,難

道你也有什麼不開心的事?”

  元歡心開酒瓶的動作一頓,馬上就又嘻嘻哈哈的說,“我能有什麼不開心的,還是剛才答應了你,要跟你喝個痛快。”

  但元歡心的話卻讓越痕隱隱發笑,他當年在軍隊也是喝遍身邊無敵手的人,就憑元歡心這個小丫頭就想跟他喝個痛快,無異于天方夜譚。

  而且元歡心看起來又十分纖瘦,怕是喝上一瓶就會醉了。

  不過越痕很快就笑不出來了,那倒不是他喝不下去了,而是他發現面前的元歡心竟然真的很能喝。

  其中一箱啤酒已然見了底,元歡心也至少喝了半箱,但她還是一樣的雲淡風輕,鎮定自若的夾著面。

  “再來。”元歡心拿起瓶子,江湖氣十足的還跟越痕碰了個杯。

  這下對面的越痕卻很難淡定了,眼看著元歡心又是一瓶啤酒下肚,但還是一點反應沒有。

  只偶爾呢喃一兩句,“辣子雞丁果然好好吃。”

  後來越痕終於放棄,接受了酒逢對手這件事,打算真的跟她喝個痛快。

  “其實,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我爸是員警,每天忙的想要起飛了一樣,為了案子成宿成宿的住在局裡,所以不可避免的忽視了我們母女,而我媽又是一個極端自我的人,她不滿意我爸不回家,也不甘心待在家裡帶孩子,我能想到的關於那段時間的記憶,全是爭吵,因為各種原因,在各種時間,甚至春節,或者我的生日……”

  元歡心端起酒杯,又是一飲而盡。

  不知是醉了還是怎麼回事,她眼裡的水光格外明顯。

  越痕沉默的聽了很久,只一杯接一杯的往嘴裡灌酒。

  天色已晚,店裡的人並不多了,連店主夫婦兩個也找了張桌子坐下來聊天。

  “我爸媽走的那年,我十七歲,高考剛結束,因為我從小就經常待在軍隊裡,所以那個暑假也是,我跟著爺爺手下的兵一起訓練,那頭正在進行越野訓練,有人跑過來叫我,說我爸媽犧牲了,我不信……

  我以為他在開玩笑,和平年代,哪來的戰爭,而且那是我爸媽,明明兩天前我們還一起吃飯來著,可是我爺爺也來了,他讓我別哭,跟我說那是一次秘密行動,因為涉及國家太多,所以連屍體都回不來,那時候我才信了。”

  元歡心默默地聽著,該越痕杯裡又倒滿了酒,她知道失去親人的痛苦別人無論怎麼安慰都沒用,所以也只能安靜的陪著他喝酒。

  “後來我開始叛逆,開始排斥軍隊,排斥學校,不管爺爺怎麼說,我都不願意踏出房門半步,我覺得都是我的錯,他們在執行任務前見過我,我那時候就應該阻止他們的,但爺爺很嚴厲,嚴厲的讓我害怕,他幾乎是逼著我在軍隊又待了三年,不過在訓練的時候我確實看開了很多,不過我當時唯一的信念的就是練好體能,去替我父母報仇,很幼稚是吧。”

  越痕輕笑著看了一眼元歡心,看到她眼裡的疼惜,不自然的別開了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