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異能小農民

第一卷 第8章收穫

書名:異能小農民 作者:大元帥 本章字數:27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4


  劉小波讓自己冷靜下來,很快想出來了一個辦法。他連忙脫下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連接起來,擰成一條長長的繩子,在一端拴了一顆石頭,朝著溪水裡的楊寡婦扔了過去。

  “嫂子,快抓住繩子!”劉小波穿著褲衩站到溪水邊,擔心距離不夠,楊寡婦夠不著,劉小波索性半截身子站到溪水裡。

  楊寡婦已經喝了好幾口溪水,嗆得直咳嗽。見繩子扔過來,像是看見救命稻草,連忙抓住。劉小波使勁往上面拉,幸虧楊寡婦不是很胖,不一會兒,劉小波就把她拉了上來。

  楊寡婦一上來,就一陣“嘔吐”,吐出了好多溪水。驚魂甫定,她躺在草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由於是夏天,衣服本來就穿的少。加上衣服被打濕,緊緊貼著皮膚,像是緊身衣。楊寡婦曼妙的身材被勾勒出來,特別是胸前那對豐盈,高高聳起,隨著喘氣一起一伏,太扎眼了。

  劉小波這時候可沒心情欣賞這些,剛才救人他用了九牛二虎的力量,這時候也累了,和楊寡婦躺在一起,喘著粗氣。

  喘了一會,劉小波緩過來,見楊寡婦還躺著,劉小波問道:“嫂子,你沒事吧?”

  楊寡婦沒怎麼喘粗氣了,不過身體很虛弱,說話聲音很低:“我身上沒力氣……”

  “那我背你回去吧!”現在,劉小波的體力恢復很快。

  這時候也顧不了男女之別了,劉小波把楊寡婦先扶了起來,然後蹲身下去,雙手反抓楊寡婦的大腿根,背著她回村去了。

  原來楊寡婦今上午賣了草藥回來,下午繼續到山裡去采草藥,黃昏時候才從山上下來。臉上流了汗不舒服,就到溪水邊洗臉。不料一不小心,滑下去了。

  這一處位置溪水特別深,而且水流湍急。下去後要麼沉下去,要麼被溪水沖走。如果不是劉小波及時發現,可能楊寡婦就沒命了。

  劉小波一路背著楊寡婦,問楊寡婦是不是好點。楊寡婦點了點頭,沒再喘粗氣了,情緒穩定不少。劉小波才放了心。

  不過劉小波挺尷尬的,因為楊寡婦緊緊貼在自己背上,能明顯感覺到兩團柔軟中的熱度。劉小波畢竟是個成年的熱血男人,身上一團火燒起來,心裡像是有一隻小兔子不停亂跳。

  一樣的,楊寡婦也是如此。今天上午就和劉小波近距離接觸,當時她就有點心猿意馬。

  沒想到這麼快又和劉小波近距離接觸。而且她胸前緊緊地壓在劉小波身上,劉小波的雙手緊緊抓在她的大腿根上。由於緊貼著,她能清晰地聽到劉小波喘息的聲音,能感應到劉小波作為一個成年男人的氣息。

  一年多時間沒有碰男人了,作為一個通曉人事的寡婦來說,她心裡更加慌亂,剛剛恢復的一點力氣流失掉,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很快到了楊寡婦家,劉小波把楊寡婦放了下來。楊寡婦還沉浸在胡思亂想中,腿腳發軟差點沒站穩。

  劉小波連忙把她扶住,著急中抓住了她的腰身。楊寡婦的身體微微一顫,感覺臉上一陣火辣發燙。

  但是楊寡婦還是很快冷靜下來,忙在心裡罵自己剛才怎麼了,她可是結了婚的女人,她的輩分還比劉小波高一輩,怎麼那樣胡思亂想,羞不羞啊?

  楊寡婦開了門,叫劉小波進去坐一會兒。

  劉小波進去,楊寡婦端了張凳子過來,劉小波坐下,看了看四周,問道:“你家孩子呢?”

  “在她外婆家呢,我天天忙著采草藥,沒時間帶。”楊寡婦給劉小波倒了一杯水。

  “今天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就沒命了。”楊寡婦感激地說道。

  “不用謝,應該的。”

  劉小波接過水喝了一口,屋裡有燈,劉小波注意到楊寡婦臉

上發白沒有血色,估計楊寡婦平日省吃儉用,營養沒有跟上。

  孤男寡女處在一起,劉小波實在坐不住了,又喝了兩口水,起身告辭回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在這半個月裡,劉小波每天堅持用靈蛇雨露灌溉黨參地,灌溉的面積也由先前的五分之一,擴大到五分之二了。

  今兒一大早,劉小波叫上劉大明和張曉碧挑上竹簍上黨參地去。

  劉大明和張曉碧不理解,疑惑地問道:“小波,帶竹簍上去幹嘛?”

  劉小波故意賣關子,“去了就知道了。”

  一路爬山,到了黨參地一瞧,劉大明和張曉碧驚得嘴巴像是雞蛋似的。只見2畝黨參地有五分之二的黨參苗變成了黃橙橙成熟的顏色。

  半個月來,因為挖水渠給稻田引水,劉大明和張曉碧沒有到黨參地來過。心裡對黨參地也沒有抱很大的希望。今天一看,簡直是驚訝得不行了。

  不僅五分之二的黨參苗成熟了,其餘五分之三的黨參苗也不是半個月前蔫不拉幾的樣子,而是綠油油一片,正茁壯成長呢?

  “小波,怎麼回事?不是三年才成熟,怎麼這麼快就熟了?”劉大明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肯定不能讓劉大明知道靈蛇雨露的事情,劉小波早已經想好怎麼說了。

  “老爸,我托城裡的同學弄了上好的化肥,據說是國外進口的,我拿回來用了,就達到這種效果了。”

  “啊,有這麼厲害的化肥?”劉大明和張曉碧嘴巴驚得更大了,對劉小波說的話有些懷疑。

  劉小波連忙說道:“是啊,爸媽你們不知道,國外的技術可先進了。”

  話不多說,今天的任務要把成熟的黨參挖出來。挖黨參可不像挖紅薯土豆那樣,因為黨參形狀細長,稍不注意就挖斷了。挖斷了的藥性流失,賣不出去。

  挖黨參要用釘耙,對,豬八戒用那種。先把上面黃葉割掉,然後用釘耙順著泥土刨起來。

  一家三口分工。劉大明負責割黃葉,劉小波用釘耙刨,張曉碧有肺心病,不能做重活,就把勾起來的黨參撿到竹簍。

  當土裡的黨參被勾起來的時候,劉大明和張曉碧完全驚住了。

  比起村長家的黨參,自家地裡的黨參數量多、個頭大。按正常情況,一株下面只能生長大小不同三四根黨參。但是自家地裡的黨參,每一株下面都生長了七八根。而且根根都有大拇指粗,十分勻稱,屬於極品黨參。

  一直忙活到中午,五分之二的黨參才被刨完。看著滿滿幾籮筐的極品黨參,雖然很累,但大家心裡都樂開了花。

  “小波,你一定要好好感謝你那位同學。他的化肥太神奇了,不僅縮短了黨參成熟週期,還這麼增產。”劉大明抹著臉上的汗珠,高興地說道。

  張曉碧也說道:“是要好好感謝人家。唔,黨參看著品質好,不知道吃起來怎麼樣?”

  劉小波拿了一根,到水池裡洗乾淨,折成三截,各分了一截,放到嘴裡咀嚼。

  味道甘甜,入口有清香味,吃到肚子裡,明顯感覺暖暖的。

  “真是極品黨參啊,品質真的是沒說了。”劉大明忍不住贊道。

  “是啊,老爸,咱家黨參一定會賣出好價錢。這裡幾竹簍少說也有200斤,按照市場價,新鮮黨參15元的收購價,也能賣出3000塊。”

  “3000塊?呵呵呵!”村長家種三年黨參一共才賣5000塊,自家地裡種了半年時間不到,而且只收穫了五分之二,就能賣出3000塊。劉大明和張曉碧想想都感覺幸福的要死。

  “爸媽,別逗留了。我們趕快把黨參挑回去,下午把淤泥弄乾淨,明天挑到鎮上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