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異能小農民

第一卷 第25章決定開荒

書名:異能小農民 作者:大元帥 本章字數:248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44


  到了村長家裡,村長劉先烈恰好在家。

  “村長,昨晚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今天我特意給你打了兩斤酒,當賠罪了。”劉小波一邊把酒遞給劉先烈,一邊真誠地說道。

  村長知道,昨晚最先有錯在於他。他沒想到劉小波會給自己打酒來,詫異之外頗為驚喜。村長好酒,比起劉大明癮還大些。他連忙把酒瓶接過來,敲開蓋子一聞。

  酒香濃烈,比自己打20元的酒檔次還高,應該是25元一斤的酒。村長臉上立馬喜笑歡顏,說道:“小波啊,別人叫我村長,你就不要叫我村長,直接叫我叔,親熱些。”

  劉小波憨厚地笑著點頭,“好,以後就叫你叔,先烈叔。”

  村長滿意地點頭,“嗯,好孩子。”

  “先烈叔,沒事我先回去了,我還要到黨參地忙活呢!”

  村長連忙站起來,把劉小波拽住,說道:“別別,小波,你菊芬嬸到鎮上買肉去了。等會兒回來炒兩盤,咱叔侄倆喝兩盅。”

  村長拽得死死的,劉小波想走也走不掉,只有陪著村長坐下來。

  這時,王菊芬提著兩斤新鮮豬肉回來了,王菊芬後面還跟著個女的,和劉小波年齡差不多,圓胖的臉蛋,傲嬌的胸脯,肉滾滾的腰身,不是劉雙雙是誰。

  劉雙雙和自己從小長大的,後來讀大學了就很少看見了。今天瞧見,給劉小波的第一感覺,劉雙雙長得挺胖,身上特有肉,突兀的兩坨太大,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王菊芬的還大,有點要撐出來的感覺。

  “小波哥。”劉雙雙看見劉小波,眸子一亮,甜甜地叫出聲。聲音太甜,像是吃了白糖一樣。劉小波感覺骨頭發酥,忙摔了摔腦袋,清醒過來。

  “那個……雙雙,好久不見……”劉小波斜著眼睛說道,不敢去看對方胸前的突兀,怕看了上火流鼻血。

  “哈哈,雙雙回來了,太好了。今兒中午請小波吃飯,正好你可以陪小波。”村長在一旁說道。

  劉雙雙的眼眸子滴溜溜盯在劉小波的身上,目光中是滿滿的喜歡。這麼多年來,她的初心不變。

  劉小波卻仿如芒刺在背,尷尬極了。

  好不容易等到吃飯了,菜端了上來,酒倒了上來。劉雙雙給老爸倒了酒,又來給劉小波倒酒。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她挨著劉小波很近,肉肉的身子在劉小波身上蹭啊蹭。

  劉小波心猿意馬的,加上喝了點酒,熱血上湧,恨不得伸出兩隻爪子狠狠光臨對方兩座巫山。

  但是,劉小波忍了。一是村長兩口子坐在旁邊,不能做得太出格。二是劉小波心裡有條界限,理智告訴他,不能越界。

  劉小波敬了村長兩杯酒,推說已經吃好了,就逃也似地離開了。

  走在田埂上,暈乎乎的腦袋裡盡是劉雙雙晃動的兩團,劉小波連忙蹲在稻田邊,捧水洗臉,方才清醒了些。

  劉雙雙一直喜歡自己,劉小波不是不知道,讀高中的時候,劉雙雙還給他寫過情書呢!但劉小波並不喜歡劉雙雙,不說其他,單說劉雙雙那胖胖的體形,雖然有手感,卻不是劉小波的菜。

  劉小波喜歡像謝海玉那樣的,苗條纖細,凹凸有致的。

  中午睡了會兒午覺,劉小波又到山腰育苗地,見苗子越發長得茁壯了。劉小波很高興,估摸著這一地幼苗,數量挺多,能移栽至少5畝地。

  而自己只有2畝多一點點黨參地,幼苗出來,種不完。劉小波有了擴大黨參地的想法。

  兩畝地黨參地有局限,一次收穫賣1萬多塊錢,靠靈蛇雨露澆灌,快速生長,假設一季收穫一次,一年才賺四五萬塊錢。

  四五萬塊錢頂什麼啊,連村小學一間廁所都修不了。想要賺更多錢,必須要擴大黨參地才行。

  山下的稻田是不能種黨參的,在山上,自家的糧食地也不多。佔用糧食地也不靠譜。劉小波想了想,決定開荒。

  九角村背靠的大山,東麓下是村子,南北兩面環水,西面連接連綿起伏的原始大山。原始大山中有原始叢林,最高處常年積雪,繞村而過的溪流就是從雪山流淌下來的。

  村裡的糧食地在東山腰下面,山腰上面,是大片荒地,因為山高的緣故,村裡很少有人上去開荒。

  劉小波決定先回去和爸媽商量一下。

  看完培育地,劉小波繼續爬上,到了黨參地。後期種植的黨參葉子已經變成黃橙橙的,說明到了成熟期。劉小波特意刨了一株,見根部粗壯光滑,比上次的品質還有好點。

  劉小波猜想是靈蛇雨露更有靈性的緣故。

  劉小波決定明天叫上老爸一起上來把黨參挖了。

  黃昏的時候,劉小波在水池打了兩擔清水,沁出蠶豆大小的靈蛇雨露融合進去。

  劉小波發現,後面幾次沁出的靈蛇雨露更加晶瑩,應該是靈效有所增加的緣故。然後,劉小波給這批黨參最後一次澆灌。

  澆灌完後,劉小波坐到水池邊,把眉頭皺起。現在有個問題。

  黨參地旁的水池是自己開荒2畝黨參地的時候,和老爸一起挖出來的。因為兩畝黨參地需要不了多少水,水池並沒有挖大。

  好在是,劉小波和劉大明當時挖下去,挖到一處水脈。水脈可能和西面的雪山連通,不停沁出水來。雖然沁出的水不多,但能保證前段時間大旱,水池有水。

  誰知天公無情,這一乾旱,就是兩個月。水脈沁出的水變小,水池裡的水日漸減少,如果再不下雨,黨參幼苗不能移栽不說,還面臨枯死的下場。

  老天不下雨,劉小波沒辦法。人在大自然面前渺小如螞蟻,劉小波只有祈禱雨早點下來。

  晚上飯桌上,劉小波向劉大明和張曉碧提出開荒擴大黨參種植面積的想法。

  劉大明想了想說:“我支援小波,只有擴大種植規模才能賺更多錢。”

  張曉碧心裡忐忑,說道:“開荒5畝地光是家裡三個人根本不行的,種植面積大了,小波一個人照顧不過來啊!”

  劉小波說:“照顧不過來,就請人。沒聽說哪個皇帝一個人打天下的,都帶著自己的軍隊。”

  這句話說的很有氣勢,劉大明喝了一口酒贊道:“小波說的好,當老闆才能賺錢,哪個老闆手下沒請人,老爸支持。”

  劉小波想了想說道:“頭次兩批黨參賣了一萬多塊錢,除去用了的,我手上還有8000塊,全部用在請人開荒、擴大規模上面。”

  張曉碧心裡還是有點忐忑,但是看到劉小波信心十足的樣子,不再說什麼。

  吃過飯,劉小波進了自己的屋子,忽然發現地上有個紙團。劉小波納悶,撿起紙團,打開看,見上面用圓珠筆寫著一行字:晚上8點,村頭小樹林不見不散。落款是劉雙雙的名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