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七章回家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08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8


  蕭無憂回到了自己的密室,雖然說這次還好勉強通過了,但還是要抓緊時間修煉才行。除了要修煉血靈訣,他還要鑽研鐵片,一心兩用。不過看來我在修煉方面的天賦還是不錯的,雖然說在十三人中只能排到第十,但我只用了一個月時間,他們的時間是我的三倍。估計下次考核的時候我就能進到前五了。

  就這樣,蕭無憂繼續沉浸在自己的修煉當中,每天感受著身體帶來的進步,心情是愉悅的,暫時他也就忘了要逃跑的事情了。要想離開還需要一個周詳的計畫,現在自己除了密室和後院以外,其他地方都沒有踏足,如果自己貿然去探測,給其他人發現了,肯定會讓血淋起疑的。

  之後的一年時間裡,蕭無憂的進步是明顯的,在第三次考核的時候,他就已經達到了練體四重,到了第五次的時候,就已經是練體五重境的了。而其他人多數還在三重境裡,甚至有些還是二重境。

  血淋看到蕭無憂的表現,感覺頗為驚喜,如此有修煉天賦的少年能夠被自己遇到也算幸事,估計不出三年,就能夠達到練體九重了吧,再多給幾年時間靈氣境也是沒有問題的。未來的血色酒館需要發展,他肯定能夠成為自己的一名強大助力。

  於是蕭無憂從原來的每個月一塊的靈石增加到了三塊,血淋還親自指導他修煉武技。而其他人則由鷹九進行培訓。

  由於血淋對蕭無憂的重視,也使得蕭無憂的身份格外高貴,要進出任何地方都沒有人,這段時間他也曾試離開血色酒館,經過瞭解,他要從月山城回到南山城,來回的路程就要一個月時間,如果他離開太久,肯定會引起血淋的注意的。這個時候,只能繼續等待機會了。

  而一天,血淋在指導完蕭無憂後,對他說道:“無憂,你這段時間的修煉也算是頗快的了,但需要注重勞逸結合,多出去走走吧,增加一些自己的閱歷,同時你也可以去百萬大山那邊,歷練一番,不過千萬不要深入五十裡的範圍,知道了嗎?”

  蕭無憂聽到血淋的話激動得身體僵硬了一下,隨後馬上恭敬地說道:“是,館主。”

  血淋以為蕭無憂是聽到可以出外歷練感到興奮,也沒有覺得有其他什麼異常,隨之擺了擺手,讓蕭無憂去了。

  蕭無憂收拾了一下行裝,就馬不停蹄地往南山城趕,他已經離開南山城太久了,終於能夠回來,他要第一時間告訴自己的母親,自己還活著。

  南山城裡蕭無憂的家中,此時的陳琳雖然已經沒有每天都以淚洗面,但也從此之後沒有笑過了。

  蕭無憂其實不是她的親生骨肉,而是當年自己無意中撿回來的。那個時候的自己,丈夫被四大家抓去挖取靈礦,卻發生意外,死在了礦洞內,而自己肚子裡的骨肉又因為聽到噩耗一時情緒過激,導致了小產。

  這個時候的陳琳也覺得生無可戀了,本來打算一死了之。不過在尋死之前,卻被他發現了蕭無憂。她把蕭無憂帶回了家,她覺得這個是上天給她一個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從此以後,她也把蕭無憂當成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一樣撫養。

  多年的一起同甘共苦,她也早把蕭無憂視如己出,現在被人拐走,叫她如何有心情。三年時間,她已經長出了很多的白髮,臉上的皺紋也加深了很多。三十幾的年齡卻看著如同五十歲的人。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陳琳以為是隔壁的李銘,自從蕭無憂被拐走後,李銘也會經常來看望自己。這算是這麼多不幸之後,一點小小的慰藉了。就開口說道:“是小李子嗎?進來吧。”

  門被推開了,卻沒有任何人說話。陳琳感覺有點奇怪,就轉過頭。面前是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孩。眼角正含著眼淚,身體顫抖地站在那裡。陳琳看著面前的這個男孩,越看越覺得像十歲時候的蕭無憂。漸漸地,她不敢相信地捂著自己的嘴,隨後又一把沖上去抱著男童說道:“憂兒,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還是媽在做夢。”說著說著,眼淚也跟著流出來了。

  男童正是蕭無憂,他反手抱著自己的母親,感受這個從小到大熟悉的懷抱,也梗咽地說道:“母親,是我,我回來

了。”

  兩母子就站在那裡,過了片刻才恢復了心情。

  陳琳笑著搽幹眼角的淚水,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蕭無憂,好像要把錯過的時間都看回來一樣,隨後又開口問道:“憂兒你這幾年去那裡了?我找遍整個南山城都找不到你。”

  蕭無憂握著母親的手,顯得心情大好。他對著陳琳說道:“母親我沒事,當時遇到一個老師傅,他覺得我是練武的材料,就把我帶走了。因為當時太過著急,沒有辦法回來和您說一聲,對不起母親,讓您擔心了這麼久。”

  蕭無憂不敢把實情告訴陳琳,一方面是怕把陳琳牽扯進血色酒館,另外一方面是不想讓母親知道自己已經殺過人,和以前的自己已經不一樣了。

  陳琳聽到蕭無憂居然可以跟著仙人修煉,馬上說道:“那哪能怪你師傅呢?他們都是仙人長老,做事情都是有自己的意圖的,能再次見到你我就滿意了,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在這個世界,還是崇尚武力的世界,即使是一個小小的婦人,也會覺得只要能夠修煉,就是頭等大事。哪會再責怪蕭無憂出走了這麼多年。

  蕭無憂見陳琳不再過問自己的經歷,就繼續說道:“母親,我現在還在跟著師傅修煉,不能長時間留在南山城,但是我一有空閒我就會回來看望您的了。”

  陳琳連連點頭說道:“恩,修煉要緊,你母親我身體杠杠的,哪需要你這小子照顧。你只要好好修煉,母親就滿足的了。”

  蕭無憂就這樣陪伴了陳琳三天時間,然後就以修煉為由再次離開了。

  知道蕭無憂平安無事,而且居然得到了高人的賞識,陳琳這三天也是嘴角帶笑,臉色也好了起來,人看起來也沒有這麼蒼老了。做事也充滿了幹勁。他知道兒子也長大了,需要闖蕩世界的,不能總是留在自己身邊。只要蕭無憂平安,她就知足了。

  三年後……

  血色酒館的後院。

  七八道身影正在後院交手,但仔細一看,卻是七人圍攻一名少年。少年約摸十七八歲的樣子,劍眉星目,身材挺拔。一聲青袍顯得靈動飄逸。只見七人的圍攻,少年嘴角露出微笑,沒有半點慌張,腳下踏著步法,一一避開了七人的圍攻說道:“還有最後三息時間,你們再打不倒我,那我可要出手的拉。”

  七人聽完,也不敢有任何不爽,只是手下更快,拳頭更重,務必要在三息之內擊倒青袍少年。

  少年見七人奔來,卻只是閒庭信步般地遊走,眾人都沒有辦法碰到他的衣角。實力差距可見一般。

  三息後,少年腳步突然加快。閃電般鑽進人堆,只見一陣拳腳交錯。就看到七個人都受了少年一招。頓時痛苦地躺在地上沒法動彈。雖然少年已經留力了,但也夠他們七人受的了。

  一陣掌聲從遠到近,來人說道:“無憂看來你又進步了,館主的血影步你也盡得精髓了。”

  青袍少年正是蕭無憂,他轉頭看了看來人,正是鷹九,隨後說道:“副館主過獎了,這還是館主教導之功。”

  鷹九看著眼前的少年,滿意地點點頭。如今的蕭無憂已經到達練體期巔峰。四年時間就達到這樣的高度,在中廣府這個地方從來沒有聽說誰能做到。而且這還是蕭無憂起步較晚的緣故。如果蕭無憂能夠八歲開始修煉,估計現在就已經是靈氣境了吧。

  隨後鷹九對蕭無憂說道:“館主召見,你隨我去吧,有些事情,也到了可以讓你知道的時候了。”

  蕭無憂心念到底是什麼事情呢?但嘴上說道:“是,副館主!”就跟隨鷹九走了。

  剩下的七八個人,一臉羡慕地看著遠去的蕭無憂,卻又不免沮喪起來。他們都是和蕭無憂一起進來的,但實力已經被拉開了。

  “哎,明明一開始蕭無憂還落後我的,到後來卻後來居上。四年就已經練體九重了,簡直就是怪物啊。”

  “人比人,氣死人,還是不要和這個怪物比了,我們繼續修煉吧,雖然不指望能夠超越蕭無憂,但也希望能夠幫得了館主啊。”

  眾人都在那裡嘀咕著,不過也只敢小聲議論,目前的蕭無憂可不是可以給他們隨便議論的物件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