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十七章戰獨角蟒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11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9


  “既然如此,大家都各憑本事吧。”司馬傅說道

  “呵呵,希望到了最後,司馬公子不要反悔就好。”王安陰沉的說道

  “我司馬傅的心胸,還不至於為了一棵二階靈草就丟棄了。”司馬傅說道

  “那好,也別廢話了,能不能對付得了獨角蟒還兩說呢。”陳庭把出自己的劍說道

  其他人也都各自亮出了兵器,團團包圍住了獨角蟒。

  獨角蟒看著這些人把自己包圍了起來,嘴上的信子不住的吐納,發出絲絲的聲音,而眼光猶如看著死人一般注視著周圍的人類。雖然獨角蟒的靈智不高,但敢對自己刀劍相向的人類,他都會全部消滅掉的。

  四大家等人步步為營的靠近獨角蟒,而各自連提起的屬下都拿出了破靈弩亦步亦趨地接近獨角蟒,只要能夠接近到十丈的距離,以破靈弩的威力,絕對可以在它堅硬的皮層中開出個洞來。

  但顯然作為魔獸,天生的危機感十分敏銳,獨角蟒並沒有採取手勢,而是第一次離開了升靈草,碩大的身體遊動起來卻快如閃電,一瞬直接就已經來到了四大家的跟前。巨大的尾巴直接橫掃開來,就打算把這些人類全部抽飛。

  “快閃!!”李楚仁率先喊到,獨角蟒奔來的正是他這個方向,他也完全沒有想到獨角蟒居然會放棄保護升靈草而主動攻擊。拼了命地拔高自己的身體,堪堪躲開了致命的一擊,但依然被獨角蟒尾部帶起的風力吹了開來。

  李楚仁能夠躲開,他的屬下就沒有這麼好彩了。煉體期的被巨大的力量衝擊,粉身碎骨而死,其餘幾個靈氣鏡的同樣身受重創,鮮血噴湧而出,都昏迷了過去。只有三個靈氣三重境的,可以保持清醒,但已經無力戰鬥了。

  李楚仁看到獨角蟒一擊就幾乎使得己方的人全軍覆沒,不由臉色鐵青起來,轉而是憤怒的吼叫:“混蛋,你們還等什麼,等著這畜生把我們逐個擊破不成。”

  其他的三大家也同樣被獨角蟒的舉動愣得停住了手腳,這時才從李楚仁的喊叫中回過了神,看了看毫無保護的升靈草和獨角蟒,一時之間猶豫起來。

  他們在猶豫,獨角蟒可一點也不含糊。這邊抽飛了數人之後,又迅速遊走到另一邊,打算故技重施。

  李楚仁看到這幫蠢材這個時候還貪戀升靈草,不由破口大駡:“一群蠢貨,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嗎?”同時內心中也是進退兩難,屬下已經全部失去戰鬥力了,在爭奪升靈草的優勢已經蕩然無存。

  不過李楚仁卻不想就這樣放棄,自己虧了,也絕不想別人也好過。腦筋一陣轉動之後,說道:“你們只要和我一起合力對付獨角蟒,時候我李楚仁也絕不爭搶升靈草。”這邊說完,就亮出寶劍,直取獨角蟒的七寸之位。

  其他三家的人見到李楚仁襲向獨角蟒,又有了先前的保證。也同樣大手一揮。破靈弩齊齊射出,直取獨角蟒的要害,而當中幾名靈其境也各取兵器,奔向獨角蟒。

  獨角蟒見眾人功來,嘴中發出陣陣怒吼。碩大的尾部也不停向著四周拍打。同時血盆大口也是瞄準一個個人類,打算把他們生吞進肚子裡。

  雖然獨角蟒是二階後期的魔獸,實力直逼靈氣八重境,但魔獸畢竟是魔獸,身體優勢明顯,卻也抵不過人類兵器的鋒利。一時之間,兩方人馬戰到了一塊。獨角蟒不時抽飛一兩名人類的修士,同時也直接把一名靈氣一重境的吞下了肚子,但自己的身上也掛滿了深淺不一的傷口。

  四大家的眾人越戰越心驚,缺少歷練的他們對於獨角蟒的實力完全預估失誤,本來大家都覺得有破靈弩的輔助,加上他們數十人圍攻,又有兵器在手,對於一條二階後期的魔獸還不是手到擒來。

  但他們卻不知道,以前他們見識的二階魔獸,都是被囚禁起來,早已失去獸性的魔獸,和這種生活在荒野之中,弱肉強食中成長起來的魔獸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比起以前見到的,獨角蟒的兇悍和悍不畏死根本不能比較。

  這也是為何四大家如此重視靈路,要讓年輕一輩進來歷練的原因,只有在這個地方,他們才會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爭鬥,和他們在中廣府那種打鬥比起來,

就如同過家家而已。

  雖然現在四大家的諸位公子都明白了這個道理,但顯然殺到了這個份上,只有盡力一搏了,如果在這裡敗下陣來,那麼接下來的靈路爭奪,少家主之位也就和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了。

  雙方的戰鬥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四大家這邊早已傷亡慘重,而獨角蟒身上也掛滿了數之不清的傷痕,其中一些,已經深可見骨了。

  到了這個份上,雙方都不可能放棄,獨角蟒想要保存自己的升靈草,而四大家也同樣要為自己的傷亡找上一份補償,如果有了升靈草,在之後的靈路他們還有爭一下的資本,如果不然,就是等著被剔除競爭的隊伍了。

  最後,獨角蟒失血過多,一聲絕望的怒吼之後,嘭的一聲,無力的傾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幾下,就再也不動了。

  其他存活下來的人,見到獨角蟒倒下,第一時間不是去爭奪升靈草,而是都無力的坐倒在了地上,沉重的呼吸聲,可以看出,剛才他們經歷了怎樣的戰鬥。

  “呸,這還是二階魔獸嗎?怎麼感覺比起家主還要來得厲害。”王安往獨角蟒的屍首上吐了一口吐沫。

  陳庭搽了搽自己嘴角的血,看著一片狼藉的戰場說道:“原來,這才是靈路。之前我們都太小看了。”

  “那麼接下來,就看誰有本事獲得升靈草了。”司馬傅率先站了起來。他們所有人當中傷亡最輕的一隊,不過所謂最輕,也不過是相對而已。

  其他三家看到站著的司馬傅,也咬著牙站了起來

  都到了這個份上了,沒有人願意放棄。

  “怎麼?各位還想和我司馬傅爭升靈草嗎?”司馬傅看著站起來的其他三家,冷聲說道。與此同時,司馬家的人馬也勉強站了起來,來到了司馬傅身後。又一次,變成了司馬家獨自對峙其他三家的人馬。

  其他三位公子也是陰晴不定地看著司馬傅,這個時候再拼下去,即使獲得了升靈草,想要換回接下來的局面也變得十分困難了。

  “吳飛,去把升靈草取來。”司馬傅獨自面對其他三人,對吳飛喊道。

  其他三人見到司馬傅這個時候還如此謹慎,也只能暗自咬牙,臉色時青時白,不知在想著什麼。

  吳飛把升靈草小心的挖了出來,在輕輕地放在了事先準備的玉盒裡面,神情才從原來的緊張兮兮變成了一臉的激動。當他準備轉身回到司馬傅身邊的時候。一個聲音打破了在場的安靜。

  “大哥,辛苦了,不過這個升靈草,還是讓三弟來保管吧。”

  司馬傅聽到聲響,不可置信地轉過了頭,就看到在五十丈外,一隊人馬正矗立在那裡。為首一聲,一臉笑意地看著場中四家之人。

  “司馬申,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謀劃。”司馬傅說道

  這個時候,如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司馬傅也不用做候選少家主了。

  司馬申卻對依然笑臉嫣然地對著,似乎心情十分不錯,對著場上的人說道:“如果沒有大哥你的配合,相信其他三家的人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掉到這個圈子裡吧。”

  “你這麼快就對自己人動手,就不怕遭人口舌嗎?”司馬傅咬著牙說道。

  “成王敗寇,靈路本來就是你死我活之地,你有這麼天真的想法,只能證明家主之位並不適合你。”司馬申說完,搖了搖頭。

  “好了,廢話別多說了,把生靈草交出來來吧。”司馬申攤開了手

  吳飛這時是左右為難,不管他把玉盒給了誰,剩下的一方都會讓他好看的。這個時候,他真想當時炸傷不起,那麼摘取升靈草的任務就不會到自己手裡了。只能把玉盒放到了地上,推開幾步,讓雙方自己決定了。

  陳庭等人此時只能隨頭喪氣的收回了自己武器,默默推開了數丈,表明了不再爭奪的態度。

  而司馬傅也在一番掙扎之後,也隨下了自己手中的武器,一聲歎息,大勢已去,再怎麼掙扎也是沒有用的。

  司馬申見到眾人皆放棄了抵抗,笑容更盛了。其身後的屬下也都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而司馬申還沒有得意多久,突然微感身後有所動靜,轉頭一看,一道道破風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頓時一驚,大喊道:“小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