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二十三章先人遺骨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1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9


  靈路後半程一處

  一隻小松鼠,正在地上警惕的四處張望,把它懷裡正抱著一枚松果。就如同最貴重的珍寶一般緊緊抓著,同時鼻子在四處聞來聞去,一雙大大的耳朵也豎得高高的,小心地留意周圍的動靜。

  它來到一處山腳的位置,似乎覺得這裡相對安全了,就迅速地用自己的後腳,刨開地上的土。當刨出了一小洞之後,它把松果放到了其中,又重新把土埋了。

  做完這一系列的工作之後,小松鼠如釋重負把拍了拍自己的腳。突然,它似乎感覺到大地的震動。抬起了自己的頭四處張望開來。

  震動的響聲原來越大。但周圍都沒有任何魔獸出現,小松鼠才驚駭的發現,聲音來自於地下。它迅速刨開土地,想去挽救自己心愛的松果,但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伴隨一聲“嘰”的叫聲,一道身影從地下破土而出。紅色的長袍上滿是塵土。但他卻毫不介意,神情有的只是喜悅。

  “終於第一層圓滿了,靈路,我來了。”

  這個“土人”就是蕭無憂,在達到無息法第一層圓滿之後,他也出關了。

  蕭無憂看著靈路的深處,滿懷著期待,但他突然發現,身後有著“嘰,嘰”的叫聲傳來。他回頭一看,一隻面帶憤怒的小松鼠,正指著蕭無憂,“嘰,嘰”的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蕭無憂撓了撓自己的頭,不知這小松鼠為何對著自己這般憤怒。突然,他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腳上好像踩著什麼東西。才抬起自己的腳,一顆破爛的松果正好在自己的腳下。

  而小松鼠看到自己心愛的松果變成了爛果,就如同人類哭的神情一般,抱著松果嘰裡咕嚕起來。那神情,是要多悲傷有多悲傷。

  蕭無憂不好意思地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對著小松鼠說道:“不好意思啊,把你的晚餐毀了。要不我賠你吧。”

  小松鼠並不買帳,繼續在那“哭”著,蕭無憂頓感無奈,不過好像想到了什麼,他蹲下了身體。對著小松鼠比劃道:“你看這樣,我賠你十顆這麼大的松果如何。”

  小松鼠看著蕭無憂手中的比劃,一顆顆大大的松果就如同在自己的眼前浮現。剛剛還一副哭爹喊娘的表情馬上換成一副諂媚的神情。然後跳到蕭無憂的手上,“嘰,嘰”地叫著。

  蕭無憂看到小松鼠變臉如翻書的功夫,也是無奈的笑了笑,然後他露出狡猾的表情,對著小松鼠說道:“帶你去找松果可以,不過你要告訴我,裡面哪裡有靈草的存在,怎樣?”

  小松鼠聽說要自己帶路去找靈草,頓時如同炸了毛一般,跳離了蕭無憂的手,雙爪擺動,一副死活不幹的表情。

  蕭無憂知道這小松鼠肯定是怕那些守在靈草旁邊的魔獸,於是他翻手在懷中取出了升靈草,對著小松鼠擺了擺說道:“不會要你冒險的,你只要給我帶路,除了十顆松果以外,我把這個升靈草也給你。”

  小松鼠定定地看著升靈草,輕輕地嗅了嗅,一臉迷醉的神情,長這麼大,它可從來沒有享受過一階以上的靈草,這棵升靈草對於它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於是小松鼠嘰裡咕嚕地說了一通,然後跳到蕭無憂的肩上,對著一個方向指去。

  蕭無憂雖然聽不懂小松鼠在說什麼,不過也知道它肯定是升靈草打動了。看到它指望一個方向,笑了笑,說了一聲:“抓好了。”身影一動,消失在了原地。至於那顆松果,早就被小松鼠拋到九重天以外了。

  五天后

  蕭無憂出現了在靈路的一處。在其身後,一個鼓鼓的袋子顯示了其在靈路當中的收穫,不過蕭無憂的臉上卻並沒有什麼得意的神情

  “靈路開了有五個月了,算算時間,加上趕路回去。我只能在靈路後半程多呆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了。”

  他皺了皺眉,看著在自己肩膀上喜滋滋的小松鼠,氣惱地一個榔頭敲到小松鼠頭上。小松鼠本來手上拿著一顆靈果,被蕭無憂這樣一敲,靈果也脫手掉到了地上。

  小松鼠見到靈果掉地上,一臉怒氣地想要尋找兇手,就對上蕭無憂那微怒的神情。頓時也發怒,而是諂媚地對著蕭無憂笑了笑,同時爬到蕭無憂的背後,熟練地在包裹中又取出了一枚靈果,美滋滋地啃著。

  蕭無憂看著這天真爛漫的小

松鼠,也實在發不出什麼脾氣,只能哀怨地說道:“敢情我來靈路後半程,就是幫你收集靈果的。”

  五天時間以來,蕭無憂已經在靈路後半程發現了諸多一階的靈草,這些靈草守護的魔獸都只是一階而已,輕易就被蕭無憂收拾了。這一大袋的靈草,全都是這樣得來的,不過一階靈草對於蕭無憂來說,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不過對於小松鼠來說,就是巨大的收穫了。

  一階靈草容易獲得,二階的靈草也有一點收穫,但是一些堪比三階的靈草,全都是一些二階後期的魔獸守護,以蕭無憂現在的實力,估計對方一抓就能把他拍死。

  而且到了這裡,無息法也沒有用,那些魔獸都好像賴在靈草之上,遇到什麼風吹草動都不挪步,搞到蕭無憂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這樣,蕭無憂就成了小松鼠的免費勞力一般,幫著它去摘取一些一階靈草。

  蕭無憂看著小松鼠的神情,恨恨地咬著牙,不過突然,他覺得自己懷中傳來了一絲微弱的振動。

  蕭無憂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在又往前走了十來步,懷中再次傳來振動。

  於是蕭無憂伸手掏出懷中那一塊一直沒有離過身的鐵片,仔細端倪著。過了一會兒,鐵片再次振動了一下。

  “是什麼東西,引起鐵片的反應?”蕭無憂驚疑道

  這麼多年,鐵片在蕭無憂的身邊,除了第一開始從丹田飛出來以後,不管他怎樣嘗試都沒有任何動靜,一點靈器的樣子都不像。除了時時參詳其中的文字,蕭無憂對鐵片也沒有抱什麼想法了。

  “去看看。”蕭無憂緊緊地握了一下鐵片。鐵片上文字的深奧,是蕭無憂前所未見的,見微知著,單單殘片對蕭無憂的幫助都如此之大,如果能夠獲得全篇,連他都不敢想像是怎樣的一種機遇了。

  蕭無憂收斂著自己的氣息,把小松鼠放在了地上,對它說道:“別走開,在這裡等我。”說完之後,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松鼠嘻嘻地呆在原地,蕭無憂可是他的大金主,金主說什麼,它就做什麼。

  蕭無憂手握鐵片,向著靈路深處邁進,不過他還是保持小心謹慎的心態,慢慢地躲避一些靈氣波動強烈的地方,因為這些地方,肯定有著二階以上的靈草,而有靈草的地方,也必定有著魔獸在守護,這個時候,他不想出現什麼意外情況。

  就這樣,感受著手中鐵片波動的頻率,蕭無憂不斷地調整方向,兩個時辰以後,他來到了深山的一處,而這裡有著一件木屋。

  木屋的週邊已經長滿了青苔,而其中大小不一的孔使得木屋似乎只要一碰就會整個坍塌。這是一間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的木屋,蕭無憂這樣判斷到。

  蕭無憂並沒有因為鐵片的振動而貿然進入,而是繼續潛藏著自己的氣息,在一旁觀察著。許久以後,他才慢慢地靠近木屋,輕輕地推開了木門。歲月積累下來的塵土也在這一推之中,飛揚了起來。

  蕭無憂伸手揮了揮面前飄揚的塵埃,投著一絲光線,入目可見的是一具屍骸。

  屍骸上面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可以看出死者已經死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在灰白的軀體之中,可以看到一點淡淡的金色。蕭無憂站在那裡,面對著屍骸,一股讓其窒息的感覺從屍骸當中傳來。

  “此人生前,必定極強。”一具死去不知多久的骸骨,都能散發讓蕭無憂感到恐怖的威壓,可想而知,此人生前的修為一定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不過即使這樣,一個生前吹一口氣就能把蕭無憂粉身碎骨的存在,此時也埋藏在了時間的長河裡。不管過高的修為,沒有辦法突破最後的一步,終有隕落的一天。

  蕭無憂歎息地想著,同時走上前,對著屍骸拜了拜,說道:“前輩,晚輩無意打擾,只是手中鐵片把我引來。想必這也是緣分一場。等晚輩弄清情況,必定讓前輩入土安息。”

  蕭無憂上前,拍掉屍骸上的灰塵,再看了看周圍,這裡除了骸骨以外,周圍都是清晰可見,什麼都沒有,但振動的鐵片顯示這裡必然有著什麼東西。最後,蕭無憂在屍骸的身上,發現了一枚灰白的戒指,如果不是確定這裡必然有著什麼,蕭無憂也要錯過了。

  他拿出了戒指,自語道:“這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