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二十四章第二枚鐵片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1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9


  蕭無憂拿著手中的灰白戒指在空中照了照,自語道:“這是什麼?”

  他用力捏了一捏,手上傳來的感覺起碼也是凡器二階以上的硬度。

  “戒指狀的兵器?能夠有什麼用?”蕭無憂問道,想不清楚戒指怎樣當武器,隨即蕭無憂還是如同烙印普通兵器一般,把自己的神識烙印上去。

  突然,蕭無憂的眼前一亮,他的眼中出現一個如同木屋一般大小的空間,空間之中形形色色的物品都引入眼簾。蕭無憂念頭一轉,一樣樣被他看中的物品都一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可以存放物品的空間戒指?!”蕭無憂驚奇的說道。

  在中廣府這個地方,從來沒有聽說過可以把物品存放在凡器之中的,這樣一件自成一個空間的戒指,以前聽都沒有聽過。

  “發財了!”蕭無憂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單單這樣一枚具有存放物品能力的戒指,就可以說在中廣府是無價之寶了。

  蕭無憂對著屍骸擺了擺,把戒指套在了手中。然後閉上了眼睛一一翻查戒指中的物品。

  許多瓶瓶罐罐中,除了一股香氣的傳出以外,空無一物。而一些靈草也早已枯萎。蕭無憂的臉也在翻查當中,不住地抽搐著。雖然這些東西原來就不是他的,但看到這樣枯萎腐敗,心裡還是陣陣心痛。

  單從其中所剩下的靈氣波動,這裡的每一樣物品都可以使得中廣府包括四位家主在內的所有人為之瘋狂,甚至破靈果在這其中也不值一提。

  蕭無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歎息了一聲:“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可惜又有什麼用呢?能夠擁有空間戒,就應該滿足了。”

  蕭無憂繼續翻開,在空間的一個角落裡,他終於發現了引起鐵片振動的原因。原來這裡,在一塊玉牌之上,同樣有著一枚——鐵片。兩枚鐵片靠近之後,同樣發出著振動,而且越來越強。到了最後,不知是因為有著什麼阻隔一般,兩枚鐵片都叮的一下,掉到了地上,再也沒有動靜了。

  “又一塊鐵片!!?”

  蕭無憂把兩枚鐵片拾了起來。比較了一下,一模一樣的鐵片,除了中間的文字不一樣以外,其他都是一樣的。再觀看中間的文字,卻是沒前沒後,不如自己手中的那一段,是開篇的第一段。

  “看來是中間的一段,沒法承上啟下,那就沒有辦法修習了。”蕭無憂歎息道

  鐵片的來歷蕭無憂一直都沒有搞清楚,應該說根本沒法弄清楚,但這並不妨礙他對鐵片的重視。鐵片的來歷神秘,更是從自己的丹田中跑出來的,除了其上記載的文字不凡,本身的材質也不是凡品。

  擁有鐵片這件事情,他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甚至沒有從其他人那裡去打聽。因為懷璧其罪,如果讓人知道他擁有這樣一件物品,單單因為好奇,就有可能讓他死上千次了。

  “這鐵片是前輩的隨身之物,還是他在靈路中發現的呢?不知道他是否瞭解這個鐵片的來歷。”

  隨後他把兩枚鐵片放在了懷中,並沒有放在空間戒裡,這等戒指的功效能夠維持多久,蕭無憂並不知道,如果最後不小心戒指失效了,兩枚鐵片都遺失了,那麼蕭無憂絕對會吐血而死的。

  放好了鐵片之後,蕭無憂再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空間,覺得沒有什麼遺漏之後,就退了出去,同時手中握著和鐵片放在一起的玉牌。

  蕭無憂略微沉吟了一下,就神識侵入到玉牌之中,一段聲音也在他的腦海當中響起。

  “老夫騰沖,南界問劍宗外門長老,,因感大限將至,外出尋找機緣。在機緣巧合之下,發現百萬大山之中有此一處蠻荒之地,其上更有一處秘境。”

  聽到這裡,蕭無憂知道這個叫騰沖的人發現的就是中廣府。

  “老夫在此地發現了一枚鐵片,比起我見過的任何材質的東西都要高級,其上的文字更是玄奧難懂,比起宗門最好的心法都要複雜。而且老夫發現這個地方……”聲音到了這裡卻是突然中斷。

  “沒了?!!”蕭無憂想著,但過了片刻,聲音再次想起。

  “如果能讓我早個千年到達這裡,或許我就能夠踏出那一步了,不過一切都是命,即使身懷重寶也

沒有機會探索一番了,只能給予有緣人了。老夫一生無兒無女,一身侍奉宗門,所以功法武技也不敢私傳給外人。”

  “中間那段沒有了,鐵片的來歷,果然十分神秘,連這等高手都不知道,另外,靈路當中到底有著什麼,連這等修為的人士都心動不已。”蕭無憂聽到這裡心中想到,同時,對於沒有功法武技的留下也是頗為遺憾。

  “不過老夫自創了一式武技,希望後輩能夠看在一式武技和這諸多靈草的份上,能把老夫的屍骨送回問劍宗。”

  隨後,一個圖像出現在了蕭無憂的腦海當中,這是一招腿法,其上有著各種靈氣運轉的路線。

  看到這個圖像只是,蕭無憂一臉震驚,失聲喊道:“這是什麼武技,居然能夠運用靈氣的流轉而增強威力!!”

  在中廣府,所謂的武技說的是手腳上功夫的運用,不管哪種武技,都是一種對身體的技巧性運用。而這一腳,卻是對靈氣的運用,使得擊出的靈氣威力倍增。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武技。”

  “雖然中廣府的武技不能稱之為武技,但是也算是另闢蹊徑,使得自身的戰力增強,不可完全否決掉。”蕭無憂自幼修習血影步,自然知道中廣府的武技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十分有用的。

  突然,一道靈光閃過了蕭無憂的腦海,使得他怔怔地站在那裡。

  “如果我能把中廣府的武技和南界當中的武技結合起來使用,使得既利用了身體的技巧,又有靈氣的加持,那麼我的戰鬥力是否就可以成倍增加了?”

  “我已經有血淋血影步的八成火候了。如果再加上這一式腿法,那麼即使是靈氣四重境的,我也可以抗衡一番了。”

  見識過四重境出手的蕭無憂,對於自身的戰力有一個粗略的估算。

  “恩,有時間一定要好好修煉這一式腿法,爭取早日掌握,不過現在嘛,有了空間戒,靈路不好好掃蕩一番,都對不起自己的機緣了。”

  有了空間戒,這最後的一個月時間不好好搜刮一下靈路都對不起自己了。雖然都是些一階二階的靈草,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對於靠著血色酒館的那點供給修煉,這些靈草對於他來說算得上奢侈的了。

  小松鼠忘我地在啃著手中的靈草,突然它雙耳一豎,臉上露出諂媚的表情。這個時候應該是金主回來了吧。不過他轉頭的時候,一個碩大的頭顱出現在自己眼前,鋒利的牙齒外露並伴有一股腥臭的氣味,口水從兩邊的利齒留下,突顯它如今饑餓到何種程度。

  小松鼠直接嚇傻了定在原地。一直以來它在靈路都是最弱小的存在,所以每天的生活都是過得十分謹慎小心。這段日子跟著蕭無憂是它最快樂無憂的時光,每天都有著各種靈草靈果享用,連原來謹慎的性格都被磨掉不少。

  這個時候,看到一幅饑腸轆轆的嘴臉,它知道自己太得意忘形了,這裡可是靈路啊,同時也被嚇傻了。它全身哆嗦,都已經不懂得逃跑了。

  凶獸可不管小松鼠有什麼表情,血盆大口張開,打算一口把這點心吃掉。小松鼠“嘰……”的一聲長叫,神情絕望。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

  “你這傢伙讓你在原地等你就真的傻傻站在原地。”伴隨著聲響,一條腿掃向了凶獸,只聽嘭的一聲,凶獸就如同炮彈一般飛開,躺在地上抽搐著。

  小松鼠見到蕭無憂如同天兵神將般突然降臨,興奮地直撲蕭無憂懷裡,眼中那淒涼的神情,就如同蕭無憂對它做過什麼一樣。

  蕭無憂看著這只沒有絲毫靈力波動,卻極其聰慧的小松鼠,也是十分喜歡,摸著它那小腦袋說道:“你這小東西哪裡來的?沒有半點實力居然能夠在靈路後半程生活這麼久。”

  小松鼠搖了搖腦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隨後它似乎想到什麼,圍著蕭無憂的身體爬來爬去。

  蕭無憂見到它如此沒心沒肺,也不禁莞爾,雖然好奇小松鼠的來歷,但既然不知道,也沒有必要深究了。就看到他手中光點一閃,一棵靈草就出現在手上,然後對著小松鼠說:“走吧,我們還要把這裡的靈草全都拔了。”

  小松鼠“嘰,嘰”地叫著,一副鬥志昂然的感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