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二十五章局勢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2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9


  靈路前半段

  一個狼狽的青年男子正單膝跪在地上,錦繡的長袍也破碎了,胸口上一條長長的傷痕還不時有著血水滲出。

  而男子的周圍,躺著許多具生機全無的屍體。

  “李楚義,把破靈果交出來吧。不然,你這些屬下的命運就會發生在你的身上了。”在青年男子不遠處,十幾個人影正手持兵器,面無表情地看著狼狽的青年男子。而為首一人,雙手背負的對著青年男子說道

  狼狽的青年男子正是最開始獲得破靈果的李楚義

  “陳鼎,沒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卑鄙,你殺了我們李家這麼多人,難道就不怕我們家主的報復嗎?”李楚義恨恨地說道

  李楚義獲得破靈果之後,一直躲避著其他隊伍的追殺,一路以來已經是疲憊不堪,到了最後還是沒有躲得開來,落入到陳鼎的陷阱之中,導致了如今全軍覆沒的局面

  “李楚義,這個時候說這種話不覺得自己太過天真了嗎?自古成王敗寇,即使我把你也殺了,李家主的怒火自有我們家主幫忙頂著,更何況,有了破靈果?”陳鼎戲謔地看著李楚義。

  殺了一些李家的手下,李霸天雖然會發怒,但也不會做什麼,但是如果把李楚義殺了,那自己確實會有些麻煩。

  “陳鼎,有本事我們一對一,你贏了我就把破靈果雙手奉上,如果你輸了就放我離開。”李楚義說道

  “李楚義,你以為我設下的這個圈套是為了什麼,和你一對一,如果這裡是中廣府,本公子倒是樂意奉陪,但如今在靈路,你覺得我還會傻傻地和你比鬥嗎?好了別廢話了,把破靈果交出來,雖然殺了你會比較麻煩,但和破靈果比起來,你的命可沒有這麼值錢。”陳鼎伸出了一隻手說道

  李楚義手中緊緊抱著玉盒,緊緊地咬著牙關,就這樣把破靈果交出去,他實在是不甘心,但比起性命,他別無選擇了。最後只能單手大力一甩,玉盒就直接飛向了陳鼎。

  陳鼎看著飛來的玉盒,臉中露出了微笑,他打開了玉盒,眼中閃爍著破靈果上倒映出來的金光。

  破靈果,當中的靈力太過龐大霸道,對於靈氣境中期的修士來說不可能像二階的靈草一般直接吸收當中的天地靈氣,只有靈氣後期的修士才有能力做到,不過即使是靈氣後期,也一般不敢獨自一人吸收當中的靈力,而是需要有人協助。

  “得到破靈果,估計家主也會願意我在旁協助吸收的,雖然大部分的靈力會讓家主吸走,但是只要能夠獲得一成的靈力,也比起這些二階靈草要強上太多了。”陳鼎心裡想著

  一階的靈草可以讓練體期的吸收,二階的靈草可以讓靈氣境的吸收,而三階的靈草則應該是金丹期的才可以吸收,每一階的靈草其中所蘊含的靈力品質都是不一樣的,太多高級的靈草讓低階修士來吸收,其實如同毒藥。

  但如果能夠吸收到高一階的靈力,對於未來突破到金丹期的希望,將會大大的提升。

  這也是為何當眾人發現有破靈果的時候,都不顧一切地想要獲得。這是一份走向金丹期的機緣啊!

  陳鼎小心翼翼地收好了破靈果之後,顯得心情大好,對著李楚義說道:“滾吧,今天本公子就饒你一命。”

  李楚義不甘心地盯著陳鼎看了一眼,咬著牙關說道:“陳鼎,不要以為現在獲得破靈果就得意忘形了,爭奪還遠沒有結束。”說完之後,向著一個方向離開了。

  陳鼎看著李楚義離開的身影,嘴角上揚,暗自念道:“敗家之犬,何足言勇,你就是因為太多自大才會導致今天這個結果,而我陳鼎,絕對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同時,他的目光看向了靈路的一個方向

  如今的靈路

  “王家的王晨死了,王安也廢了,王魏成為了獨苗,不過王魏收編了王家的不少人,實力反而得到了提升。”

  “李家的李楚義被我殺得只剩一人,李楚仁和李楚孝的實力經過嗜血蟻一戰,也是傷兵滿營。應該會合到一處吧。”

  “三哥在嗜血蟻一役中死了,他的人馬都到我這裡來了,大哥和二哥的部下也是傷亡慘重。不知他們二人是否會聯手。”

  “司馬傅獲得其中一枚靈果,暫時和司馬費聯手,也是一方強敵,而司馬申也死在了嗜血蟻一戰之上。”

  經過一番爭

搶,靈路形成的新的五支隊伍。

  “那麼最後剩下的,就是血色酒館的人了。鷹九……”

  “此人好深的算計,引誘我們各家爭奪破靈果,又讓我們互相殘殺,估計現在,他也該有所行動了吧。”

  “不過,千萬不要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不然……”

  陳鼎這邊說完,一身氣勢外放,屬於靈氣五重境的修為表露無疑。經過這段時間的歷練拼殺以及靈路靈氣的輔助,他也突破到了靈氣五重境了。

  此時靈路的另外一邊。

  王魏的人馬也和司馬家的人馬對峙上了

  王魏一身長袍無風自動,靈力在體表波動著,五重境的修為展現開來。他也同樣突破到了五重境,成為繼陳鼎之後,第二個突破的五重境的公子。

  而在其身後,被斷了一支手臂的王安正一臉陰沉地看著司馬家的人,陰毒地眼神恨不得把司馬家的人都殺死。

  “司馬傅,當日你斷我一臂,今天我要你用命來還。”王安恨恨地說道

  “王安,你自己技不如人還想獨佔破靈果,只能怪你太自以為是了。”司馬傅對於王安的話十分的不屑。

  “司馬傅,交出破靈果,王安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王魏對著司馬傅說道

  “王魏,不要以為突破了就能夠吃掉我們,即使你是五重境,想要對付我們,也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司馬費對著王魏說道

  雖然王魏的境界更高,但雙方的人馬實力也是相差無幾,如果王魏執意要動手,那麼他也不可能毫髮無損地獲得破靈果。

  “呵呵”王魏冷笑地看著司馬費,然後說道:“誰說我是一個人對付你的了。”

  這邊話音剛落,一隊人馬的腳步就從司馬家的背後傳來。司馬傅和司馬費都是臉色一驚,扭頭看向背後。

  一隊全身穿著血紅長袍的隊伍正賓士而來。為首一人,正是許久沒有出現的鷹九。

  “血色酒館!”司馬傅和司馬費異口同聲說道。

  司馬傅轉回對著王魏說道:“沒想到你們王家自甘墮落,居然和血色酒館勾搭到一塊去。”

  王魏冷笑說道:“為了得到破靈果,不要說和血色酒館合作了,即使是把你們司馬家的人全部殺人,我也不在意。”

  這邊王家和司馬家的人在對峙著,而血色酒館的人也迅速來到了司馬家人的背後,和王家一起,包圍住了他們。鷹九站出了一步,對著眾人說道:“諸位公子,別來無恙吧。”

  “鷹九,我勸你們血色酒館的人不要參乎我們四大家的事情來,要不然,後果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司馬費臉色鐵青地對著鷹九說道

  而鷹九全然不受威脅地說道:“在下也不想參與進來,不過我們館主有命,一定要得到破靈果,所以,希望司馬公子成全了。”

  “王魏,你和血色酒館的人為伍,就不怕最後被反咬一口嗎?”司馬傅對著王魏說道

  “這個就不需要你關心了,司馬傅,把破靈果交出來。”王魏對著司馬傅說道。

  司馬傅與司馬費看了周圍一眼,又互相對視了一眼,眼中皆是戰意湧動。然後司馬費對著王魏和鷹九說道:“想要破靈果,就用實力來拿吧。”話音一落,就向著一個方向突圍而去。

  王魏和鷹九見到司馬家的人要突圍,也迅速圍上,他們分別向著司馬傅和司馬費襲去。王魏追擊的是司馬費,而鷹九則對付司馬傅。

  “鷹九,不要以為境界高就能吃定我們,現在就讓你知道我司馬家的厲害。”司馬傅對著眼前沖來的鷹九說道,同時手中長劍擊出。

  鷹九用的同樣是劍,見到司馬傅手中長劍舞動得如此靈巧,心中一驚,絲毫不敢大意地一劍擋隔開來。心中驚到:“不愧是四大家的公子,武技的境界已經到了這般程度,如果我沒有突破,那麼可能撐不過十招。”

  鷹九只是一個天賦普通之人,唯一的優點就是隱忍的功力以及在中廣府的見識。雖說精於算計,但輪到手腳功夫還是比不過四大家的公子的。

  司馬傅見到鷹九武技如此普通,不過是仗著靈力更加深厚而已。頓時精神一振,對著鷹九招招強攻。

  鷹九雖然武技不如司馬傅,但勝在靈力更深,每次擋隔都可以振退司馬傅,使得他的招數連接不起來。一時之間,兩人就成了勢均力敵之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