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天荒傳說

窮苦少年 第二十六章靈果易手

書名:天荒傳說 作者:逍遙無憂 本章字數:308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09


  王魏看著鷹九與司馬傅戰得難解難分,他這邊也不再拖延時間,鐵拳對著司馬費轟去。

  而司馬費長劍一檔,頓時後退了三步,虎口也被振得發疼。他對著王魏說道:“血色酒館的人果然都是廢物,王魏我可不是軟柿子,你想速戰速決,做夢!”

  時間拖得越久,傷亡就會越大,對於後面想要安全離開靈路的風險就會增加。

  王魏也不和司馬費廢話,他們本身實力接近,如今王魏先一步突破,就拉開了差距。自己把司馬費擊敗,司馬傅也就不足為慮了。

  司馬費再次被王魏擊退了數步,嘴角也流出了鮮血。他對著王魏說道:“王魏,這是你逼我的。”說完就放棄了防禦,捨命地進攻。

  王魏也被司馬費不要命的打法搞到一時慌亂起來。論實力他比司馬費更高,但反之也更想保存實力。司馬費如此拼命,他想全身而退,也是頗為麻煩。

  一時之間,雙方的人馬戰到了一塊。人員的傷亡也不斷在增加著。

  鷹九見到王魏這麼久都沒有拿下司馬費,暗罵一句:“蠢貨,如此惜命,只會讓別人有機可趁。”而他也看向自己的部下一個個地掉下。心中愈發的著急。

  雖然他能夠算計,但是要想獲得破靈果,到最後還是要靠實力說話,他一步步地計畫,到了如今把四大家的實力都削弱到了最低的程度,更是和王家達成了同盟,這個時候如果都不能奪得破靈果,那麼之後就更沒有希望了。

  王魏也知道局勢緊急,自己這邊雖然陣容更強大,但是司馬家的人見到自己的公子都如此拼命,也是同樣不要命地向著王家和血色酒館的人衝殺過去。導致王家和血色酒館的人也出現了慌亂。

  戰鬥,到最後還是要看巔峰戰力之間的結果,這是一個隊伍精神的所在,精神被滅,隊伍也會瞬間崩潰。

  王魏咬了咬牙,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也放開了手腳向著司馬費攻去。

  最後,在付出身中三劍為代價之後,他終於一拳把司馬費轟得鮮血狂噴,無力地軟到在地上,再也無法戰鬥下去了。而王魏也是臉色出現一絲蒼白。

  鷹九見到王魏獲勝,也倒退了一步,不再攻向司馬傅,而是盯緊了他逃走的方向。司馬傅見到司馬費無力再戰,一時之間也是臉色陰晴不定,手中的關節被他握得啪啪作響。

  而此時的王安陰森森地笑著走到司馬費面前,抓起他的一隻胳膊,用力你一扭,司馬費發出一聲慘叫,一隻手臂就被王安扭斷了。而王安沒有理會司馬費地慘叫,而是繼續抓起他的另外一隻胳膊說道:“司馬費,我說道,當日斷臂之仇,我要雙倍奉還。”同時手中用力,司馬費的雙臂就被王安生生扭斷了。而他也無力的癱倒在地上。

  王安扭斷了司馬費的雙臂,扭頭對司馬傅說道:“司馬傅,不想像你兄弟一樣,就把破靈果交出來。”

  司馬傅看著地上癱著的司馬費,只能一聲歎息,隨後看向了王魏,又看了看鷹九,把懷中的玉盒仍給了鷹九,然後說道:“你們贏了。”

  司馬家的人見到自己公子認輸,也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其中一些也都長長松了一口氣。畢竟,是誰都不想死,如果不是怕自己不拼命,出了靈路要承受家主的怒火,他們也不會這般。

  王魏見到司馬傅把破靈果扔向鷹九,也是眼神一凝,不過並沒有說什麼。

  鷹九接過玉盒,檢查了一遍,看到真的是破靈果之後,臉上也不自覺地露出激動的神情,不過只是一瞬,他就恢復過來了。

  司馬傅看了看王魏和鷹九的反應,也不再多說什麼,叫屬下抱起了司馬費,離開了這裡。司馬家只剩他一人,其他人或死或傷,接下來的爭鬥,已經和自己沒有關係了。

  每個進入到靈路的公子都是滿懷自信而來,但是到了最後,才會知道現實是多麼地殘酷……

  “那麼接下來,不知副館主有什麼計畫?”王魏走了過來,對著鷹九說道。其眼睛的余光掃向玉盒之時,也不自覺露出一絲火熱。

  王魏的神情如何能夠瞞得過鷹九,不過他也不介意,而是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後說道。

  “在我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收到消息,李楚義手上的靈果已經到了陳鼎的手上,而他本人也是身受重傷。”

  “哦?靈果到了陳鼎手上?那這下情況有些難辦了。”王魏說道

  陳鼎的實力,在諸位公子之中也算是出類拔萃,而之前他繳獲了這麼多二階靈草,估計這個時候也已經突破到五重境了。

  “李家的人變成如今這樣,可以說都是拜陳鼎所賜,而陳家其他的兩位兄弟也不可能和陳鼎心合到一塊,至於司馬家,不提也罷。如今表面看來,陳鼎是最大的贏家,先有被奪靈草,又有嗜血蟻一戰,再加上他手上破靈果的誘惑,估計這剩下的人,還是很樂意聯手對付陳鼎的。”鷹九分析了一下局勢,然後說道

  王魏盯著鷹九看了一眼說道:“血副館主果然心機過人,看來血色酒館能夠有今天的成就,你是功不可沒啊。不知最後血副館主會否把我也算計進去?”

  “魏公子,論到以前,我血色酒館也是你王家的附庸實力,這當中藕斷絲連的東西太多,不是所我們崛起就能撇清的。再者,以魏公子如今的實力,在這靈路上還怕我會背叛嗎?”鷹九說道

  王魏不置可否地看了鷹九一眼,收回了目光說道:“那麼就準備開始吧。”

  鷹九的話雖然似乎句句在理,但在這個親兄弟都不能相信的靈路,王魏當然不會僅憑鷹九的一番話就相信他。只不過鷹九所提出的那個條件太過誘人,才導致這次的結盟。

  鷹九看王魏的神情就知道自己說的話他可能只聽進去一般,但也絲毫不介意。有著那個條件,再加上自己所謀劃安排的行動,都使得兩人會成為栓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鷹九微笑地說道:“那麼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小松鼠現在的日子過得十分地休閒自在,可能是因為吃得太好,肚子都變得圓滾滾的,棕色的毛髮也愈發順亮,身體也好像變胖了許多。

  不知是否因為吃了靈草的緣故,小松鼠的眼睛也愈發地靈動,表情也變得更加豐富生動,完全看不出來,只是一隻普通的動物。而這個時候,它也拿著一顆松果,在那裡啃著,吧唧了幾下,又把松果扔了,以前覺得是珍寶的東西,現在都變得索然無味起來。

  丟下了松果之後,它看向了自己的前方,而在其的不遠處,砰砰的響聲不時傳來。

  一頭二階前期的長臂猿正揮舞著自己的拳頭,口中發出憤怒地吼叫,決心要把眼前膽敢奪取自己靈果的人類一拳砸死。

  這個搶了長臂猿的人類,正是蕭無憂,他舞動著自己的雙腿,與長臂猿對戰起來,一腳踢出,帶著陣陣靈氣的波動,使得長臂猿強壯的手臂都不能奈何他分毫。

  拳腿相交,蕭無憂退了一步,自語道:“靈力的運轉和血影步的結合還是達不到同步,如果能夠做到圓滿同步的程度,這長臂猿我應該能夠十招之內擊敗。”

  要想把騰沖留下的腿法和自己的血影步結合直至圓滿無缺,蕭無憂需要在戰鬥當中去領悟。魔獸天生擅長戰鬥,長臂猿的實力也堪比人類的靈氣四重境,如果蕭無憂能夠做到,那麼他就相當於能夠擊敗普通的四重境修士。

  當然如果是如同四大家公子般的四重境,蕭無憂還是略有不足的。不過也是因為蕭無憂現在還做不到圓滿而已。只要可以把武技和武術圓滿合一,即便四大家的公子,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蕭無憂把騰沖留下來的腿法稱之為武技,而對中廣府原來的武技,則稱呼為武術。

  這邊在想著,長臂猿又揮動拳頭攻來。蕭無憂看著憤怒地長臂猿,微笑地說道:“好了,我可不陪你玩了,再見。”說完身影一動,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蕭無憂的速度,長臂猿也是神情一愣,最後也只能無奈地捶著自己的胸口,以此來宣洩自己的怒火。

  蕭無憂抄起在那看熱鬧的小松鼠,疾步而行,同時對著小松鼠說道:“走,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小松鼠“嘰,嘰”地叫著,同時雙爪在那裡比劃著,不知在說什麼。

  蕭無憂也給小松鼠逗樂了,輕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向著遠方離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