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天命符師

三清傳人 第06章鬼核被偷

書名:天命符師 作者:提燈小鬼 本章字數:28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5日 16:17


  雙眼一開,我便急忙朝著楊帥看去,可是讓我沒有想到,此時楊帥體內那個神秘的鬼東西不見了,只剩下渾身散發著陰氣的狐貂魂體。

  我眉頭一皺,連忙朝著四周掃去,可是除了在房間角落裡蹲著一個瑟瑟發抖,毫無神智的楊帥神魂外,剛才那個攻擊自己的傢伙居然已經消失不見了。

  “奇怪,那個鬼東西呢!該不會已經跑了吧!”

  可是我雖然已經開了陰陽眼,手中也有了一張攻擊妖邪的破煞符,但也不至於把它嚇得退走吧!這不應該啊!

  我皺眉的又檢查了一圈房間,發現那傢伙的確走了之後,便叫醒了昏迷的狐貂。

  狐貂一醒,仿佛有些茫然,當它從楊帥身體之中鑽了出來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魂體,神色大變。

  “啊!怎麼會這樣!我的魂體開始開始消失了。”

  面對狐貂詭異的舉動,我這才發現此時狐貂魂體居然開始向外散發著淡淡的灰氣,仿佛開始慢慢消散一般。

  如果詭異的一幕,我腦海之中突然想起三清天書上奇文篇中曾經記載的一段,說是這鬼乃是萬物死後凝聚陰氣所化,其支撐他們行走陰陽兩界的核心所在,便是鬼核了。

  鬼核,其實原形與山野妖怪所修煉的內丹一個性質,同時這鬼核也是他們這一世的身份所在,有了它,便可修行,當然了,想要輪回投胎拿著鬼核前往陰市換取鬼心也可轉世投胎。

  可是眼前這個狐貂此時鬼體之中卻早以空空如也,別說鬼核了,就算是陰煞之氣都以蕩然無存。

  “難道是那個神秘人剛才臨走之時把狐貂的鬼核偷走不成,他想要幹嘛!”

  “啊!啊!啊!我的鬼核,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是誰偷了我的鬼核,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肯定是它,是它,可是,它是誰……”

  失去鬼核的狐貂突然慘叫起來!雙手瘋狂的揮舞起來,仿佛想要抓回那些不斷從它身體之中散去的陰魂之氣,可是這一切已經晚了。

  看著此時的狐貂,我心頭頓時百味其出,剛才我還在擔心狐貂會傷人性命,可是此時狐貂遭受神秘人的偷襲,眼看魂飛魄散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了。

  很快,原本滿身陰煞之氣的狐貂,已經消散的不足巴掌大小,可是這時它卻從暴躁之中靜了下來,慢慢飄到了我的身前。

  “小子,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求我?”我有些懵逼了,連忙問道它要求我什麼事,可是沒想到狐貂說出的請求卻讓我有些黯然傷神起來。

  原來狐貂居然想讓我把它這十八年來的修行精華,轉化成一絲福運之氣贈于楊家。

  這福運之氣,我哪有那本事轉化,要是我能輕輕鬆松轉化福運之氣,我還能讓那神秘人跑路嘛!更別說跟你丫的磨磨唧唧半天了,我只能不好意思的沖著搖了搖頭。

  狐貂見我沒辦法幫他,有些失望的飄到了一旁。

  看著狐貂最後一刻居然還想到了楊家,我的內心不由升起了一絲慚愧感來。

  早知道我就應該多努力努力修行道行的,現在好了,連狐貂最後一絲善意的願望都不能滿足,要是父親在就好了。

  “父親,等等!”

  我突然想起了當初跟隨父親去隔壁縣,降服一隻家中成了精的白毛老狗時,父親曾經用過的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那就是讓白毛老狗的殘魂成為那家人的保家仙,既讓白毛老狗的殘魂不用魂飛魄散,又讓那家人得到了庇護。

  我不就能使用這招嘛!就是不知道狐貂和楊家答不答應了。

  想到這裡我不敢在耽擱了,要知道狐貂的魂體此時可是時刻都在消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玩完了。

  我連忙將想到的辦法告訴了狐貂,狐貂先是一愣,緊接著便欣喜的答應了,鬼核雖然沒了,但要是有楊家的香火供奉,別說鬼核了,到時要是功德圓滿直接飛升成為

野仙也不一定呢!

  狐貂答應了,我便心中定下心來,連忙沖著門外喊道:王叔,楊叔,你們進來一下。

  “呼啦”一下,房門一下子便推了開來,楊高順和王原則連沖帶撞的沖了進來。

  “長生,怎麼了?要不要我讓其他兄弟沖進來。”

  王原則第一個張口嚷嚷起來,對比楊高順則更加關心起他的兒子來了,緊跟著王原則擔憂的說道:小兄弟,阿喜和小帥怎麼樣了。

  “恩!這是什麼味兒,好像有什麼東西燒了”鼻尖的王原則立馬發現了不遠處地面殘留的黃符紙片,他這一看頓時樂壞了。

  “長生啊!你把那個鬼東西打跑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有一手,不愧是陰不凡的兒子。”

  王原則高興的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轉身沖著楊高順道:老楊,你看長生他把那鬼東西打跑了,你孩子肯定得救了,看剛才把你嚇的。

  楊帥的父親一聽頓時大喜,連忙沖著我問道:小兄弟,小帥他真的好了嘛!

  我扭頭看了一眼已經重新回歸身體的楊帥神魂,淡淡一笑,點了點頭說道:恩,他已經沒事了,不過身體這一折騰有些虛弱,估計得有幾個小時時間,才能慢慢蘇醒。

  可是當我說完,原本應該高興的楊高順,此時臉色卻變得陰晴不定來,足足過了一兩分鐘他才猶豫的說道:小兄弟,阿喜它是不是已經……已經走了?

  走?看他表情估計想說的是狐貂有沒有死吧!只不過不忍心罷了。

  我笑著走到他的身旁,湊到他的耳旁輕聲道:楊叔,當年你對它的虧欠其實它也沒有怨恨,甚至這些年來一直默默的保護著你們一家,它上楊帥的身也就一個巧合,想要和你們說說話而已。

  楊高順頓時眼睛瞪大多大。

  “小兄弟,你,你說的是真的?”

  “恩,是真的,不過現在阿喜它已經快不行了,只有你能夠幫它,而且是一旦答應就不能反悔的條件。”我說完便靜靜的站在了一旁,而狐貂的殘魂也緊張的顫抖起來。

  楊高順一聽渾身一顫,突然抓住了我的右手,激動起來:什麼,你說阿喜它快不行了,你要我做什麼,我立馬就去做,十幾年前是我們家對不起它,我不能在讓阿喜出事了,小兄弟,你快,你快告訴我該怎麼辦,叔求你了。

  楊高順說話間膝蓋一軟,就要朝著我跪來,嚇得我連忙扶著他將狐貂請入楊家成為保家仙的事情告訴了他,並且將供奉的要點一一跟他說完。

  沒想到我這前面剛一說完,後面這楊高順便立馬點頭同意,還說要讓楊帥認狐貂為叔,這倒是把我雷到了。

  至於請狐貂入楊家保家仙,原本是要我親自幫忙,隆重恭請狐貂“阿喜”入楊家的,可是以它現在的狀況卻經受不住這般折騰了,只能一切從簡,不過仙牌供奉卻讓我叮囑楊家給換成了一塊便宜的玉牌。

  溫玉養魂,對於已經失去鬼核的狐貂來說在合適不過了,有了溫玉加上楊家香火的供奉倒也算是撿回來一條鬼命了。

  不管怎麼說,這楊帥的事情也算是完美的解決了,倒是王虎這倒楣的傢伙估計得找個心理醫生好好調理調理了。

  一切已經解決,我便心急火燎的想要趕回家去,王叔卻突然把我叫到了警車上,從包裡摸出一紮紅彤彤的華夏幣,說今天可真虧了有我,說今天出警急身上沒帶多少錢,這點錢就當是給我們家的香火錢。

  我一看,好傢伙那麼厚的一紮,最少都有一萬來塊了,我這一輩子充其量見過最多的還是三千來塊錢了,那錢還是用來交學雜費和一學期開支用的,這麼一大筆錢就這樣給我了?

  不過當時不知道怎麼想的,非常裝B的從那一紮鈔票中抽出了兩張來,跟他說兩張就夠了,其餘的還請收回。

  不過等我回到家後,我後悔了,後悔為了裝B把那一紮子鈔票拒之門外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