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3-會叫嗎?叫兩聲。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291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喬與君手裡拿著刀叉真想一記飛刀紮死任顯揚,任顯揚優雅的吃著西餐,全然無視了瞪著眼看著他的喬與君。

  喬與君幾乎是被從醫院綁來的,他當時死活不同意去機場,接近兩點半,黑西裝小哥帶著個醫院主任舉著針管就來他病房了。

  “周主任,麻煩您給喬先生打一針,千萬要好好地仔細的確認藥量,打成傻子或者醒不過來了可不行。”那小哥像是故意說給喬與君聽的一樣,聲音特別大。

  喬與君看著比他之前打針大了好多的針管心裡還真有點害怕,他是不知道這個任總有多大的能拿,大夫都聽他的 ,看著大夫越走越近,喬與君一咬牙一閉眼,妥協了。

  “行行行!我去!我去還不行嗎?讓這針頭離我遠點,我暈針……”

  喬與君就這麼被抬上了飛機,來到了任顯揚不知道剛買了幾個小時的海景房,上飛機前他都沒來得及給局裡家裡打個電話,他覺得自己特別窩囊,他是個員警,卻被綁架了,而且對方沒有使用任何武力,他自己也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

  直到看到本人,喬與君才知道這個任總是誰,光是看見人他就覺得腚疼,他也不知道這算什麼反應,任顯揚沖著他一笑他就不自覺得想要護住腚。

  廚子在一邊推著小餐車等著上菜,任顯揚在外人面前儘量保持著優雅禮貌,看著那動作的喬與君,任顯揚愣是語氣溫和的對喬與君說“先吃點東西,這一趟幾個小時,你身上還有傷,估計是餓了累了。”

  喬與君是不敢想像,這和他當初在酒店裡遇到的是不是同一個人,可他也確實肚子空,這飯桌周圍飄著的香氣又確實好聞,他也沒拘著,坐下了等著上菜。等菜都上齊了,人都出了飯廳,任顯揚瞬間就不一樣了。

  “吃吧,吃飽了好辦事,這都六點多了,吃完了洗個澡也要八點了,我明早八點要開會,所以我們最好十一點之前能完事。”

  任顯揚說完就動作優雅的吃起他面前的菜品,喬與君在心大喊一聲,什麼?辦你奶奶的事!他不知道自己被空運到這裡到底為哪般,聽著任顯揚的話他就覺得自己沒有什麼人權的樣子,似乎什麼事情都被任顯揚安排好了,他只要聽就行,所以此時他直想把餐具當武器,狠狠地戳進任顯揚的天靈蓋。

  “我說……”

  喬與君想說說他的立場,他可不是軟柿子,這什麼話,說的他好像就是幹這個的似的,上次的事情還沒解決呢,這又是要幹嘛,他被威脅著坐上飛機來到這,他可不能再被弄上床,生吞活剝的,他可受不了,何況他身上還有傷,可任顯揚霸道慣了,他不會給喬與君什麼說話的機會。

  “食不言,要懂規矩。”

  喬與君被這一句噎的差點咬著舌頭,他高中時候也算是一文科高材生,擱這給他拽文,他可不會被這麼一句給鎮住,於是又要開口“可……”

  “好好吃飯!知道嗎,光聽你這難聽聲音我這下面就石更了,你是想讓我在餐桌上辦了你嗎?”任顯揚沒說瞎話,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饑不擇食,他確實憋了幾天沒有好好瀉火了,可他真的不能理解自己的口味是如何轉換成喬與君這樣的類型的。

  而喬與君也是懵逼的,從任顯揚的表情他完全可以看出,那可不是喜歡他的表情,那是等著吃食又懶得剝皮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得罪了這位任總,他一個小員警犯不著人家一個大老闆又是飛機又是保鏢醫護的把他給接到這來吃個晚餐暖個床,他覺得事情離譜,不在他的接受範圍,像狗血偶像劇似的。

  “我吃飽了,我想回去,謝謝你的晚餐,如果需要付費的話,我恐怕要回去之後才能給你,但是我也要和你說,你之前對我做的事情,我有必要和你討個說法,等我傷好了我會再找你,所以現在,我能走了嗎?”

  任顯揚覺得喬與君有些傻乎乎的,怪不得出個簡單任務也能受

傷,整個事件他是瞭解了的,劉秘書給他的資料裡面有,可他並不知道之所以喬與君這麼倒楣,其實一半的原因是他。現在喬與君的表現在任顯揚看來也是愚蠢的,他有過那麼多的床伴,還沒有一個是這樣和他談條件的,倒是有些新奇。

  “討個說法?什麼說法?難道讓我娶你嗎,還是你想要錢?”任顯揚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動作優雅的和他說的話一點也不符,“我和你說,你那天其實也挺舒服的,不是我單方面爽了,不知道你記不記得那天晚上你自己都說了些什麼話,要我給你複述一下嗎?輕點,疼,,還有恩恩啊啊的單音節,啊對了,還有!別離開我。”

  任顯揚敘述的語氣平緩而沒有任何感情,表情也很平靜,但喬與君聽的卻面紅耳赤,他真的不記得醉酒後的自己是怎樣的表現,如今雖然不知道真假但被這樣描述,喬與君只覺得恨不得找地縫鑽,他不知道任顯揚怎麼能把這些話說得出口,但最後那句別離開我,他確實是有印象的,然而那句不管是夢裡還是怎樣他只是對何小舟說的,被任顯揚這麼一複述,他的心裡除了羞澀還被激起了點憤怒。

  “我還是那句話!強*罪知道嗎?在我醉酒不清醒的狀況下,與我……與我發生性關係,你這是犯罪,我有權利追究你的刑事責任。”喬與君此時能想到的也只有這些話,但他不知道這在任顯揚的耳朵裡是多麼的無力。

  “那你可以告我。”

  任顯揚吃的還算滿意,坐在椅子上看著站在他對面的喬與君,一副氣鼓鼓的模樣讓他覺得他必須快些解決了,被這表情弄得,他身下已經漲得有些疼了。

  “那你趕緊送我回去,同時我還可以把你的綁架罪一起告了。”喬與君其實是有些天真的,他根本就沒有想過,他都說出了這樣的話,任顯揚又怎麼會好心的給他再買好飛機票把他送回去呢。

  任顯揚看著喬與君的臉笑了笑,他可不覺得喬與君真會去告他,喬與君臉上的紅暈現在都沒消下去,他知道喬與君寧願這件事情永遠不被別人知道也不會說出去。

  正在兩個人僵持著的時候,敲門的聲音打破了兩個人隔空戰鬥的眼神交流。

  劉秘書從門外走進來,表情看不出什麼事情,但腳步很急“任總,警局那邊找人了,我在那邊留了人,但是按您說的解釋了之後,他們局裡過去探病的說看不見人不行,這次他們隊長也去了,是個挺敏感的人,非說我們留下的人在糊弄他。”

  喬與君總覺得聽見這話就像得救了一樣,任顯揚卻腦門發黑了,他這生理需求還沒解決呢,那邊就要人了,看來他不把人送回去還不行了,他看了一眼喬與君,喬與君適時地給了句提醒“哦,我們陳隊是挺厲害的,你不放我回去,他能把你身份證號家庭住址犯罪前科都給查出來,你有錢也擋不住。”

  任顯揚看了喬與君一眼,喬與君那副得意的欠揍小表情整得他別提多憋屈了,他再有錢也買不通所有人,他編個瞎話還以為所有人都是喬與君呢,能傻得全都被糊弄過去,可要是沒個聰明人,警察局也就別逮壞人了。

  “送走送走,小劉,過兩天給我辦個出差。就去他那邊!”任顯揚指著喬與君那邊吩咐完劉秘書,緊接著就轉過去瞪了眼喬與君,就如同喬與君給他作了多大禍似的,“小員警!你給我等著!”

  劉秘書剛帶著喬與君出了屋子,任顯揚就找人進了飯廳,他之前就像是有什麼神奇預感似的,在飯廳客廳各自安了攝像頭,就好像提前知道要用上似的,他以前從來沒這愛好和習慣,但沒想到這回還真用上了。

  “快把飯廳的錄影給我傳一份到我筆記本上,我有用!”

  任顯揚都吩咐了,而且也不是什麼難弄的事,沒過十分鐘就被搞定,而視頻傳到任顯揚電腦上之後,任總就把書房門給鎖了,沒過一會裡面便傳出了任總哼哼唧唧奇怪的聲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