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4-“討個說法?什麼說法?難道讓我娶你嗎,還是你想要錢?”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284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喬與君其實有過內心的掙扎,他是悄悄地溜,還是正大光明的走出去自投羅網,反正他一個人在警局待著也沒什麼事,糾結了整整一下午。

  直到熬到了下班的點兒,他也沒想好到底怎麼出去,就想著先去更衣間把衣服換過來再做打算。警隊的更衣室條件實在不怎麼樣,一進去就是一股子腳臭味,也不知道誰的臭襪子臭球鞋的就扔在地上,四個分層的櫃子立在門邊,裡面放著所有人的衣服,大多數都沒有疊,直接團成一團就扔在裡面,唯獨喬與君的衣服疊得整齊,要是用尺比劃比劃衣服折疊的形狀,保准長寬一致一個方形。

  陳隊長帶著其他人出任務去了還沒回來,整個更衣室就喬與君一個人,平時下班要是趕上一起進更衣室換衣服,絕對是打打鬧鬧,喬與君的前胸後背大腿屁股蛋的也沒少被同事摸過,但也都是互相胡鬧,不帶一點情色意味。趕上難得的清淨,喬與君也不著急下班,脫了警服照樣先整齊疊好放到屬於他的那一格去,衣服放好還不等他把自己的牛仔褲套上,就感覺背後有人靠近,多年培養出來的警覺性讓他條件反射的一個轉身。

  任顯揚在這破更衣室等了喬與君半個小時,裡面的臭味都叫他聞習慣了,這時候也聞不出什麼味道了,本來還打算等喬與君換好了衣服再把人抗走的,眼看著喬與君脫了褲子,任顯揚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還是春天十幾度的天氣,喬與君警服裡面也沒穿條別的褲子,就那麼光著兩條腿,裡面就只是一條內褲,任顯揚就像中邪似的,看著那兩條長腿就想上去捏一把,鬼使神差的就走過去了,還沒動手喬與君一個轉身,兩個人就來了個四目相對。

  要是別人在他身後,喬與君一點也不緊張,可要是任顯揚,他第一反應就是趕緊遮住了襠,任顯揚看著兩手護襠的喬與君感覺這姿勢還挺風騷,臉往前一湊就想給人來一濕吻。

  喬與君那是良家少男,怎麼肯從,一扭頭讓任顯揚親在了腮幫子上。

  “你離我遠點!中午我可吃的韭菜盒子,你不嫌有味你就親!”

  任顯揚也不管喬與君說話的真假,不讓親那就不親唄,他還怕收不了這麼個人麼。任顯揚視線越過喬與君的肩膀,看了一眼他身後的櫃子,伸手就把喬與君的牛仔褲拽了出來,拿到手裡抖開了。

  “坐那邊去,我給你穿。”任顯揚說著用他的下巴指了指長凳的位置,也顧不得喬與君一臉懵逼的表情,他啥想法喬與君再傻也都知道,無非就是想趁機揩油,摸摸大腿捏捏腚唄。

  “我自己會穿,你把褲子給我,這是警局,我是員警,這地盤我說了算,而且你怎麼進來的也要追究。”任顯揚就愛看喬與君這股子頑強反擊的勁頭,他越是不從,任顯揚越是想要將其打壓,沒來由的帶感。

  “我怎麼進來的?就是你帶我進來的!誰問我都這麼說,誰追究?你快點坐好了去,大冷天的別凍著,快點換完,不然你那些同事回來看見咱倆這算什麼呀?真把我當強*犯逮捕了怎麼辦!”

  喬與君就怕這種不要臉胡攪蠻纏的人,他以前辦案遇到過,沒有一次不是把他氣得累得夠嗆,卻總是解決不了。面對任顯揚的變相威脅,喬與君總覺得哪裡不對勁,這本來是他的籌碼,如今不知道怎麼就變成了他的弱點,想來想去想不出個原由,喬與君又氣又惱又沒辦法,跺著腳的往凳子邊走,半路遇到不知道誰的鞋也是一腳踢出老遠也不解氣。

  喬與君坐椅子上尷尬的要命,他哪享受過這待遇,從小衣服就都是自己穿,長這麼大快三十了,還叫別人給他穿褲子,他總覺得有些丟人。

  任顯揚可美壞了,他抓起喬與君一邊的腳腕就想往褲筒裡面塞,喬與君讓他的動作弄得各種彆扭,腿蹬的跟兔子似的,任顯揚還沒嘗夠給人

穿褲子的樂趣,就叫喬與君的動作弄得有點燥了,騰出一隻手在喬與君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沒過一會就是一片通紅的印子。

  “你有完沒完!我自己穿。”

  喬與君用了不小的力氣總算是從任顯揚的手裡逃脫,站起身來第一反應就是轉過身去,留給任顯揚一個後背。自己穿褲子就是比別人給穿容易得多,喬與君褲子一提,身後風景就被完全遮上了,任顯揚還沒看夠怎麼能死心,兩隻手繞過喬與君的腰,在喬與君的身前就抓住了他準備拉拉鍊的手。

  這回任顯揚就柔和多了,下巴壓在喬與君的肩膀上,說話的聲音很輕卻清楚的飄進了喬與君的耳朵裡“別動,我幫你拉拉鍊。”

  喬與君像是受了蠱惑,手不受控制動彈不得,隨著拉鍊被拉上,任顯揚的手指輕輕掃過喬與君的某個重要部位,隔著牛仔褲給了一個愛的觸碰。

  牛仔褲挺厚,但喬與君還是明顯感覺到了那一帶而過的觸感,刺激的他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任顯揚順勢便掀起了喬與君上身的T恤,他剛剛已經在那櫃子上看到了喬與君牛仔褲上放著灰色衛衣,他知道這件T恤也是要換的,他還有機會再多占些便宜。

  “手抬起來,我幫你把T恤脫了。”

  喬與君其實是不想順從的,但他也知道他的言語反抗完全沒用,他也見識過,任顯揚的身手,如今他只想要在同事們收隊回來之前趕緊和這混蛋出去,他是真怕叫別人看見,他丟不起這人,於是聽見任顯揚的要求,他也沒磨嘰,胳膊抬起等著任顯揚給他把上身脫個乾淨。

  任顯揚確實不是單純的要玩玩過家家一般的脫衣穿衣把戲,他心裡有打算。衣服脫到一半正好遮住了臉,露出後背,喬與君的蝴蝶骨非常漂亮,加上雙手高舉的姿勢,更加明顯誘人,任顯揚這種時候甚至想要變態的湊上去舔一圈,但他也只是在過眼癮,他知道他確實不能耽誤太多時間了,真的趕上警隊的人回來,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知道要是事情真暴露了,喬與君估計得跳樓,那他一輩子也別想再硬起來了。

  任顯揚正打算收回眼神,喬與君腰腹位置的傷疤就吸引了他的視線,他以前是很討厭他的床伴身上有傷疤痕跡的,他覺得那些東西影響美感,然而看到喬與君身上這道疤的時候他竟然覺得沒來由的和諧,就是覺得好看!帶勁!就是要這種似乎有些難搞,帶點身手力度的才叫他有心思去折騰。

  “你行了沒有,我胳膊酸了!”

  喬與君本來是不想抱怨的,他知道他越抱怨任顯揚越來勁,但他胳膊是真酸,他也害怕耽誤太長時間真趕上同事們回來。

  任顯揚正打算放過喬與君,更衣室外面就有了動靜,喬與君一聽見這動靜直接急了,也不管身上衣服脫了一半,雙手一掙,衣服又叫他給套了回去,緊接著拽著任顯揚就躲到放打掃工具的小間裡。

  那小間極其狹窄,裡面還放著水桶和拖布,兩個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站裡面實在擁擠,喬與君實屬無奈幾乎紮進了任顯揚的懷裡,而任顯揚就高興了,一隻手捏著喬與君的腰,一隻手在喬與君的大腿和屁股上來回的摸著,喬與君不能動又不敢出聲別提多憋屈了。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大,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我的鞋呢!”

  喬與君心裡一句臥槽,他剛才是踢飛了一隻鞋,不偏不倚讓他順著這小間的門縫踢了進來,那只鞋現在就在水桶邊他的腳底下。

  任顯揚實在想笑,壓著聲音在喬與君的耳朵邊說了句話“你剛才應該只把我藏進來,你跟著我一塊進來是幹嘛來的?”

  喬與君聽完腦子裡面轟的一聲,他真覺得自己最近智商負值,被任顯揚占了便宜、玩得團團轉他突然也覺得他自己有百分之九十的責任,說白了,這就叫活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