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11-“又要去酒店?你丫真特麼的畜生!”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250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任顯揚來的時候比上次更加理直氣壯,說話的嗓門都高了。

  喬與君這次長記性了,抬抬眼皮沒理。

  任顯揚自己倒是很主動又是拽著昨天的那個塑膠凳子湊到喬與君的跟前去了。

  “喬警官,我報警。”

  任顯揚說話的語氣特別奇怪,即使就是這麼正常不過的話,被他說得也充滿了挑逗意味,喬與君聽的手上汗毛都立起來了,不自居的就縮了縮肩膀往躲了躲。

  “局裡這麼多人別找我。”

  喬與君語氣可不好,他沒有耐心和任顯揚糾纏不清了,他現在手腕上還留著昨天留下的痕跡,想想就窩囊。

  “你辦案效率高,我就找你。”任顯揚越來越得寸進尺,越來離喬與君越近,喬與君躲都來不及躲,任顯揚就趁人不注意手底下順著喬與君的大腿裡裡外外摸了一圈。

  陳隊長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看報紙,臉都沒露出來,也不知道喬與君什麼情況,他更加不可能沒事記住任顯揚的聲音來判斷這兩天來的是否是同一個人,他唯獨能做的就是管得住喬與君“小喬,幹嘛呢?先出去看看車。”

  喬與君聽了他師父又發話了,那個委屈勁兒簡直說不出口,任顯揚倒是笑意滿滿,喬與君看來,任顯揚簡直是上輩子拯救過世界,這輩子全世界的人都幫著他欺負自己,換過來想想,自己上輩子是大壞蛋唄,所以這輩子才會過得這麼憋屈。

  喬與君實在無奈,怎麼說他也是一米八多身手不錯一真漢子,還是一員警,如今讓一“無賴”上了兩次欺負數回被騙無數次,他真真氣不過有真真沒辦法。

  “師父,我去看看車,十分鐘我沒回來你讓人出來找下我。”

  喬與君這回真的是長了心眼,聽著陳隊長喝了口茶嗯了一聲他才安心出去。

  任顯揚這次似乎真的沒有說謊,車上一條長長的劃痕從車子前門一直到車子後門,幾乎貫穿了整個車身,但是劃痕特別細的一條而且又直又平滑,看著就像故意劃上去似的。

  喬與君看了一圈站在任顯揚的對面不動了“自己劃得吧?”

  “嘖嘖,你這是想偷懶瞎說呢?我有病啊我自己劃,你以為這是輛普通車千八百就能補個漆打個蠟就好了?我錢多燒的,我劃它玩?”

  任顯揚說的別提多像真的了,但喬與君這次是真不信他了,任顯揚說一句他就心裡接一句:對呀你就是有病,這車也沒看出多好啊,你錢不就是挺多的麼,你玩的還少嗎?

  想歸想,但出口的就正經多了“那在哪停著劃得?有監控的話就省事了,打電話給交通隊,和我們這不挨著。”

  喬與君這次還真有些放心大膽了,反正過十分鐘他不回去有人出來看他,他不怕任顯揚這回再能對他怎麼樣。

  然而就在他和任顯揚說話這一陣子,他背對著的警局門口早就有人探頭看了一眼他這邊方向又把腦袋伸回去了,喬與君沒看見,任顯揚倒是看得清楚,他心裡臉上都是笑,心想著這喬與君怎麼這麼二百五呢,十分鐘的時候看一次,十分鐘以後呢。

  任顯揚笑過之後又恢復了表情“哦對了不光外面被劃了,我車門被撬了,你看看。”

  喬與君放鬆警惕,任顯揚說什麼他也沒當回事,看著任顯揚指著後車門,他就真的繞過去在外面檢查了一遍,沒發現什麼異常,又打開車門探進身子在裡面檢

查。

  要說喬與君就是長記性長得不夠,他是忘了前一天他這個姿勢的時候任顯揚對他做了什麼,這回剛想起來,身後就叫人給壓上來了,他只覺得任顯揚伏在他的背上正在故意使勁想要把他壓趴在車子後座上,這個姿勢他是一點優勢也沒有,沒堅持一會就被撲倒。

  “你大爺,一會我同事出來,你小心點!”

  任顯揚在喬與君耳邊嘖嘖兩聲“早出來過了,探頭看了一眼就回去了,估計不會再出來了,你沒事總罵我爸爸媽媽大爺姥姥的,你知道我叫什麼嗎?”

  喬與君被這麼一問還真有點懵了,他就知道這丫的被他那些手底下的墨鏡小哥和他身邊的秘書喊任總,真說具體叫什麼他還真是不知道。其實要是正常的報案記錄的時候最先就要問名字的,但面對任顯揚喬與君哪還有什麼邏輯可言,所以他到現在連任顯揚的名字都不知道。這麼說來也可笑,讓人床上辦了兩回不知道對方名字,喬與君其實也是心大。

  任顯揚等了半天也沒得到喬與君的回答,甚至喬與君一聲不出的趴在他身下動都不動了。

  “記住了,任顯揚。”任顯揚說的語氣難得溫和,聲音裡還帶著些故作的磁性和誘惑,最後還加上一聲低低的笑,像是早就預謀演練好的一樣,怎麼感覺都很色情。

  任顯揚說完在喬與君耳朵邊吹了一口氣,看著喬與君的耳朵慢慢爬上紅色他心裡還挺驚訝,之前沒這麼玩過,這麼一玩還挺好玩。

  “怎麼這麼敏感?”

  喬與君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敏感,也是惱羞成怒,下意識的就胳膊肘使勁往後一頂,正好頂在任顯揚的肚子上,這一下可不輕,任顯揚哎呦一聲想要直起身子,可他那麼大的個子,車裡面這麼小的空間,後腦勺撞車頂,砰地一聲正好給他撞個眼冒金星。

  任顯揚正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捂著腦袋在那跳腳呢,喬與君就趁機從車裡出來了,呸了任顯揚一口,喬與君特別解氣,心想你也有今天,這不報應麼,臨走還罵了一句“活該!”

  喬與君回到警局,陳隊正好看完一張報紙,看見人回來了就問了兩句“最近怎麼總有專門找你的?”

  “師父,您看不出來麼,因為我太帥了。”喬與君看著任顯揚狼狽他心裡太高興了,說話都開起玩笑。

  陳隊長也沒再問,只說了幾句平常的“臭美,收拾收拾吧,快下班了。”

  喬與君這回心情好感覺幹什麼都順當了,回家路上都不覺得堵車了。

  喬與君心想著任顯揚總不能連著來三天吧,他這回能編啥理由啊,總不能他出車禍要死了吧?

  這麼想其實喬與君是有些惡毒的詛咒心思在裡面的,但他其實沒想過他的想法真能靈驗,他也不是這種缺德的人,他就是自己想想解解氣罷了。

  但轉天任顯揚沒有再是那個快下班了的點來,喬與君心情還挺複雜,不過他倒是也慶倖,因為他這天值夜班,要是任顯揚來了,給他弄出點什麼么蛾子他這班都沒法上了。

  可就正好別人都下班了,他接著電話了,任顯揚打來的“喂,快來,我出車禍了,X西六路和X北道交口這邊。”

  喬與君看了一眼來電顯,換了個號碼,但這就是任顯揚他清楚得很,掛了電話他暗罵一聲臥槽,心說傻子才信你呢,老子死也不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