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15-那錦旗上面四個大字“見死不救”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260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小喬,我給你當女朋友,你嫌棄我嗎?你要是不嫌棄,我今天就跟你回家。”

  要是擱別人誰招架得住,也就喬與君能不被美色所誘惑,直接拒絕,雖然說話不利索,但態度乾脆的很。

  “陸玲,你你你,你喝醉了,別瞎說。”喬與君請陸玲出來擼串本來是想著和對方說清楚的,結果沒想到陸玲來了個先發制人,一句話把他還給整懵逼了,

  “小喬,你知道我喜歡你嗎?從你進警局我就看上你了,你個子高長得帥,人正直,對別人又好,咱倆職業相同你就不會嫌我不夠溫柔,而且我說了你都不信,我爸只是聽了你的名字看了你的照片就很喜歡你了。”

  喬與君的手被陸玲攥著,聽著陸玲的話,他自己都沒想過自己有這麼好,要是他真有陸玲說的這麼好,那何小舟為什麼從來沒有注意過他,那麼多年的接觸,他對何小舟不比對陸玲好嗎?可何小舟對他和對別人沒差,連關係更好的朋友都算不上,可他想想他對任顯揚那麼不好,怎麼對方卻狗皮膏藥似的,陰魂不散呢,他不理解是他不對勁,還是同性感情有特殊性。

  喬與君咳了兩聲把自己的手從陸玲手裡抽了出來“小陸,我和你說啊,我這人沒正式談過戀愛,不知道戀愛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我不能瞭解你的感受,但這也就表明了我對你沒有你對我的感覺,我這麼說你能理解嗎?”

  喬與君怎麼說也是個文科高材,說這麼句拐彎抹角又顯而易見的話還是不難的,難就難在了說完之後。

  說完,喬與君繃著神經等著審判,陸玲撲哧一聲就給笑出來了,正好串都烤好了端了上來,陸玲拿起一串就往嘴裡放,吃的嘴角全是醬。

  “我理解我理解,我說出來了心裡痛快,吃飽喝足你送我回家行嗎,我真想讓自己喝醉了,然後你背背我,我也算占到你的便宜了。”陸玲說的這麼直接了都,喬與君也根本不能拒絕,把他從陸玲手裡拿過來的半瓶啤酒又還給了陸玲,自己也開了一瓶喝了起來。

  喬與君覺得陸玲這麼好的姑娘以後肯定能找到一個特別好的男朋友,幸好是陸玲喜歡他,他這是多幸運啊,要是換個矯情的,小心眼的,以後還怎麼見面,更別說和對方一起上班工作了。

  兩個人喝到十一點,陸玲果真如她自己說的醉的路都走不穩了,喬與君故意少喝保持清醒,背著陸玲走了二十分鐘才打車把人送回家。

  等喬與君自己到家的時候已經淩晨一點,他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竟然不困,拿起手機想了半天,把任顯揚的手機號從黑名單里拉了出來。

  轉天正好是喬與君休班的日子,說是趕的好不如趕的巧,他這又是喝酒又是熬夜折騰的讓他上班去他也沒精神,在家休班還能緩緩。

  喬與君早上起床打算下樓買些吃的,吃完了再睡覺回血,剛下樓就看見劉秘書在樓下站著,仰著脖子往樓上看,時不時的還推一下眼鏡,這顯然就是在找他唄。

  劉秘書仰著脖子看了老半天,脖子都酸了,終於肯低下腦袋歇會,就看見打樓道裡出來的喬與君了。

  喬與君也不矯情做姿態,自己主動站到劉秘書面前去了,劉秘書微微鞠了一躬才開口說話“喬警官,任總說了,他要轉院手術,你把他手機號拉黑了他聯繫不到你,他希望你給他一個可以和你聯繫的可能,不然他會不停地換號碼給你的手機打電話。”劉秘書說話的時候表情一點變化也沒有,甚至嘴唇動的幅度都很小,整張臉就像

是雕刻的一般,面癱到了極限。

  “他還讓我原話轉告,”說著劉秘書像是故意模仿任顯揚的表情一樣歪著嘴角,一副很欠揍的表情“喬與君,這回你讓我這麼難受,等我出院了有你好受的,看我怎麼讓你哭。”

  劉秘書說完之後迅速恢復了他原本的表情,喬與君只覺得這任顯揚有夠幼稚的,電話打不通還不知趣專門找人傳話,不過看來任顯揚確實有給他打電話找他了,只是當時號碼在黑名單打不通,而現在他把號碼拉出黑名單這事任顯揚是不知道的。

  “哦,祝你們任總早日康復,繼續回來禍害社會和人民大眾。”

  喬與君咬著牙說完這句就擦著劉秘書的肩走了。

  等他買了東西回來的時候早就不見了劉秘書,看來也就是傳個話,說完也就走了。

  之後的半個多月,喬與君字都有些奇怪他自己,他竟然不自覺的總在關注手機,就像是在等著任顯揚的電話和消息,但這段時間任顯揚卻一個電話都不給他打,沒再寄過東西,更沒親自來過警局,喬與君這回還有點失落了。

  喬與君心想自己這不犯賤麼,人家整天的給你找不自在,你煩人家,這回人家不在了,你又心裡惆悵了。喬與君自己也分析不透自己這是什麼心態,越是不想讓自己想關於任顯揚的事,反而越是在意。

  喬與君突然發現他等著任顯揚的電話比等著何小舟的郵件回復還要心急,似乎自從和任顯揚扯上關係之後何小舟在他心裡 的分量和出現的頻率都減少了似的。

  要說這日子過的特別快,一直到五一放假,喬與君才又接到任顯揚的電話騷擾。這時候其實喬與君都快把任顯揚給忘了,早沒了半個月前的滿心惆悵了,這回一接到電話還有些驚訝和抱怨。

  “小員警,想我了嗎?”

  任顯揚的聲音還是那麼欠揍,喬與君聽著卻感覺有些莫名的興奮“想你大爺。”

  “我大爺可不認識你,我大兄弟倒是想你了,不過我最近剛做完複健,醫生不讓我做激烈運動,我都不敢去見你,我怕我見了你忍不住了想要違背醫囑。”任顯揚自己說著自己就在笑,那笑聲裡面還帶著些不難察覺的色氣“不過你要是願意自己動的話,我今天就買機票過去看看你。”

  喬與君聽完任顯揚的這一番話,在心裡就把任顯揚給罵了一通了,張嘴說出的反而柔和了許多“用不著你來看我,你不來攪和我,我過的才順當,不說了。”

  喬與君掛電話掛的有些急,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突然接到任顯揚的電話他還有點緊張,拿著電話就覺著自己不能和任顯揚再多說下去了,說多了就要暴露情緒,掛了電話他的心跳都沒緩下來,撲通撲通的跳的特有活力。

  任顯揚那邊聽著電話忙音臉上卻是笑著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聽的准不準確,但他就是覺得喬與君和他說話的語氣裡面有些想念,就算是自作多情那他自己也樂得高興。

  任顯揚這一段時間一直在做複健,近期才能不借助工具走路了,他才敢給喬與君打電話,他怕打的早了自己忍不住要去找他,但自己的殘廢樣太不體面,是真不想叫喬與君看見。

  這段期間任顯揚挺憋屈的,他想找個人給他解決解決生理需求都費勁,他根本硬不起來,一個多月全靠自己的想像力和一雙手,不想著喬與君他都擼不痛快,這時候任顯揚突然意識到,他是不是真的沒法結婚生子繼承家業了,因為除了喬與君他似乎和誰都上不了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