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16-“小喬,我給你當女朋友,你嫌棄我嗎?你要是不嫌棄,我今天就跟你回家。”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332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五月正是回暖的時候,喬與君一到這個月份就愛犯困,要是趕上閑得時候,從中午一直到下班他都能撐著腦袋睡一下午。

  五一放假剛回來,喬與君一點也看不出歇夠了的樣子,到了下午還是睡,睡到下班才睜開眼,有的時候讓陳隊長撞見了照著他後腦勺就是一腦瓜嘣,直把他彈得疼醒過來還眼圈泛紅,而且他偷懶睡覺被看見的概率極高,幾乎每次都是。

  這回喬與君睡得正香,只覺得腦袋上一疼,抬起頭來就看見陳隊長手裡拿著一袋子冰棍,翻了半天給他挑了根好的扔在桌上。

  “師父,您手勁也忒大了。”喬與君一手捂著腦袋使勁揉,一手往冰棍上摸。

  陳隊長伸出手作勢又要給他一下,嚇的喬與君趕緊躲。

  “沒心沒肺的,外頭有人找,再有幾分鐘下班了,乾脆等下班再出去吧。”

  陳隊長說完提著袋子繼續發冰棍去了,留下喬與君拆了袋子叼著冰棍在那看著表愣神。

  離著下班時間也就剩下幾分鐘的事,一根冰棍還沒吃完就到了時候,喬與君把制服外套一脫,褲子也不換直接出了警局去會這個來找他的人了。

  就跟喬與君想的一樣,任顯揚倚在車上兩條腿交叉站著,耍酷耍的特別老套,那姿勢一個字,俗。看著喬與君出來,任顯揚眼神淨跟著喬與君嘴裡的冰棍了,喬與君剛在他面前站定了,他伸手就把那根奶油冰棍從人家嘴裡給奪過來了,二話不說塞進自己嘴裡。

  喬與君看著被塞進任顯揚嘴裡的冰棍直覺心裡突然一個奇怪感覺,一閃而過抓都抓不住,更來不及分析了。

  “下班了,不接受報案,你要是又讓人偷了錢包劃了車我不管啊。還有,你這是有多饞,你也不嫌上面掛著我口水。”

  任顯揚吃得快,喬與君沒話說完,他從嘴裡拿出來的就只剩下根棍了,順手往路邊一扔,趁著嘴裡涼照著喬與君的脖子就是一口涼氣吹過去了,喬與君只覺得脖子處又涼又癢,縮著脖子要跟任顯揚動手。

  “誒,別碰我,我現在站都站不穩這才倚著車,你把我弄倒了,出了事你得賠我多少錢啊,你還不得賣身還錢啊。”任顯揚說的特理直氣壯,全是為喬與君著想,其實他心裡還不知道多盼著,喬與君推他這一下,他來個倒地裝死,之後等著喬與君賣身還錢呢。

  “找我幹嘛?就為了搶半根冰棍吃?”喬與君其實還真不是小氣那半根冰棍,他只是心裡不能釋懷任顯揚這個吞他口水間接接吻的事實,總覺得怪異的很。

  “我站這等你半個多小時,大太陽曬著都快熱死了,吃你半根冰棍還你一口涼氣。”任顯揚說著又要衝著喬與君的脖子吹氣,臉剛湊過去一半就又收回來了,他眼看著警局裡,喬與君的同事們都換好了衣服正往外走,他可不想給喬與君找麻煩,於是咳了兩聲,表請變得無比正經“咳咳,上車,我找你幫我去看看房。”

  “不去,我憑什麼和你去!”

  喬與君如今和任顯揚說話總覺得特有底氣,任顯揚瘸著一條腿,別說還能壓制住他,走路能不摔跤就是好樣的,他現在不使勁的報復還等什麼時候。

  “你見天的圖謀不軌,手不老實嘴不老實的,你伸手讓我拷上你,我跟你去。”

  喬與君這話一說出來任顯揚就笑了,這報復的意味太明顯了,但誰叫他現在處於弱勢呢,他也沒多想,兩隻手直接神到喬與君的面前,一副任君處置的樣子,喬與君也不跟他客氣,掏出手銬往任顯揚的手腕上一銬,臉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於是警局的人下班的時候就看見了巧妙的場景,喬與君把一人銬住了,然後還給那人開了車門,跟著那人上了同一輛車走了。

  任顯揚這回是帶著司機和劉秘書來的,他那腳腕開車是不行了,就是平常走路都要有人在旁邊跟著,生怕他走不穩摔了,等喬與君出來之前,他那造型還是劉秘書扶著他給他擺的,他嫌棄了好幾回,要求換姿勢,劉秘書都當沒聽見,他自己想動又站不穩,最後就用那個俗氣誇張的姿勢等到的喬與君。

  這一路上喬與君都沒說話,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點沒有原則了,他要是真像自己感覺的那麼討厭任顯揚,他就不應該跟著任顯揚上車,如今坐在車裡覺出不對了,他這算怎麼回事呢。

  喬與君低頭想事呢,任顯揚就說話了 “這邊要成立分公司,銷售型企業弄分公司挺費勁的,估計我要長期在這邊監督辦公了,所以買了

套房,我不懂這邊行情,你幫我看看怎麼樣,我也見識見識你的眼光。”

  任顯揚看著喬與君繃著臉不說話,他就先打破僵局,他手被手銬禁錮著,但一點也不耽誤他以一個舒服姿勢倚靠在座椅靠背上,那姿勢動作完全就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完全沒有喬與君想要的受縛弱勢者的感覺。

  “你一大老闆,你不懂行情?成立個分公司,用得著你都出馬?你糊弄誰呢?副駕駛你秘書都快笑出聲了。”

  喬與君說完斜眼看了任顯揚一眼,自己也倚到靠背上去了。

  “他哪會笑,你糊弄我才對。還有啊,你以後說話憋這麼不給我留面子,你直接戳穿了你叫我怎麼解釋,我這為你著想才編的瞎話,實話告訴你你面上該掛不住了。”任顯揚說著看著喬與君一臉的不屑和不信,緊接著就歪著嘴笑開始吐葷話,“我一個月沒跟人上床了,想你想的不行,於是假意弄個分公司過來看看你,買個房也是為了以後和你辦事方便,我實話實說了,你有本事別臉紅,你有本事以後還這樣揭我短。”

  任顯揚說完也不管喬與君是個什麼表情自己閉上眼睛養神了。

  這剩下的一段路程倆人再沒說話,喬與君的臉燒了一路,羞赧加丟人,簡直自作孽,氣的他真想跳車。

  等到了地方,喬與君下了車迎了風,臉上才稍微涼下去了一些,看著面前的社區他一下子就回神了,這是有名的二奶區,顧名思義,住的都是小三二奶,任顯揚在這買一套房,什麼意思實在是明顯的過頭了。

  喬與君腦子懵,跟著任顯揚就進去了,劉秘書把任顯揚扶到電梯上就轉身回去車上等著了,喬與君和任顯揚兩人在電梯裡,氣氛別提多尷尬了。

  任顯揚按了個十八樓,沒過一會就叮的一聲開了電梯門,任顯揚看著喬與君率先走出電梯喊了一聲“扶扶我唄,你把我留電梯裡,你來是幹嘛的啊?”

  任顯揚其實還真不是故意使喚喬與君 ,他走路確實不太方便,看著喬與君一臉不情願的返回來扶他,他心裡倒是有點美滋滋。

  任顯揚錢多,買的房子自然是最好的,陽面面積大,屋裡裝修都是精裝豪華型,喬與君一進去就覺出來高檔了,要是說實話還真是不錯,但任顯揚問他的時候他是真不想誇,於是只得說句雞蛋裡挑骨頭的話“這樓層可真不咋地,十八層,地獄來著。”

  任顯揚怎麼聽不出來喬與君是故意這麼說的,一員警,信這個,那不開玩笑嘛,但他卻全沒戳穿“你不喜歡那再買個別的樓層的,這套處理掉就好了,走,咱不看了。”

  任顯揚說著就真是一副要走的架勢,喬與君倒是有些不對勁了“誒,我就這麼一說,你買房你聽我的幹嘛啊?”

  “我買房得咱倆住啊,你不喜歡我買它幹嘛。”

  這話越說喬與君臉色越不對,喬與君也是從一開始的彆扭越來越覺得不對勁的,任顯揚這什麼意思,二奶區買一房,跟他一塊住,那他算個什麼身份?他現在也才反應過來,為什劉秘書只送到電梯,和著任顯揚只帶著他上來這又是想幹點什麼了,真是把他當外頭賣的了。

  想著喬與君就覺得這地方他待不下去了,急著轉身急著走,任顯揚看著喬與君這架勢想都沒想,單腳蹦著就上去用他那被銬住的胳膊把人給圈懷裡了。

  “你這什麼意思啊,你不稀罕咱就換,你這鬧什麼脾氣呢?”

  任顯揚說完就照著喬與君的脖子咬下去了,喬與君本來心裡就彆扭,這一下真把他給弄急了,掏出鑰匙就給任顯揚把手銬開了,這一下也容易從任顯揚懷裡掙出來了。

  “去你大爺的房,老子才不跟你住,你愛找誰找誰,我今兒傻逼了跟你來這!”

  喬與君說完就走,任顯揚是真傻眼了,這都哪跟哪啊,剛才還好好的,這一秒鐘翻臉也是夠快的,他以前給哪個床伴買房,哪個不是歡天喜地使勁的往他身上膩乎,就算他知道喬與君和那些人不一樣,頂多跟以前一樣有骨氣說不要,也不至於氣成這樣,這一鬧他還真不知道自己錯哪了,想想他還覺著憋屈呢,他這受累花錢不討好,如今他下樓都難,他這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呢,於是他乾脆往地上一坐,給劉秘書打了個電話。

  “把這房給我轉手賣了,我給他賣個屁的房,我真是熱乎屁股貼他冷臉上了。”

  劉秘書在電話裡面語氣特別淡定的給任顯揚修正“任總,您說反了,是您拿熱臉貼人冷屁股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