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22-“你不懂,我就是凍死,這炸毛小獅子也不會心疼的,我幹嘛難為自己。”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243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劉璞辰第一次覺得他這個秘書當的不容易,以前不管是公司或者任顯揚生活上出現多大的麻煩多難解決的問題,他都能幫忙處理,不說手到擒來,起碼都能解決,可如今他不但要幹秘書要做的活,還要兼職偵探,這可就難為他了。

  任顯揚交代了讓他可得給他盯好了喬與君,萬一邵學要是圖謀不軌呢,然而任顯揚是瞎操心,喬與君要是真對付邵學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劉璞辰坐在車上盯著站在角落裡說話的兩個人,眼神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就過多的集中到邵學的身上。他和邵學有八年時間未見,邵學在國外這些年從來沒有和家裡聯繫過,和他也是一樣,兩個人就跟互相忘了彼此似的,完全斷了接觸。

  八年前,邵學十八歲,不學無術,抽煙喝酒,成績差的一塌糊塗,但那時候的邵學卻單方面的和任顯揚關係不錯,曾一度把任顯揚看作是最親近的人,但既然是單方面,就註定他早晚要和任顯揚關係破裂。

  那時候的邵學確實不像現在這麼精明,喜形於色不會掩藏,任顯揚他媽卲雪麗將他視為眼中釘,總要挑一些他的毛病,直到他上了高中,那墮落的勁頭越發明顯,卲雪麗才放下警惕,放他一馬。

  邵學有錢就花,活個眼前,高中時候沒了卲雪麗的“監督管教”,他過得更加自在,一直到他高三快要畢業,老爺子開始愁起他的將來,就算再怎麼清楚不是親生個,也總覺得養了十八年也得給他一條順溜的道走,於是老爺子打算送他出國,讓他在洋鬼子地界待幾年,要是他能最後留在國外就更好了。

  可愁人的是邵學卻不這麼想,他不好好學習,英語只會說三個單詞yes,no,ok,到了國外有錢都能活活餓死,再說了他這水準再有錢也沒什麼學校願意要他。

  那時候劉璞辰他們家正在和邵家談融資的事,飯局一次沒少,事情卻總是談不下來,後來劉璞辰留學回國,帶著他的管理學知識經濟學理論回到了家裡的公司,他老爹沒轍了就讓他來談談試試,那天邵學也在飯桌上,他盯了劉璞辰兩個小時,直到兩家散了,邵學的眼神也沒從劉璞辰的臉上移開,劉璞辰記得那時候他並不帶著眼睛,他注意到邵學的時候沖著他回了個微笑,邵學迅速把目光移開了。

  後來,他就成了邵學的家教,每天兩個小時的輔導,作為交換,他家公司的融資合同偏向了他父親相對滿意的結果,他不知道邵學是否在背後幫了他,但他不管怎樣都會認真的幫邵學補課。

  劉璞辰發現邵學特別聰明,有些東西他就像是仔細學過一樣,劉璞辰還沒給他講完,他就能說的頭頭是道,那時候劉璞辰就覺得邵學不簡單,而且心性絕對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這麼幼稚無知,然而只要邵學一喊他璞辰哥哥,他就總覺得自己想太多,再怎麼心性成熟他也就十八歲而已,還在學校沒接觸過社會的一個孩子能懂些什麼,而現在想想他當時真是忽略了邵學從小到大成長的家庭背景的複雜。

  以邵學那樣的身份,天知道他哪天就得跟著他媽媽從邵家滾蛋,他太突出優秀了卲雪麗盯著他,他犯太大的錯邵老爺子饒不了他,於是他掌握著這兩者之間的平衡生活了十八年,他最會假裝也最會掩飾,但他那時

候卻是對兩個人還算真心,一個是劉璞辰,一個是任顯揚,其實這也是他當時年齡不可避免要犯的錯誤,輕信他人,判斷力太弱。

  邵學對劉璞辰的感情來的如洪水猛獸,一發不可收,從他第一次看見劉璞辰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徹底淪陷了,劉璞辰對他笑的時候他心跳速度突快,後背發麻,心裡的悸動太過明顯。

  後來兩人接觸,他極力表現,忘記自己處境,直到再次讓卲雪麗盯上。

  那時候邵學什麼都和任顯揚說,他問任顯揚他要是喜歡劉璞辰該怎麼辦?

  任顯揚告訴他“簡單粗暴,跟他表白,他不答應你就來強的,咱家有錢,他們家公司沒有咱們家支撐早晚要跨,所以你不用害怕他能怎麼樣。”

  任顯揚當時確實沒有惡意,卻也沒過腦子,邵學把這話當做真言,後來如何做的如何收尾,邵學自己都不願意回憶。

  而任顯揚就是在那時候真正接觸商場險惡的,他也算是第一次對自家人下手。算是受到卲雪麗的挑撥指使,他把邵學的事情放了出去,又專門把消息傳到他姥爺的耳朵裡,那時候的公眾輿論一點也不比現在差,邵老爺子當時就火了,差點把邵學打死,任顯揚後來每次想起邵學被老爺子狠抽好幾巴掌之後,腫著臉恨恨瞪著他的樣子,他都會覺得自己當時特別不是東西,甚至覺得她媽媽也特別可怕,之後邵學出國了這件事才慢慢平息,任顯揚也刻意的把這件事給忘了。

  而劉璞辰算是比邵學更無辜的受害者,卲雪麗特別有手段,他告訴任顯揚,邵學的事情就只要對付邵學就行了,劉璞辰可不能也跟著一塊被曝光,其實任顯揚當時並不理解,但現在他是明白了的,劉璞辰他們家的公司和他家的企業牽扯不小,他們抓著劉璞辰這一邊,以後想要在資金上有什麼手腳動作都會容易一些,而且任顯揚都沒想到,當時並不知情,只是恨邵學入骨的劉璞辰竟然還主動來給他當了這個秘書,而劉家的公司他卻一點也不管了,這其中又是什麼原因,劉璞辰卻也一直沒說。

  如今邵學回國了,人長大了,心性成熟有手段了,在劉璞晨看來,他是要回家爭財產奪公司來了,但他不明白,邵學似乎目的並沒有這麼簡單,他針對任顯揚針對的太明顯了,甚至連喬與君這樣特殊身份的人物他都要來插上一腳。

  劉璞辰儘量克制自己總是去看邵學的目光,但他似乎喪失控制能力似的,他眼看著邵學開始有不軌的動作了,他考慮是否要下車阻止或者要趕緊給任顯揚打個電話,但他還沒你來得及決定,就看見喬與君一個手刀劈在了邵學的側腰上,劉璞辰看著都覺得自己腰上悶疼,更不要說真真挨上這麼一下的邵學了,他是直疼的彎著腰跟個蝦米似的。

  這時候劉璞辰給任顯揚撥了電話過去“任總,您的小員警完全不用您擔心,我看他挺厲害的,邵學?”劉璞辰聽見任顯揚問起邵學他又抬眼確認了一下,就看見邵學從剛才的彎著腰現在已經躺在地上了,旁邊站著喬與君狀似懵逼,手足無措,他不知道怎麼描述眼前場景,只得把看見的說了“邵學……躺地上了。”

  這邊劉璞辰正回報情況,喬與君那邊直罵髒話“臥槽,你們家都是什麼人啊,你特麼碰瓷是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