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掏槍談感情

正文 -25-喬與君死守貞操狠揍邵學,任顯揚護妻心切怒砸豪車

書名:掏槍談感情 作者:虧霓 本章字數:319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26


  有錢好辦事的道理確實很正確,一直關注著任顯揚動靜的邵學發現,對於任顯揚來說,之前這點事全是小打小鬧,就如同在他身上放了個蝨子。他也就不舒服那麼一陣子,洗個澡抓個癢,人家又恢復神清氣爽的模樣,只是他卻記得喬與君面前任顯揚那副奇怪的愚蠢模樣是挺解恨的。

  任顯揚在警察局待了兩天半才算出去,這事大部分是錢解決的,小部分也有其他關係的動用,任顯揚連案底都沒留下,具體怎麼做到,喬與君也不想問,水多深多渾他也不想摻和,任顯揚能出去,他也就算是安心了,那心態就和他是任顯揚他媽似的。

  出了局子,任顯揚算是稍微恢復了些智商,他給喬與君弄了輛接送專車,他自己也又弄了棟房子,總算把兩個人的關係捋的向正常人該有的樣子發展了。

  任顯揚找人辦了事總要有些表示,他定了個飯局,也為了他這個不被他家老爺子看好的分公司,請了不少人去,還要帶上喬與君。

  任顯揚要帶著喬與君還真沒有別的其他什麼意思,他有他的想法。幫他這人也是個局長級別的了,說有多厲害也沒多厲害,可要說起來也是個說話有分量的,沖著給他辦這事就能看出來。

  這位陸局長二級警監,父親平反之後在南方某城市那邊也是個有地位的主,他自己也是初中畢業就進了警校,後來自己考上公安大學,一點一點走到如今位置,這位陸局長在外面的名聲並不是很好,用他們這些商人的話就是又臭又硬的茅坑石頭,說不動也請不動,要是想讓他辦個事相當費勁,這次任顯揚在他的地界犯了事,本來都沒想著能請出這位爺,倒是沒想到還真管了他。

  任顯揚也不知道這陸局長到底是什麼時候開的竅,他本來也高興,這回要是以後有什麼這方面的事情想要托托關係他也算是有個小靠山,可是他出來之後給人送禮塞錢人家都不要,這又把他給整懵了,這是唱的哪出戲呢,可任顯揚一說請吃飯,這位陸局長卻痛快答應了,可人家陸局長三個要求,一不能請不三不四的人來,二他要帶著閨女,三他出席這事不能說出去。

  任顯揚一聽這話,心想又這是要幹嘛呀,吃個飯還整這麼多規矩,可心裡想是心裡想的,面上也還要樂呵答應。

  至於喬與君,任顯揚的想法挺簡單的,他想給喬與君也擴充擴充人脈,他不能一輩子當個小員警。這些天有一次他專門給喬與君安排的司機告訴任顯揚喬與君要值夜班的時候,任顯揚還挺心疼,這一個月十天夜班,有的時候要接電話,有的時候在值班宿舍,怎麼說都睡不好,再加上他想起來之前喬與君受傷那次,他現在想想喬與君腰上的那道疤也挺嚇人的,這要是捅在其他什麼重要部位人還活不活。

  於是任顯揚想著,他可捨不得喬與君又是熬夜又是出警處處是危險的,他不指望喬與君能為了他不當員警,但他卻也想起碼讓他有個高些的警銜,不用幹這些吃苦受累的活,所以他帶著喬與君來,他想給喬與君謀些特殊福利。

  喬與君知道這事的時候是堅決不同意的,他可不愛摻和什麼飯局,他不會說話不會商場形式,他要是去了還不知道得多尷尬,再說了,任顯揚請大老闆有錢人吃飯,帶著他幹嘛啊,而且他想想任顯揚心裡他可能的身份,他也不覺得自己一個男的能以任顯揚情侶的身份參與,更何況他也絕對不會承認這種身份。

  可任顯揚是誰。任顯揚是不要臉的臭流氓,他要是想喬與君順他的意,硬綁人他也得把人帶去。

  喬與君那天是真沒什麼準備,他回了家都糊弄過晚飯了,正準備看會電視歇一會呢,就有人敲門,他穿著居家服趿拉板就把門打開了,他一看眼前的人黑西裝戴墨鏡,他就想關門,可他還沒等他把門拽回來就先讓人給抬出去了,剩下的人還特貼心替他把他掉在門口的拖鞋放回屋內擺好,把門關好才下了樓。

  喬與君穿著睡衣光著腳被塞進車裡,左右一邊一個黑衣小哥,把他夾在中間他想出去都出不去,等了有二分鐘最後一個小哥下樓坐上副駕駛的位置,這車才算開了。

  喬與君知道這幫人是任顯揚的人,所以他也不慌張,他似乎都習慣了,這要是放在別人非得嚇死,這幫人的打扮太經典了,真跟黑社會

似的,不知道的以為雇兇殺人的找上來了。

  喬與君坐在中間自己順了好幾口氣才算沒爆發,他知道這幾個小哥也都是聽任顯揚的,他罵這些人也沒什麼意義,他稍微平靜了些也就是問了問這是去哪。

  “喬先生,任總說他和你說好的,帶您去瑞金大飯店,讓您陪他參加一個飯局。”

  喬與君記得這事,但他明明是拒絕了的,喬與君當時還嗯嗯嗯的答應的特別好,他當時還覺得任顯揚真是經歷了些事變的乖乖的了,沒想到根本不是。可他人都上車了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他現在就在意自己一身的居家服,別說吃飯了,人家酒店都不一定讓他進去。

  可喬與君實在多慮了,任顯揚想不周到也還有劉璞辰給想著呢,怎麼能讓他這邊出什麼紕漏,喬與君下車之後走的都不是正門,直接被帶到特殊通道去了,據說這是專門為一些特殊人物,比如明星或者領導準備的通道,沒有外人知道,卻也一般不會開,喬與君這回倒是感受了一回,他被小哥帶著到了酒店七樓,那裡任顯揚專門訂了一間房,留著給喬與君換衣服的。任顯揚早在那屋子等著他了,他上去的時候任顯揚正躺在床上百無聊賴的哼小曲,看見他來了沖著幾個黑衣小哥揮揮手自己坐起來了。

  “你來啦?”

  喬與君聽著關門聲,看著任顯揚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竟然也不生氣,他自己也覺得難得,他光腳踩在地毯上也沒覺得涼,就是身上的衣服有些尷尬,怎麼都不舒坦。

  “還不是你那幫黑社會一樣的手底下人把我‘請’來的,我可告訴你,我絕對不會穿這樣陪你吃什麼飯的!”

  任顯揚聽了緊接著就笑了一聲,他可是早就準備好了,從裡到外,包括內褲襪子都給喬與君準備了一套。

  任顯揚起身從床頭提過來幾個袋子,嘩啦嘩啦倒出來幾件衣服,他站到喬與君身邊輕輕地推了喬與君一把,把人推到了床邊“看看,早給你準備好了,穿這個能陪我吃飯了吧?”

  喬與君看著床上的衣服,每件都是名牌,那剪裁布料和設計,他一個不懂行的人都看得出好,他伸手拿起一件看了看,總覺得尺寸好像也挺合適的,看著還真順眼,但卻也沒動手真的換衣服。

  任顯揚在後面一下就把人從背後環住了,一邊解喬與君的睡衣扣子,一邊在人家耳邊說話“換上吧,屋裡沒別人,別害羞,我幫你。”

  “滾蛋!”喬與君的衣服扣子幾乎全讓任顯揚解開他才有些反應,一胳膊肘搗在任顯揚的肚子上。這一招還是上次劃車事件喬與君無意發現的,對付任顯揚特別管用。

  任顯揚捂著肚子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哎呦幾聲特別做作“快換吧,人都來了怎麼我也不會放你走了,哎呀疼死我了,你是真不知道輕點啊。”

  喬與君呼了口氣,他知道任顯揚說的對,他來都來了想走是不可能了,他也沒磨蹭,衣服褲子的全都套到了身上只是那條內褲他卻妥妥沒換。

  任顯揚看見了拿起來給他塞回袋子裡“這條內褲吃完飯記得帶走,專門買的情侶款。”說著任顯揚就拽下自己的褲子邊露出內褲的邊緣展示給喬與君,喬與君看都不看只管整理自己的衣服,這身衣服還真別說,合身的不得了,他自己都不用照鏡子都覺得肯定挺好看的,沒來由的人都自信了,本來就很直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任顯揚帶著喬與君下樓的時候已經有幾個人被請到這件豪華間了,劉秘書留在那招呼著,看見任顯揚來了劉璞辰才算得著休息。

  任顯揚像這些人一一介紹著喬與君,也像喬與君說著這些人,喬與君只管點頭微笑握手,其他的他什麼也沒記住,等一圈下來坐到座位上喬與君才把繃住的一口氣松了。

  人陸陸續續的來,喬與君也都沒什麼興趣,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參加的意義,直到最後就剩下任顯揚的貴客,主要請的那位陸局長來了,喬與君才一下子精神了。

  倒不是這位陸局長有什麼讓喬與君驚奇的,主要是陸局長身後邊還跟著女的,穿的特漂亮化著妝盤了頭,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這人不是別人,是陸玲,他們局裡的女漢子陸玲。

  兩人目光相交的那一眼,喬與君驚訝的張了嘴卻沒喊出聲,還是陸玲先說了話“小喬,你怎麼會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