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一章:開眼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235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秋風蕭瑟,枯葉紛飛,一片深秋淒冷之意。

  景色淒冷,卻冷不過少年的心。因為深秋再冷,也比不過冬日的寒風。

  此時時刻,在他的心中,一陣陣刺骨的寒風凜冽地號叫著,撕扯著他的內心,裹挾著他進入無盡的寒冰深淵。

  少年靠坐在一株大樹下,他雙臂環抱著膝蓋,將頭深埋進雙膝之間,如同一尊毫無生氣的雕塑,一動不動。

  若有人問他坐在這裡多久了?他自己只怕也說不上來。若問他為什麼坐在這裡,他也許會抬起頭來,睜著一雙無神的眼睛看著你,然後輕輕的問一句,你看見了嗎?看著我的眼睛,這,就是我坐在這裡的原因。

  如果他想找個人來傾訴,他會閉上雙眼,用他了無生氣的語氣,將你一同帶入他痛苦的根源之中。

  我叫陳嚴,今天早上的時候,我還是開開心心的,不,應該說是極度興奮的,從昨天晚上開始,因為興奮,我整晚沒睡。

  因為今天,是我十二歲的生日。

  十二歲的生日,是大多數人最重要的一天,這天的經歷,將會決定他一生的命運。

  這天,最重要的不是生日,十二歲的生日,叫做初始開眼日。開眼,決定一個人未來的最重要儀式,從十二歲開始,到十五歲為止,能開啟瞳色。

  開眼成功,就能修煉真氣,成為真正的武者,開眼失敗,不消說,就是廢物一個。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一個廢物,他的名字不得入族譜,連做人都是奢望,只能作為一隻螻蟻,苟活於世。

  而我,陳家族長的獨子陳嚴,今天,我的父親將在整個家族面前為我開眼。

  對於這天,我和我的父親都期待了好久。

  因為我,陳嚴,是一個天才。

  天才,以前這兩個字只會拿來形容在開眼之日成為橙瞳以上的人,與未開眼的少年毫無關係。但是,我不一樣,我還未開眼就能修習真氣,就能覺醒靈覺。

  所以,我不僅僅是我陳家的天才,而是整個陳家鎮唯一的天才。陳家鎮唯一一位煉藥師放出話來,開眼之後,必會收我為徒,我將成為煉藥師,受萬人追捧。

  我耀眼的未來不止于此,陳家鎮之所以稱作陳家鎮,是因為我的祖先之中,有一位黃瞳的天才,那位祖先帶領陳家走進了中州皇城。因為這位祖先,陳家鎮就被陳作了陳家鎮。後來陳家沒落。到我祖父一代,居然落敗到與鎮裡胡家並稱。

  祖父一直鬱鬱,直到我十歲那年,引氣入體,成為天才。那天祖父開懷大笑,他堅信,我必將帶領陳家再入輝煌。

  而今天,一切將成為現實。

  那時,我站在講武臺上,對面是我的父親。台下是陳家上下八十三口,我的擁護者們同我一樣興奮,我的對頭們則滿臉陰雲。

  我父親微笑著看著我,我滿臉自信地仰望著他,他問我,準備好了嗎。我回答,兩年前就準備好了。他笑著點點頭,掏出兩隻玉瓶打開,將裡面的丹藥倒進嘴裡。我看見他全身顫抖,滿臉痛苦之色,不一會兒,他雙瞳慢慢變色,色成淡黃,而他瞳中,兩顆瞳星之側,則慢慢浮現出另外一顆瞳星虛影。

  

我知道,我的父親為了能讓我開出最好的瞳色,吃了對身體有損的爆發之藥,將自己的修為硬生生拔高。我不由得緊張起來,父親則蹲下來用手捧著我的下巴,說,看著我的眼睛。

  我集中精神,凝視他的淡黃色眼眸,在他眼中,我看到了自信的我。

  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越來越近,他右眼中的我漸漸模糊,眸子裡那兩點明星亮了起來,綻放出兩點光芒,那光芒在我們兩眼之間扭曲舞動,勾勒出一隻眼睛模樣。倏忽間,那只眼睛沖入我的左眼,我雙目一黑,左眼一陣劇痛。痛感蔓延,直直朝我腦中鑽去。

  一瞬間,我的腦子如被萬蟲噬咬。

  我痛苦不堪,腦子一片麻木,唯有疼痛如此清晰。不過比起現在,那痛苦卻要好多了,至少還能感覺到痛,至少,還有希望。

  那時,我記起父親的話來。這痛苦若不控制,將會使我陷入瘋狂,萬劫不復。我緊守心神,按照父親教我的法子,運使靈覺,疏導鎮壓那股疼痛。父親說,這是我度過難關的最大優勢。

  不知過了多久,疼痛減輕,漸漸消散。眼前的父親一點點清晰起來。父親滿臉疲憊地看著我,我笑了笑,喊了一聲,爹。

  但是,父親的眼神是怎麼回事,怎麼毫無喜悅的樣子,而是不解,震驚,憤怒,失望。台下的歡呼聲呢,怎麼沒有如願響起。

  我心裡一沉,難道?接著,我看到了父親手中的鏡子,那是我們約定好,第一時間讓我看到結果的鏡子。

  鏡子裡面,我的左眼,應該是繼承開眼者部分修為的子眼,是紅色的,赤橙黃綠青藍紫,紫瞳為尊,赤瞳最末。這不是最可怕的,我的右眼,應該自生出瞳色的本眼,居然還是黑色,毫無改變!

  我的開眼失敗了。

  一時間,我的驕傲,我的自信,瞬間崩塌。

  我木然地轉動腦袋,我看到了滿臉含淚的母親,正張開雙臂朝我走來。我看到了台下的陳家人,我的擁護者們滿臉驚異,我的對頭們一臉奇怪,想笑又不敢笑。

  我的二伯陳克沒有忍住,他放聲大笑,放肆,張揚,他與我父親在爭奪族長的比武中為父親所誤傷,從此結仇,他盼著這一天好久了吧。

  我二伯的小兒子,我的三堂哥陳翔,睜大著他那雙紅眼,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我看到了主臺上的祖父,他穿著我們從未見過的華麗衣裳,一臉鐵青,他一拂袖,怒哼一聲,轉身離去。

  對我最好的,始終還是我娘親,她把我摟在懷裡,輕輕地撫摸我的頭,嘴裡帶著哭腔說著,沒事的,沒事的。

  我心如死灰,整個世界只剩下了一個聲音。你是個廢物。我用力一掙,脫離了我母親的懷抱,我低著頭踉蹌跑過練武場,我不敢看他們的眼睛,他們的眼睛裡寫滿了廢物兩個字。

  我跑啊跑啊,一直跑到沒了力氣,我癱坐下來。心裡一個念頭蹦了出來,一個廢物,還活著幹什麼。

  我摸出匕首,但我確實是個廢物,連自殺也不敢。

  匕首從我手裡滑落,我抱著腿,把頭埋在膝蓋上,我不要讓人看到我的眼睛,那時候,從他們的眼睛裡,我就只能看見兩個字,廢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