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章:受辱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244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哈哈哈哈,太解氣了,聽說了嗎,陳家那位百年一遇的天才,原來是個廢物!”遠處走來一群少年,為首一位鮮衣公子大聲笑道。

  他低下頭去,看看手裡拿著的一張巴掌大的獸皮,又疑惑道:“咦,也不是這裡?這破地圖,隨便撿的還真沒好東西。”說完,他將地圖收了起來。

  左手邊一個跟班大聲附和說道:“把一個廢物當寶貝,只有陳家那群瞎了眼的傻子才做得出來!”右手一個奴才模樣的接道:“就是就是,飛少爺這樣的才是天才。飛少爺,您馬上就要衝擊一星,成為一星武者了吧。”

  公子哥笑道:“還有三天,三天后我爹給我護法,這次衝擊一星,就是十拿九穩!”

  周圍那群跟班頓時馬屁聲不斷,飛少爺連聲大喊:“說得好!回去重重有賞!”跟班們滿面紅光,脫口而出的馬屁更是花樣百出,一個搶著一個,唯恐落於人後。

  那幾人慢慢走近,飛少爺仰著頭一臉自得,左邊那個跟班眼裡只有自家少爺,一腳拌在陳嚴身上,打了個趔趄,自覺最為精彩的一句馬屁就這麼斷了。

  他心頭火起,回頭一瞧,擋路的原來是一個人,便立時破口大駡:“哪裡來的小狗,擋你大爺的道。”

  眾人聞聲一看,此時一輪滿月已上中天,林子裡一片銀白。月光之下,顯出陳嚴那身陳家戰衣,他左袖上那個大大的“嚴”字更是清晰可見。

  飛少爺那雙血紅色的瞳仁一亮,笑道:“喲喲喲,這不是天才少爺嗎?胡萬,你怎麼這麼不長眼,這哪裡是小狗,明明是天材,天生的廢材,還不趕快賠禮。”

  胡萬小眼一轉,作了個揖,笑道:“胡萬錯了,不該說廢材少爺,哦,你看我這嘴,又說錯了,應該是,天——才——少爺是狗,您大人有大量,饒了小的吧。”

  眾人哈哈大笑,飛少爺更是興奮無比,大聲道:“好一句天——才——少爺是狗!”又說道:“天才少爺,您不在家裡慶功,在這裡做什麼啊?我可是聽說了,陳家老鬼昨天就擺好了百桌酒席,怎麼,百桌酒席沒人吃,都喂狗了?”

  陳嚴心裡滴血,只是不語。

  一人說道:“喂,我們少爺問你話了,你怎麼不答,廢材一個,還這麼大的架子。”

  另一人接話道:“這你就不懂了,人家早知道自己是廢材了,所以在這一動不動,裝木頭呢。”

  又一人道:“喲,這麼說,感情天——才——少爺坐樹邊上是給自己找同伴呢,你看這棵樹,嘖嘖,砍了回去當柴燒都沒人要。”

  飛少爺道:“這叫爛樹配天材,天生一對,哈哈哈哈。”說著伸手一把揪起陳嚴的頭髮,往上一帶,拉起陳嚴低著的腦袋,砰的一聲撞在樹上,嘴裡狠狠說道:“來來來,跟你的爛樹同伴親近親近。”

  陳嚴的臉半仰著,月光之下,只見他細眉如劍,鼻若膽懸,薄薄的嘴唇因哀傷憤怒而不停顫動,一張臉雖稚氣未脫,卻也早早透出一股英武之氣來。他睜圓了雙眼,左瞳紅似烈火,右瞳漆黑如魔,狠狠瞪視著眼前眾人。

  飛少爺一愣,隨即放聲大笑,說道:“哈哈哈哈,果真是天才,這一紅一黑的一雙眼,還真是千年不遇啊,哈,連失敗的方式都與眾不同,老子服了,服了。”

 

 陳嚴氣沖入腦,往日的驕傲自信似乎又回來了,他冷冷地說道:“胡飛,看夠了沒有,放手!”這一聲輕喝,居然隱隱生威。胡飛一愣,下意識地鬆手。隨即一股怒氣從心頭升起,暗想我怎麼被一個廢物嚇住了。

  陳嚴站了起來,冷眼掃視眾人,說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胡萬叫道:“你什麼東西,還當自己是天才呢,你他媽就是個獨眼廢材,知道不,囂張個屁啊。”

  話音一落,陳嚴揚手一掌,啪的一聲,狠狠抽了胡萬一記響亮的耳光。這一掌用上了真氣,迅捷無比,胡萬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待他反應過來,陳嚴已經收回了右手。

  胡萬捂著腫起的臉,怒聲罵道:“小雜種,你敢動手!”陳嚴看也不看,又是一掌扇過去,這次用了十分勁力,眨眼之間,卻從一旁伸出一隻手來,輕輕一捏,便穩穩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打狗也要看主人,天才少爺,你這麼喜歡打人,咱們切磋幾手如何?”出手的正是胡飛,他輕蔑地瞟了一眼陳嚴,說道:“別說我欺負你,我要是用手了,就算你贏。”

  陳嚴怒喝一聲,揮拳便打。他拳法全力施展開來,腳下步伐散而不亂,拳影上下翻飛,左右交錯,如百花齊放,令人眼花繚亂。

  這套拳法名為百影錯拳,傳自陳家第一位祖先,開眼之前習練可強身健體,開眼之後作為初級功法,也是威力不俗。

  真氣遊走全身,帶動拳影呼呼而出,他每出一拳,便有碎木裂磚之力。拳風呼嘯之下,其餘眾人不得已散了開來。但胡飛卻垂著雙手當真不回一招,只是在他拳影之下自在遊走,一副遊刃有餘模樣。

  他一臉嘲笑著緊盯陳嚴的雙眼,一刻不離。陳嚴又悲又怒,這胡飛往日與自己起過兩次衝突,每次都是在三招之下敗於己手。這手下敗將如此嘲弄自己,怎叫他忍得下去。

  他心下一橫,使出一記絕招,連環八擊。這招是百花錯拳需要真氣驅動的第一道殺招,講究拳出無悔,真氣不可斷,要一拳快過一拳,一拳猛過一拳。

  而對於陳嚴來說,這招過於耗費真氣。他終究還未開眼,只能將將打出三拳,三拳過後,他便會真氣耗盡,氣力不支,要一個時辰才能緩過氣來。

  他調動全身真氣,竭力運使拳招法門,身隨拳勢,猛然撲出,在一息之間連出三拳,拳拳如猛虎下山,到第三拳時,隱隱竟有風雷之聲。

  這招一出,胡飛似乎也有點認真起來,他身形急退,退勢比陳嚴出拳還快。陳嚴的最強第三拳竟也跟不上他,拳勢將近之時,離他胸口還差三寸距離。

  眼見三拳並未建功,陳嚴心生絕望,但他本性驕傲,那絲絕望轉瞬即逝。他橫下心來,就算拼盡全力,也不能讓胡家的小子看輕,頓時鬥志又生。此時,他體內於絕境中湧出一道真氣,彈指間運轉全身,第四拳隨手而出。

  此拳一出,頹勢逆轉。拳速終於快過退勢,砰的一聲,重重砸在胡飛胸口之上。陳嚴一喜,拳上真氣傾盡而出,猛然泄入對方體內。

  然而,陳嚴卻感到自己的真氣如雨落大海,而胡飛就那麼站在那裡,不動如山。

  不好,他暗道一聲,立時想要收回拳頭,此時他卻已是油盡燈枯,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